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今年你的圣诞袜是什么颜色

南君___海蓝见鲸:

# 圣诞快乐小天使们


 


# 好久没走逗逼向了


 


# 昨晚立下的flag竖得太高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我爱你们




=========================================










1.


 


其实叶修对圣诞节平安夜这种洋人传过来的节日还真不怎么感冒,也可以这么说,他对大多数的节日都不感冒,在他看来,过节还不如给他台电脑打荣耀来得有趣。但是自从他退役回了老家,他碰电脑的时间几乎是屈指可数,当然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那位“温柔”的母亲大人,非常体贴地给他制定了一张作息表,说是要把他过去十年不正常的作息给调整回来。


 


 


叶修刚开始是拒绝的,可他的“不”字还没脱口,就被叶母拿在手中擦拭的菜刀给硬生生逼回了肚子里。


 


 


妈,有话好好说,咱能先把刀放下吗。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连你妈也敢反驳了?呵呵,不给你来点狠的你都要忘了在这个家里连你爸都要听我的,这次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就这样,叶修在叶母的威逼下开始执行起了那张作息表,只能在夜晚的睡梦中与荣耀女神偷偷相会。


 


 


叶秋表示,别听叶修在那瞎bb,每天固定的电脑时间还是有的。


 


 


好了作息表这件事就在这打住,话题还是要回到开头说的圣诞节上。


 


 


叶母是叶家幕后的一家之主,她一发话,叶家父子三人愣是没一个敢违抗的。更准确地说,是兄弟二人每次想反抗,都被叶·妻管严·父一个眼刀给瞪回去了。


 


 


这一年,叶母紧随着大众的步伐,在圣诞节即将来临之际,亲自动手把家里装饰了一番。


 


 


你问叶家兄弟有没有搭把手,笑话,这两个免费劳动力就这么大咧咧地摆在那,不用就真的傻了。


 


 


在兄弟二人苦着一张脸被指挥着搬这搬那,还被强迫着在每个人的房间里挂上了一个圣诞袜之后,叶母一把揪住了准备蹿上楼开电脑的叶修。


 


 


“小修啊,这次平安夜你邀沐橙果果他们一起来吃个饭吧,好久不见怪想的。”


 


 


“妈,你们也就几个星期没见。”


 


 


“你那电脑还要不?”叶母笑眯眯地瞥了眼二楼。


 


 


“好的!我马上去办!保准他们24号那天全部过来!谁敢不过来就是跟您作对!”叶修装模做样地行了个军礼,跑上了楼。


 


 


“乖”叶母看着叶修落荒而逃的背影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母上就是母上,从不浪得虚名,你鬼点子再多在她眼里都是浮云,你想一百种方法,她自有一万种对策来对付你。


 


 


 


 


2.


 


兴欣明年还是冠军(200人群)


 


 


管理员  君莫笑:


 


@全体成员我妈叫你们24号来家里吃饭,机票钱叶秋报销。


 


 


全群最帅  海无量:


 


好啊好啊,我来我来!叶修记得帮我跟伯母说一声她做的菜太好吃了,导致我吃其他的都难以下咽了!


 


 


你们没我壕  迎风布阵:


 


老夫不见你刚刚吃的挺开心的吗,哪有难以下咽了?还有方锐你别仗着你是群主,你就乱改头衔,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明明老夫才是最帅的那一个。


 


 


不服也得服  海无量:


 


哎我就乱改了你奈我何?@迎风布阵


 


 


抠脚族老大  迎风布阵:


 


老夫这就打死你,有本事别往房间里跑!


 


 


老板娘  逐烟霞:


 


别闹腾了,安静点!你俩半斤八两比较个啥!好了,我来统计一下要去的人,要去的冒个泡啊。


 


 


门面担当  沐雨橙风:


 


我去^w^~


 


 


霸气担当  寒烟柔:


 


我也去。


 


 


你打不着  海无量:


 


这必须去啊!


 


 


抠脚族老大  迎风布阵:


 


既然叶修这么诚恳地邀请了我,老夫怎么能不去呢是吧。


 


 


你说话啊  毁人不倦:


 


去。


 


 


一股清流  一寸灰:


 


我也想去


 


 


奶我一口  小手冰凉:


 


楼上+1。


 


 


智商担当  昧光:


 


那我+2


 


 


老大我爱你  包子入侵:


 


@君莫笑老大这次我可以跟你住一个房间嘛!


 


 


还是帅气的我  海无量:


 


卧槽包子你……


 


 


猥琐大汉  迎风布阵:


 


@君莫笑别听他的,我们好久没叙旧了,等24号那天我觉得我们需要一起住然后回忆一下往事。


 


 


还是帅气的我  海无量:


 


@迎风布阵把你的哈喇子擦擦,要滴在屏幕上了。


 


 


叶修离他远点  迎风布阵:


 


滚吧你。


 


 


管理员  君莫笑:


 


有客房,别想着跟我挤一间,你们全都来是吧,我去跟我妈说一声。


 


 


叶修关掉了QQ,用叶秋强塞给他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叶母,然后点开了电脑桌面上的荣耀图标,又开启了一场和荣耀女神相亲相爱的罗曼史。


 


 


殊不知,总有那么几个嘴贱的,喜欢去挑起大风大浪。


 


 


一起来造作(200人群)


 


 


一向很安静的  夜雨声烦:


 


哎哎哎,我说群里的各位圣诞节平安夜怎么安排的呀,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出来,快来分享一下你们咋安排的,快说快说!


 


 


话很多的  一枪穿云:


 



 


 


爱你的对称  王不留行:


 


暂时没什么安排。


 


 


一向很安静的  夜雨声烦:


 


你看看平安夜这种东西你们就应该约个妹子,实在不行约个汉子也行,当然除了叶修那个不要脸的,然后出去浪浪漫漫的过一次呀,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该谈个恋爱了,再不谈要回去相亲了知道吗知道吗!


 


 


二里个二  百花缭乱:


 


然后就没人和你抢叶修了是么。你太天真。


 


 


匿名  你群爸爸: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叫我去他家过平安夜,你们这群人就红眼看着吧哈哈哈哈!


 


 


管理员  大漠孤烟:


 


……


 


 


君子  索克萨尔:


 


^ ^


 


 


起来看剧  风城烟雨:


 


是什么,让我们多年不冒泡的韩队长发了六个省略号,又是什么,让我们的喻队爆手速发了一个蜜汁微笑,是无意识的行为,还是爱的呼唤,敬请关注今晚八点Glory1频道【是谁偷走了我的心】,让我们跟随镜头走进联盟汉子们的内心世界。


 


 


一向很安静的  夜雨声烦:


 


楼上的也是够了啊,那个用匿名的,敢不敢直接用你的号来说,敢不敢!用匿名算什么男子汉!乖乖出来,本剑圣是不会打你的!还有@君莫笑你为啥不邀请我,这样子弄我们的小船是会翻的!


 


 


出售瓜子饮料  莫敢回手:


 


当一个吃瓜的围观群众。


 


 


给我来一份  谁不低头:


 


同,看好戏。


 


 


匿名  你群爸爸:


 


哈哈哈,我就喜欢匿名,你管不着哈哈哈@夜雨声烦


 


 


话很多的  一枪穿云:


 


……票


 


 


周牌翻译机  无浪:


 


好的,队长,我这就去。


 


 


别睡起来嗨  石不转:


 


队长我已经订好24号一早飞往B市的航班,并且与叶修的母亲取得了联系。


 


 


管理员  大漠孤烟:


 


嗯。


 


 


匿名  你群爸爸:


 


……..


 


 


一向很安静的  夜雨声烦:


 


卧槽卧槽,队长队长@索克萨尔我们不能落下啊,要赶紧去订票!简直不能忍啊!


 


 


神一般的少年  迎风布阵:


 


方锐你可能是个智障。老夫我…..唉…..


 


 


美丽的  沐雨橙风:


 


楼上我赞同你的话^w^~


 


 


 


 


3.


 


冬天是个适合赖床的季节,柔软的被塌总是有种莫名的魔力,紧紧地抱住你,不让你离开。


 


 


“咚咚咚!”


 


 


叶修本来想多赖一会床,却被一大清早就接连不断的敲门声给吵得不得不起了床。


 


 


洗漱完理了把凌乱的黑发,叶修才眯着一双眼,拖拖拉拉地爬下了楼。


 


 


“卧….槽….什么情况?”叶修站在楼梯中间,望着一楼大厅里的汉子们,有点懵。


 


 


“啊,小修你起来了啊。”叶母似乎对这群不速之客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


 


 


“既然你起来了,你就来好好招待一下你的朋友们吧~哎呀呀,今天的人有点多呀~得去好好准备一番了呢~”叶母反而十分开心地给叶修说了一声后,就满面春风地拖着三个妹子跑出去采购去了。


 


 


叶修盯了那群人几秒钟,快速地下了楼梯,扯过一边面色不善地叶秋,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不是只叫了兴欣的人吗,老韩他们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啊,不是你叫的吗?”


 


 


“老夫觉得这个问题你该问问方锐。”离他俩最近的魏琛听到了对话,示意叶修去看方锐。


 


 


而那边的方锐在对上叶修的目光后,有些不自然地看向了别处。


 


 


“我大概是懂了,你们这也是很积极啊,一大早就跑过来了,你们这是有多想哥啊?”


 


 


“呸呸呸,叶修你能不能不自作多情啊,我们只是来B市旅游,顺便来看看你罢了,是顺,便,好吗好吗!”


 


 


“的确是很想前辈呢,很久没见了,少天一路上还吵着飞机太慢,不能早点到呢。”


 


 


“….队长你为什么要拆我的台,说好的不互相伤害。”


 


 


“啧啧,老叶你这穿的什么啊,还带着耳朵…..?”张佳乐眼尖地瞅见了叶修身上那套睡衣的不寻常之处。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这穿的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哎哟….”张佳乐趁着叶修不注意,跑到了他的背后,揪住了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然后被一旁的护叶使者叶秋一巴掌把爪子给拍了下去。


 


 


“我妈挑的,不关我事。”


 


 


一开始的叶修对这套毛茸茸还带着蜜汁耳朵的睡衣是抗拒的,然而抗拒在叶母眼中是没有什么卵用的,在叶弟弟满含着同情的目光中,叶修如将士赴死一般,带着即将壮烈牺牲的悲壮神情,穿上了这套睡衣。


 


 


“伤风败俗!”韩文清的脸更黑了一点。


 


 


“老大老大,我喜欢你这个打扮!”包荣兴凭借着大长腿的优势,两三步就跨到了叶修的面前,试图把面前人抱起来。


 


 


“咳咳。”叶秋拦住了准备上手的包荣兴,把叶修拉到了自己身后。


 


 


“前辈,可爱。”


 


 


“卧槽周泽楷你居然是好这口的!”方锐用扭曲面部完美表达出了他内心的惊讶。


 


 


“还挺好看的。”王杰希淡淡地补了一句。


 


 


叶秋顿时觉得危机感更加的强烈了。


 


 


正当叶秋这边还在和联盟的汉子们进行暗地里的斗争时,玄关那边传来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孩子们,我们回来了,叶修叶秋过来给我打下手。”四个女人一人提着两大袋食材从大厅路过。


 


 


“阿姨阿姨,我很勤快的我也可以帮忙的,我来帮您!”黄少天第一个跳了出去。


 


 


喻文州紧随其后。


 


 


张新杰和林敬言扶了扶眼镜,跟了上去。


 


 


楼冠宁看了看自己的手一眼,还是决定不去捣乱了。


 


 


孙翔还在纠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过来,等纠结完了发现身边的人少了一大半,只能看见被赶出厨房的黄少天张佳乐等人。


 


 


“菜都不会洗来凑啥热闹!出去自己玩去!”


 


 


 


 


4.


 


这一顿饭在一堆人的捣腾下,也终于是出了锅,上了桌。


 


 


可能是因为有外人的来到,叶父难得和颜悦色了一回,端起盛着合适份量的酒杯,站起了身。


 


 


“很高兴今天各位可以来作客,叶修这么多年受你们照顾了,叶某先干为敬。”


 


 


叶母在底下猛戳叶父的腿。


 


 


“都是一群孩子,弄那么官方的发言干啥。”


 


 


“来来来,随意一点啊孩子们,这个老头子就是这样子,你们别在意。”


 


 


叶母把欲言又止地叶父强行按了下去,自己端起酒杯举到了眼前。


 


 


“虽然刚刚说了随意点,但我还是要说一句,真的很谢谢你们。”


 


 


“叶修这个小子一走就是十几年,那时候他才十五岁。”


 


 


“妈,说这些干啥啊。”叶修岔了句话。


 


 


“你闭嘴。”


 


 


“虽然说他的行踪我们一直都知道,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哪怕我掌握再多情报,不能亲眼看见都是放不下心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很担心他,生怕他一不留神就会出什么事情。”


 


 


“可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小修对一件事那么执着热爱。”


 


 


“我才意识到,他终究不会走上我们一开始为他铺好的那条路上。”


 


 


“不过这小子也是,居然十几年来都没跟家里联系一次,”叶母轻敲了一下叶修的脑袋,“跟他爹一个脾性,倔得要死,父子俩人一斗气就是十几年。”


 


 


“现在回来了,也就好了。”


 


 


“小修真的很幸运,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相伴于左右,我也能看出,你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嗯,你们懂的,我不反对,但你们也要有自己的考虑。”


 


 


“伯母,您客气了,能认识叶修前辈,才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不怎么发言的邱非,抢了刚准备开口的黄少天的台词,率先喝掉了杯中的暗红色液体。


 


 


是啊,叶修就像是联盟中的太阳,炽热却不灼人,吸引着来往的人,不自觉地想往更接近的地方行去。


 


 


大家七七八八聊了很多,叶母毫不留情面地把叶修的黑历史给爆了出来,顺便带上了叶秋的,谁叫他们小时候都是形影不离的。


 


 


联盟的汉子们也逐渐放开了,黄少天一边嘲笑叶修,一边和叶父拼酒,喻文州笑得温和,想着法子从叶母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情报。


 


 


叶修在被孙哲平灌了一小杯酒后彻底倒了。满面酡红地瘫在椅子上。


 


 


“没想到….前辈的酒量不太好啊….”肖时钦本来也想敬一杯的,但看到已经成软泥的叶修,默默放下了酒杯。


 


 


坐的最近的唐昊思考了一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手放在叶修的腿弯处,一手绕过他的腋下,双手用力,把叶修抱了起来,在询问了叶修房间的具体方位之后,离开了座位。


 


 


叶父看到这一幕,眉头皱了一下,手掌被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转头对上叶母的目光,终是放松开了眉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5.


 


指针滴答滴答地走着,在众人满怀期待的目光中指向了十二。


 


 


联盟的汉子们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叶修的房门,床上的人还在熟睡。


 


 


他们把礼物放进了叶修的床头的圣诞袜里,但是因为数量巨大,最后干脆放在了叶修的床边,把他围了个圈。


 


 


他们的目光温柔得要化开,仿佛在心里边,已经撩开了那人的额发,在白净饱满的额间烙下了一个轻吻。


 


 


谢你嬉笑怒骂伴我承几载戏谑,愿余生携手岁月共沐风花雪月。


 


 


晚安,我爱的人,愿你有个好梦,梦里有我有你,还有我们的过去与未来。




END




=========================================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