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平叶】大灰狼和小狼崽[上]

溢夏夏🌹就是吃王叶-天天写王叶-王叶霸屏:

大灰狼和小狼崽


 


主孙哲平X叶修


后面或许有其他叶受


最后几天,把想写的cp挨个写一遍,肯定写不完,慢慢来。


 



 


 


 


孙哲平搬进他们这军区大院的时候,叶修才十六。嫩得跟趴在母猫怀里找机会挠一爪子来抚摸他的人类的奶猫似的,又可爱,又可恨。


 


也不是说他爪子多利,就是再不锋利的爪子,没一会儿挠你一下没一会儿挠你一下那也是挺不好受的,所以在叶修第八次爬到孙哲平的背上挂着,两只手伸到前面儿去抓他的胸肌的时候,十六岁的小崽子就被退役军人一把攥住了手腕,腾空甩了下来打了个颠倒扛在肩膀上。


 


“哇!!!”叶修被吓得叫了两声,肚子搁在军人坚硬的肩膀上,一颠一簸地难受死了,他张牙舞爪地叫唤起来,“孙哲平!你放开我!”


 


孙哲平也不理他,这毛孩子,才认识他两天,就熟的跟好了十几年的哥们儿一样,他也吓唬过他,不过那种没落到实处的威胁性瞪视和叫骂根本没有打击到这孩子一星半点儿,倒是更让他笑得高兴罢了,转脸又手脚并用爬上了孙哲平的肩膀,比他高了足有三个头的男人其实并不怎么魁梧,但是确实很高了,叶修比寻常北方男生要矮多了,在孙哲平面前要是不死命仰起头那是只能看到下巴的。


 


“叶修我告诉你今天必须得收拾你。”孙哲平说的轻描淡写,甚至语气还挺温和平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两天叶家小子把新来的退役军人孙哲平闹得鸡犬不宁那是传遍了整个大院,叶修皮啊,第一天在大院门口撞上了指挥搬家公司的军人,他才刚到男人胸口那么高,一脑门撞上去,登时额头就红了一片,叶修嘶嘶抽气,结果这家伙居然淡淡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他不服气,追上去让他道歉。


 


“道歉!”


 


“凭什么。”孙哲平瞧着半大的小子,白皙的脸红彤彤的,还挺好看。


 


“你撞着我了,”说着还撩开了额前的刘海儿,“你看,红了。”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是你撞上来的,如果你不去追那只野猫,要么你看着点儿路也不会这样。”


 


叶修就气了:“你道不道歉?”


 


孙哲平朝他勾勾手指,叶修就往前走了两步,结果军人把食指和拇指蜷起来抵住,‘啪’地给了叶修一个爆栗。


 


“啊哟痛!”


 


完了也不管在后面鬼哭狼嚎的小崽子,双手插兜走了,走没两步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相当不平静的脚步声,孙哲平心里一笑,有意思,就想看看这家伙做什么,结果好家伙,挺牛,上来就直接窜上了他的背,双手搭过他的肩膀,手掌啪地按到了他的胸肌前,然后狠狠地抓揉了一通。


 


孙哲平面色一僵,回身要把小崽子弄下来,结果这小东西缩地挺快,就这功夫已经蹿下去了,跑老远贱兮兮地跟孙哲平笑笑,然后一副自己赢了的表情趾高气昂地溜走。


 


两个人的梁子就结下了。


 


孙哲平头一次在少年人的手里栽跟头,气不过,下午的时候又撞见了在院子里做山大王的叶修,彼时叶修正带着一帮猴孩子爬树,军区大院里有一棵很大的紫荆树,起码有两层楼那么高,抱着树干往上蹬,叶修是爬得最快的。


 


猴孩子们看见孙哲平来了,一哄而散,早上叶修和孙哲平结梁子的事儿大家早都传遍了,而且孙哲平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角色,小孩子都怕这类型,叶修算是个例外。


 


现在树下的或者刚爬上去的都跑了,就剩叶修一个趴在最粗的那根树枝上,晃着光光的脚丫子把孙哲平看着,还笑。


 


“下来。”


 


山大王才不干,你让我下来就下来,多瞧不起人,就笑了笑,拽了根枝条甩过去砸孙哲平,他也没想真砸到他,因为孙哲平一闪身就躲开了。


 


“下来。”


 


叶修咧开嘴巴笑了笑:“你给我买糖吃,我就下来。”


 


孙哲平抽了抽眼角:“我记得你十六,不是六岁。”


 


“谁规定的十六就不能吃糖了,我还未成年呢,伯伯。”


 


叶修说话向来不饶人,今年才25的孙哲平顿时更恼了,不过他越恼越平静:“你真不下来?”


 


“不下来。”


 


话音刚落叶修就看见眼前人影一闪,孙哲平瞬间没了影子,不过几秒钟的功夫,他感觉自己的脚腕子被一只手给突然拽住了,猛地往下一拉,整个人失去平衡摔了下去,在空中还没来得及大喊大叫呢,就被孙哲平打横抱着稳稳当当跳下了树。


 


“我让你下来你就得下来,”习惯了绝对服从的孙长官声线冷硬,“不然等我上去逮你的时候就晚了。”


 


叶修从下面看着男人成熟刚毅的线条,忽然眯着眼睛笑起来:“怎么晚了?”


 


叶修一笑,孙哲平瞬间就不对了,他习惯的是那些见了他百分百服从的兵,而不是这个自己冷着脸冷着嗓子教训他还会笑出来的少年。


 


察觉到男人有片刻的动摇,小崽子立马逮着机会从孙哲平的怀里钻了出来,又跑了老远,跟早上一样,贱兮兮地把他瞧着:“好吧,我承认你挺厉害,”毕竟把他从树上抓下来了,以前没人做到过,“但是你还是要给我买糖吃。”


 


然后第二天就买糖这个事儿,两个人又鸡飞狗跳闹了一天,到第三天还在闹。


 


“说了不准抓我胸口,你知不知道你爪子多利!”孙哲平把叶修扛回了自己的屋子,他打算跟叶修好好谈谈,毕竟从第一面开始他们就在打闹,语言交流几乎为零。拽着叶修的手腕,这也太细了,他皱着眉看着手心里的那条手臂。


 


“是你不给我买糖吃的。”叶修被抓住了也不惊慌,反而愈发挑衅地看着他,仰着小脸跟刚出生的小狼一样。


 


“偷袭人还要人给你买糖,叶修,你爸爸妈妈教没教过你……”


 


“没教过。”叶修把他的话顶回去了。


 


孙哲平愣了愣,小东西居然眼睛红了,他想了想,来这里三天,他都没有见过叶修的父亲,倒是叶修妈妈见过一次,在这里住的都是军人家属,叶修的爸爸肯定也是官阶不小的长官。


 


这回他轻而易举把叶修放走了,小崽子走的时候眼睛还红着,埋着头,看得孙哲平一阵揪心难过。


 


第二天他找上了院里最好说话的张婶儿。


“婶儿,方便跟我说说叶修吗?”他把新买的樱桃放在张婶儿的面前,妇人眉开眼笑。


 


“叶修啊,你问他们家?这孩子又来闹你了吧?”


 


“没有没有,小孩子是皮,不过挺好的。”


 


妇人也懒得去管这年纪轻轻就退役的小伙子在想什么,这个年纪的女性,你问她,她准打开话匣子说:“他们家在咱们这儿可是出了名的,叶修性子皮,他爸爸又是高官,你没见过,咱们也没怎么见,平时都不在家里的,他妈妈是大学教授,也不常在家里,哦,他还有个弟弟,他弟弟比叶修可乖巧多了……”


 


孙哲平听张婶儿唠叨了一下午,愣把这十几年叶家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每天吃的什么都说了个七七八八,他听来听去,算是听明白了。


 


“得,谢谢您,那我走了啊。”


 


“诶好,下次再聊啊,不过你怎么就退伍了呢,我看你挺精神啊。”


 


孙哲平笑笑:“不是什么大事,受伤了而已。”


 


转天叶修又钻出来,嘴里叼着棒棒糖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像是又在琢磨什么坏主意,孙哲平从背后抄起他的腋下把人抱起来:“你干嘛呢。”


 


“你干嘛!”叶修吓了一跳,这人走路没声儿的,他胡乱蹬着双腿,直到孙哲平把他放下,这才转过身来戒备地把人看着。


 


“瞅什么,”孙哲平从身后拿出了一盒巧克力,“不许瞪我,想不想要?”


 


叶修看了看那盒子,特高级,家里也有,不过爸妈不怎么让他吃,叶修喜欢甜食,吃多了牙疼,这下子他可盯着那盒巧克力了,眼睛都要放绿光:“你想干什么?”


 


孙哲平笑了笑:“你叫一声哥哥,这个归你。”


 


叶修当即扯开嘴里的棒棒糖扔一边:“孙哥哥。”然后摊开了手掌。


 


 


TBC


 


 




 


 


 


 


 



评论

热度(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