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喻叶】王子和定情信物。

九音花月丶:



















-ooc。


-第一次写喻叶。











呼啦呼啦海风那个吹,二十年前谁都是个熊孩子。

即使他是个王子。









熊孩子喻哦不是,王子喻文州那时候也只有五岁,听侍女的睡前故事讲多了,每天闲来无事就扒拉着阳台的栏杆眺望城堡后面翻着白浪的大海,想着那里有没有故事里说的会救人的小美人鱼。

期待与好奇会随着时间的发酵成为强大的行动力,小王子终于有一天溜出王宫,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就往海边跑。 







这是个繁荣的国度,人民生活幸福无忧,也十分爱戴他们的王子殿下,穿过大街小巷的小王子很快就被认出来,街角的面包店胖胖的老板娘局促地在围裙上擦了好几遍手,给王子递过去一袋刚出炉的面包。
“谢谢您。”小王子停下脚步微笑颔首。
卖花的小姑娘红着脸送给王子一束沾着露水的矢车菊。
“祝愿您王子,它的花语是‘遇见’。”
“也祝愿你,美丽的姑娘。” 






所以说有些人会撩可能是天生的?







小王子带着他的子民们的礼物来到了海边,中途还有个车夫询问可不可以捎他一程。

原来这就是大海。
喻文州靠着礁石放下手中的矢车菊与牛皮纸袋,朝着海浪跑了几步,海鸥低空飞过,有几只好奇的落下去啄他放了面包的纸袋。
“你好——美丽的人鱼小姐——”
小王子对着海浪呼喊。
“人鱼小姐——你在吗——”
海浪卷着他的声音翻滚回大海,在海底回荡。
叶修掏了掏耳朵,从藏身的珊瑚丛中钻出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发现自家弟弟的身影,才拍了拍尾巴,大摇大摆地往海面游去。
哪家的熊孩子这么吵。






“人鱼小姐——”小王子一边掰开手里的面包分给海鸥,一边朝海面张望。
“别叫了。”礁石后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喻文州好奇地扭头去看,刚好看到叶修冒出海面。
“人鱼小…”脱口而出的话说到一半,喻文州自己就愣住了,看着海水之中的少年冒出海面平坦的上半身,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
“人鱼没有雌性。”叶修一下子就看透岸上那个衣饰华贵的男孩儿的想法,冷冰冰的在童真的梦上捅了一刀。
“你怎么知道。”小王子不服气,爬上礁石瞪着海水之中半裸的少年。
“因为我就是人鱼。”叶修扬起自己银白色的鱼尾在海面上拍了拍,看着小王子惊讶的表情有些得意地扬起头。
“我能摸摸吗…”不过五六岁的小王子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生物,心里欢喜地都要冒泡泡。
叶修往礁石那边又游了游,看着小王子毫无形象地趴在礁石上颤巍巍地努力往下伸手,碰了碰他扬起来的鱼尾。
“哇,好凉!”小王子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碰了碰,来回抚摸了几下,发出小小的感叹。
叶修没有做声,海水都是凉的,他们人鱼还能是热的不成?
正想着,突然一个纸袋出现在面前,抬头就对上小王子咧开嘴笑的开心。
“给你吃,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叶修眨了眨眼接过来,用尖锐的指甲戳了戳纸袋里还散发着热气的面包。
“我叫喻文州。”小王子笑眯眯,回身指了指不远处树林掩映间露出的白色城堡,“住在那里。”
“哦。”叶修用指甲划下来一小块面包送进嘴里。
“我叫叶…秋。”他尾巴拍了拍水面,“住在里面。”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可不可以经常来找你玩?”
正在跟手里面包奋战的叶修翻了个白眼,他不喜欢缠人的小孩子,不然怎么会成天东躲西藏的不想被叶秋发现?
“啊…”叶修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怎么找你?”小王子不肯放弃。
叶修埋头苦吃,不回答他。
喻文州眨眨眼,好像也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掐了自己一把努力积蓄泪水。
“啪嗒”水珠落在叶修面前的海面里,涟漪都没有就消失不见,可是这不属于大海的一滴水让叶修浑身如过电一般,有些呆滞地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扁着嘴强忍泪水吸着鼻子的小王子。
“诶诶你别哭!”叶修手忙脚乱想要伸手去抹掉他脸颊上的泪,又怕自己的指甲划伤他,只好用手背小心地给他蹭去。
“你是不是…”喻文州见方法奏效立马进入状态,眨巴着眼睛金豆豆扑簌扑簌往下掉,委屈的气都顺不上来。
“你不想跟我做朋友!”小王子哭的毫无形象,叶修慌的也无心看他是真是假,也哪里想得到小孩子就这么聪明会利用别人的弱点死死咬住,只好放轻了声音诱哄。
“没有没有,我可喜欢你了,想跟你做朋友。”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珍珠塞在小王子手心里,信誓旦旦地保证。
“你在海边对着这个珠子喊‘叶秋’,叶秋会听到的!”
“真的吗,你不能骗我。”小王子揉揉眼睛摊开手心,一颗硕大的珍珠正躺在他的手心里,散发着莹润的光。
“真的真的。”叶修抖抖耳朵,敏锐的察觉到了正在靠近的熙攘人群,一甩尾巴把纸袋塞进喻文州手里回身就准备走,喻文州扯住他,凑过去在他嘴唇上碰了碰。
“有人来接你了。”叶修皱着眉推开他。
喻文州也眼尖地看到了王宫的旗帜,有些不舍地对叶修挥挥手。
“我改天再来找你!”







可别再来了。
逃脱一劫的叶修潜进海底,摸出好几个珠子在手心来回拨弄。
唉,叶秋的眼泪要不够用了,改天再骗他哭一次吧。







“叶秋——”
“叶秋————,咳…咳咳…”小王子呛了风,还是不放弃地举着珠子对着海面喊。
回应他的只有雪白的浪花和海鸥。
连续两三天,叶秋都拉着叶修抱怨。
“混蛋哥哥你是不是把我的珠子丢到哪里了,怎么总有人叫我!”
“瞎说什么呢笨蛋弟弟,眼泪这么宝贵的东西哪能随便乱丢。”叶修敲了敲他的头。
我还要用来收买侍卫放我出去玩呢。







“你果然是在骗我。”小王子落寞地喃喃出声,攥紧了手里的珍珠,看了大海最后一眼,转身离开了。









“混蛋哥哥——!你给我站住!”叶秋死命地追着前面游得飞快的银白人鱼,“我不要继承王位啊啊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叶修一秒没停“唰”地游出去好远,钻进珊瑚丛消失了。

好不容易躲开弟弟,叶修兴致勃勃地卷着尾巴都弄着指尖的小鱼,听他们叽叽喳喳地说话。

“刚才有一艘大船过去了呢!”

“是啊是啊,好漂亮的大船!”

“有一座人鱼雕像立在船头!”

人鱼雕像?叶修来了兴趣,问了方向甩了甩尾巴就游出海面,看到了小鱼们说的那艘船。

雕像是不是应该凑近一点看…

叶修心里正盘算着,忽然“咕咚”一声,船侧溅起水花,船上立马骚动起来叫嚷着:“快救人!”

有人掉下去了?叶修心里一紧。他们人鱼都是很重视生命的物种,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在他们面前淹死。

叶修扎进海面飞快地摆动尾巴向那方游去,看到一个人正在缓缓沉入海中。

三下两下划过去把人揽在怀里,刚想带着往上游就感觉整个人被一张巨大的网子围住,惊慌之余还不忘记护住怀里自己刚救的人。

怀里的人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腕。











“放我回去!”叶修愤怒极了,尾巴“啪啪”地拍击着水面,在水箱里瞪着自己刚刚救的人。

一群人围着他嘘寒问暖,又递毛巾又拿衣服。

“不行哦。”那人笑,走过来拉住叶修的手腕,送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指尖。

“是我抓到的,就是我的小美人鱼了。”

叶修冷笑:“我马上就要继位成王,你是不是以后不想在这片海域航行了。”

“啊呀。”那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笑意直达眼底,从身上掏出一颗叶修极为眼熟的珍珠,叶修怔了怔,那种珍珠,他自己身上还留着十好几颗。

“那还真是抱歉了,恐怕你不能继承王位了。”

叶修愣着眨了眨眼,身前高瘦的男人逐渐与二十年前海边扯着他不让走的小男孩重合。

“想起来了?”喻文州笑眯眯地把玩着手里的珍珠,凑过去吻上他的嘴角,“我不可能再让你回去了。”

“但是你可以当我的王后。”

“人鱼的眼泪,可是定情的信物呢。”














王宫巨大的水池边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请大家脱下裤子,拿好卡。



“这次是给我的定情信物了吧?”










-end-






 @鱼粥葱花汤 第一次喻叶写给你。(●'◡'●)ノ♥





评论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