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Ne3s23p4大学渣:

· 分享一下实验室日常 顺便混更






实验室不安全指南


 


一、关于麻醉


 


麻醉,是一门技术活。要求双人操作,一人固定动物,另一人注射。


以大鼠麻醉为例。


黄少天抓住大鼠尾巴,把它拎起来。


大鼠凌空发出惨叫,曲体向上想咬黄少天的手指。


然后就被锁住了肩胛骨。


继续惨叫。


张佳乐:“它叫得太凄惨了,听着瘆的慌。”


叶修:“你可以试试往它嘴里塞棉球。”


张新杰:“塞棉球只是阻止了舌头运动,声带还是可以照常收缩的。”


张佳乐:“不如……学猫叫?”


叶修:“你觉得实验室养出来的老鼠,知道什么是猫吗?”


张新杰:“不知道。”


张佳乐:“那怎么办?它太吵了。”


叶修:“……让另一只老鼠用舌头狂甩它的嘴唇?”


张佳乐:“我们这一笼都是公的……”


黄少天:“老叶老叶!你下次如果觉得我吵也可以用舌头狂甩我嘴唇!我不介意的!”


叶修:“咳,我觉得直接打一针巴比妥比较有用些。”


 


 


二、关于解剖(1)


 


解剖,也是一门技术活。要求术者心如止水,行云流水,柔情似水。


仍旧以大鼠解剖为例。


张新杰的手指轻轻拂过大鼠的剑突,左手捏起镊子,右手举着剪刀,镜片后的瞳眸深邃,仿佛面对着睽违已久的恋人。


他张了张嘴,明明语调毫无起伏,却能让人品味到其中动人心弦的悲恸:


“我开动了。”


手起刀落。


大鼠的腹腔便被开了个大口。


张佳乐:“太残忍了。爱鼠人士表示谴责。”


黄少天:“你个牧师,居然不给它念悼词!”


叶修:“需要背景音乐吗?我给你放。”


张新杰:“……”


张新杰:“谢谢,和你的话,我想要《婚礼进行曲》。”


 




三、关于解剖(2)


 


做解剖的时候,偶尔还会遇到一些意外情况。


比如。


黄少天:“老叶老叶!你快过来看这个蛋蛋!”


叶修:“……黄少天同学,黄牌警告一次,用词不雅。”


黄少天:“不叫蛋蛋叫什么?外生殖器?睾丸?”


叶修:“都可以,比蛋蛋好。我们是文化人,实在不行,叫testicule。”


叶修:“这只耗子怎么啦?”


黄少天:“它一边的testicule很奇怪。”


叶修:“嗯……”


叶修:“哦,我的少天,快把运气分乐乐一点,这是隐睾啊老天爷!”


黄少天:“卧槽!那个在人类就是女装大佬的先天性疾病?!你确定?!”


叶修:“我都被惊出翻译腔了好吗。你触诊它右下腹,对,就是睾丸萎缩那一边,有没有摸到一个椭球形肿块?”


黄少天:“有诶!真是女装大佬啊!切


开看看吗?”


张新杰:“它是不是隐睾跟我们的实验项目没关系。”


叶修:“别那么扫兴嘛,难得一见,我来,八秒钟给你开完腹腔,绝对不占时间。”


实验照片戳我


当天被师妹拉去当平面模特没来实验室的张佳乐听说他们三个居然在实验室玩老鼠蛋蛋后,义愤填膺追悔莫及,后来他打麻药前总习惯性地去检查老鼠蛋蛋。


叶修&黄少天&张新杰:变态。


张佳乐:我不是,我没有。


 




四、关于空调


 


夏日炎炎,实验室很热,穿上白大褂更热。


但实验室空调坏了。


动物房的空调是好的。


叶修:“不,别拉我,我要和我亲爱的老鼠宝宝们相亲相爱,就让我在动物房里蹲一下午吧。”


黄少天:“叶修这么白白嫩嫩,被老鼠欺负了怎么办?不行,我要陪他一起蹲动物房。”


张佳乐:“我……我要去检查老鼠蛋蛋!我也要蹲动物房!”


张新杰:“里面太脏太臭,我就不进去了。”


张新杰打开了4℃冰箱,把瓶瓶罐罐搬了出来,把自己塞了进去。


 




五、关于仪器


 


张新杰:“实验室进购了新装备。”


叶修:“豪华橙装,价值3100的连续加样器。”


叶修:“我们先根据说明书熟悉一下操作。”


十分钟后。


张佳乐:“叶修你居然拿3100和黄少天在96孔板上下黑白棋?!”


叶修:“乐乐别激动,抽屉里还有个5000的排枪,一排八个枪头呢,特别适合你的百花打法,你拿去射着玩。”


张佳乐:“奢侈!腐败!资本主义!不符合八项规定!……呃,排枪在哪个抽屉来着?”


 




六、关于kit


 


kit,是固定有各种抗原抗体的多孔板。


很贵,很贵,很贵。


张佳乐捧着刚做完ELISA停止步骤的96孔板,去找另一幢楼的师兄师姐借酶标仪。


黄少天:“这一个kit就要两千二,张佳乐你小心点。”


张佳乐呼吸一紧。


叶修:“少天你吓他干嘛,哪有那么容易弄坏,就算是乐乐也不会平地摔吧。”


张佳乐膝盖一痛。


途经操场,有狂野的汉子们在踢球。


张佳乐:“咳,老叶,我觉得这条路有点危险……”


叶修:“乐乐别怕,我给你当左护法。”


张佳乐:“操场在我右手边,谢谢。”


叶修:“这不还有黄少天吗?喜欢他的妹子可多了,怎么喊的来着,‘天天我爱你’?”


黄少天:“修修我也爱你!”


张佳乐:“我现在站在你们俩中间觉得非常别扭,要不叶修你拿着吧。”


叶修一脸震惊:“张佳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


黄少天:“你居然要抛弃它!从捧起它的那一刻开始,你就要对它负全责!”


叶修:“天天,我以后要离这个渣男远一点。”


黄少天:“修修,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张佳乐:“???”


 




七、关于废液与尸体处理


 


张新杰:“多称了一些甘氨酸。”


张新杰:“TNF-alpha标准品有剩余。”


张新杰:“冰箱里老鼠尸体冻了三天了,停尸房还没开吗?”


张佳乐:“现在是假期,都懒得来吧。”


张佳乐:“还有1000块的标准品,虽然没用了,但直接丢掉总觉得太浪费了。”


叶修:“那就废物利用呗。”


张新杰:“怎么用?”


叶修:“我们不是正愁没地方丢老鼠尸体吗?现在大热天的,院里那些野猫崽子可能也想换换口味,把冰镇老鼠送它们好了。”


张新杰:“……听起来还挺有道理。”


叶修:“还可以再往上面撒点甘氨酸,浇上TNF-alpha,又有营养又能增强免疫力,绝对的营养套餐。”


张佳乐:“我居然有点饿,我是不是毛病了。”


叶修:“去订个外卖吧,别把地址写错了。”


黄少天:“对对对,上次谁把外卖小哥骗到解剖室去的,吓得人差点把我的煲仔饭水晶虾饺蟹黄烧卖给丢了!”


 




八、关于胶带


 


叶修:“我突然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叶修:“我们一直用来固定老鼠的胶带,是蒸汽灭菌指示胶带。”


张佳乐&张新杰&黄少天:“……”


张新杰:“大材小用。”


张佳乐:“太浪费了。”


黄少天:“天哪我的良心好痛老叶你快来安慰安慰我!”


叶修:“……我有一个想法。”


叶修:“以后处死完大鼠后,要不要往大鼠身上抹点水,把托盘带鼠放进微波炉里叮一下?”


张新杰:“看看胶带会不会变色?嗯,也算完成它身为指示胶带的使命了。”


张佳乐:“我突然有点羡慕我们院的猫,不仅有冰镇老鼠吃,还有微波炉烤鼠。”


张佳乐:“……又有点饿了,我去订外卖吧。”


 




九、关于老鼠


 


实验室的老鼠又双叒叕跑出来了。


实验室穷,没钱买高端捕鼠器,自己动手,做个简易版的吧。


拿1升可乐瓶剪掉上端,从开口处一路粘上老鼠饼干,直到瓶底。用一根一次性竹筷穿过瓶身,瓶口斜向下,固定在老鼠经常出没的角落。


根据杠杆原理,如果老鼠钻进瓶子里吃饼干,可乐瓶就会倒转过来,瓶口朝上,老鼠就逃不出去了。


非常完美的设计。


但一只老鼠都没抓住。


叶修:“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即使实验原理完全正确,实验也不一定能成功。不可控因素太多了。”


没办法,谁让这就是实验啊。


 


 


 



评论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