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可爱的禽兽 E1

悠悠堇:


  • 预警:现代架空向。雷点大概有十七八九个,就不一一罗列了。


  • 主要CP为翔叶。更新周期不定。


  • 算是写文到现在从未写过的类型,可能会OOC,请友善地提出意见。谢谢大家。中途觉得雷请立刻关闭或返回,不要硬来趟雷哦。











        E 1




 


        孙翔在这家咖啡店前已经徘徊了十几分钟,盯着小黑板上用荧光字体写着的“诚聘兼职”看了好久,从街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过个马路绕个圈再走回来,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其实心跳得有点快。


        “喂小鬼。”忽然身后传来声音,孙翔被惊得心都揪了一下。


        孙翔回过头,看到一个大概二十几岁的男人。


        说是大概,主要是因为虽然脸看上去挺年轻,但是他的气质一点都不像个年轻人,即使是对他一无所知的陌生人,也能看出他慵懒怠惰得仿佛一只安度晚年的老猫。


        “你叫我?”


        孙翔用余光朝四处观察了一下,由于是工作日,又是暑假,这条开在大学城后面的咖啡酒吧街上人员冷清,这男人应该的确是在跟他说话。


        男人点点头:“你是学生吧?想找兼职?”


        孙翔轻哼一声,对于路上来搭话的陌生人本能地感到抗拒:“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什么事。”男人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抖出一根烟,含住滤嘴,孙翔皱起眉头,男人没有点燃,“不过按你这样,大概最后会在这边晃了十几圈后也不敢进去,最后一无所获地回家吧。如果你就只是在门口走来走去的话。”


        男人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完后就一边点烟一边走开了。


        孙翔莫名其妙极了,盯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再次把视线转移到咖啡馆的门口,挣扎了几秒,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朝店门跨出了一步,接下来的几步就轻松多了。


        推开门,冷气和风铃声一起传出来,同时还伴有一窸窣的不明声响


        孙翔低头一看,一只自带眼线的长毛猫正趴在门边的垫子上和他对视。


        “欢迎光临。”清脆的女声从吧台那边传进孙翔的耳朵,孙翔立刻结束了和猫咪的深情对望,朝吧台看去。


        吧台后面的短发女生长得很好看,不是普通程度的好看,说起来可以算是过目难忘的程度了。


        女生见他僵在门口有点紧张的样子,稍微转了转眼珠,猜出了个大概,从吧台后面走到孙翔面前,低声道:“要进去谈吗?”


        由于是工作日的下午,店里的客人不多,而且相当安静,孙翔进门时发出的动静也没有惊扰到或看书或在看笔电的几个客人。他就略带小心地跟着那个漂亮女生走进了员工的休息间。


        “是来找兼职的吧?”女生给他倒了杯矿泉水,见孙翔点头,她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健康证有吗?”


        孙翔摇头。


        “食品餐饮行业必须要办理健康证,你办好了下次直接带来,然后开始上班。”女生递给他一张表格,“你姑且先填一下个人信息,还有时给是19可以接受吧?”


        孙翔被说得一愣一愣的,愣了一会儿才惊讶道:“就这样直接录取了?”


        女生好像比孙翔还惊讶:“不然呢?”


        过后还算是好心地解释了一下:“我们这边平时用的都是附近大学的大学生,好几个外省市的都因为放暑假回自己家去了,正好缺人手,你来得很及时,算是救场了。对了,联系电话那栏把固定电话和手机都填一下,我们这边的电话你也记一下,到时候你办完健康证给这边通个电话。”


        孙翔出了店门后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解决了,那他之前那么紧张到底是在紧张个什么劲儿?


        不过临走之前那个女生说的话倒是有点安慰到他:“第一次找兼职总是会紧张的,只要进来了就会发现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总之,升入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长期蜗居在家被老妈嫌弃的孙翔找到了一份兼职,人生第一次从无薪阶层毕业。


        一星期后,孙翔带着健康证到咖啡店报道,正好星期六,店里的人跟工作日相比多了好几倍,基本上都坐满了,吧台后面的女生正在给拿铁拉花,孙翔走到她面前后她方才发现。


        “你来得正好。”女生抹了把额头,朝后面喊了句,“小周,那个兼职的来了,你带他换个衣服,教他点单顺便记一下桌号。”


        从员工休息室里走出一个看上去相当英俊帅气的青年,大概也是大学生的样子,他正在系围裙,显然也是刚到。


        不过他有些困扰地指了指自己:“我来?”


        女生一拍脑袋:“我都忙糊涂了,你还是来煮咖啡吧,我来带他。”


        然后女生把孙翔带进休息室,把一套全新的工作服递给他:“到更衣室里穿好,然后跟在我旁边看着,过一会儿自己去接待客人。”


        才刚到达的孙翔就这样被投入了正式战斗,在兼职的头一天便见识到了周末的地狱式客流量。


        等到可以休息一下的时候,孙翔整个人瘫在休息室里累得都不想说话了。


        “做得不错。”女生也走进了休息室夸道,“比我想象中要好太多了,也没跟客人吵架,很不错。”


        喂喂喂,你想象中的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孙翔基本上都没有力气吐槽了。


        “给你介绍一下我们这边的员工吧。”女生坐在孙翔对面,“首先是我,我叫唐柔,基本上一周有五天是工作日,主要是哪里需要就在哪里。还有原本想让他带你的那位帅哥,周泽楷,因为不太会说话,应付不来客人那种‘不如你来给我推荐一下’的要求,所以基本上就负责咖啡师的工作。跟他一起做咖啡师的喻文州很擅长拉花,经常有人专门指名要他来拉花。刚才跟你一起负责给别人点单的是方锐,平时还会帮忙做做西点,不过专门的西点师现在在厨房里很忙不方便见人,下次有空再介绍给你。”


        孙翔点点头:“老板,既然我录取了,那么排班表是不是会更新一下?”


        “这是肯定的。”唐柔点点头,“暑假期间给你多排点班行吗?早班八点到下午三点,晚班三点到晚上十点。”


        孙翔表示自己没意见。


        “哦,不过先声明一下,我不是老板哦。”唐柔这么说了。


        “啊?”孙翔一呆,“可是……”


        可是那天才说了两句话就决定让他兼职,这种决断权难道不是老板专有的吗。


        “我们老板有时候一整个星期都在,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见他。”唐柔解释道,“所以很多琐碎的事情就直接交给我们来处理了。总之,你可以当作没有老板这个人。”


        “……”这好像也有哪里不对吧。孙翔觉得这家店从某种意义上,有很大的问题。


        不过,其实在见到老板这件事上,孙翔并没有花多久,而且可以说他其实早就完成了这件事。


        四天后,星期三,只有三四桌客人的下午,孙翔坐在吧台后面看手机。


        唐柔告诉过他这点程度的偷懒是可以被允许的,毕竟和他们的老板偷懒的能力比起来这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正沉迷于消星星的孙翔忽然听到门开时的风铃声,以及那只叫奥腾的猫的喵喵叫声。


        这让孙翔稍微感到了点意外。


        这只养在咖啡厅的森林猫平时基本上不叫,也不理人,就算小女生用各种猫粮猫罐头猫零食猫玩具去讨好他,他也高傲得很,一副唯我独尊不肯低头的主子样。


        孙翔把手机塞到柜台下,一边站起来一边说欢迎光临,然后笑容半僵在了脸上。


        一个眼熟的男人正抱着奥腾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就是那个在咖啡店前跟他搭话的陌生男人。


        孙翔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变化了很多次,但最后还是定格在了迎客的笑容上。


        那男人并没有找一个座位坐下,而是走到孙翔面前,一边挠着奥腾的下巴一边笑道:“不错嘛,被录取了啊。”


        孙翔眼角抽了抽:“点单请先找个位子坐下,桌上有菜单。”


        “嗯……”男人拖着长音,孙翔低头和奥腾对视,这只平时高贵娇气的森林猫此刻微微眯着眼睛,看上去竟有点沉醉,孙翔正惊讶于自己居然会去分析猫咪的表情,就听男人说道,“给我来个美式吧。”


        孙翔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请到座位上等待,我叫咖啡师出来。”


        今天轮班的是周泽楷,此刻在休息室里休息。


        “嗯?小唐还没教你吗?”男人稍微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你已经会做些最基本的了。”


        孙翔一怔,还没理解清楚这句话的含义,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周泽楷走出来,三两步走到孙翔身边,冲着男人笑:“前辈好。”


        “你好啊小周。”男人也笑,“发现我来了?”


        周泽楷有些腼腆地稍微低了下头:“听到猫叫了。”


        男人微笑了一下:“是嘛。那你给我煮杯espresso吧,奶加双份,哦对了,帮我拉花做一只奥腾吧。”


        奥腾很是应景地叫了两声。周泽楷点头。


        男人便抱着奥腾在靠玻璃墙那边的座位坐下。


        孙翔小声地问周泽楷:“喂,听你叫他前辈,他也在这家店兼职?”


        周泽楷意义不明地看了孙翔一眼:“他是店长。”


        孙翔:“……”


        虽然说他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但是很显然,他刚才对这位店长的态度并不友善。


        该不会这份兼职就这么黄了吧。


        孙翔有点担心。


        但是,谁会想到这个在店门前跟他搭过话的奇怪男人会是这家店的店长啊,太玄妙了吧。


        他想起自家老妈听说他在咖啡厅兼职后对他的嘲笑:“就你这臭脾气还投身服务业呢?我劝你还是回来打电脑听我唠叨吧。别不出半个月就被人给请回来了,怪丢人的呗。”


        句句诛心,至今难忘。


        孙翔几乎都可以想象到他要是真被辞退后他老妈那更加肆无忌惮的嘲笑了。


        孙翔忍不住又半遮半掩地望向男人,对他是否会辞退自己这点深感怀疑。


        “你想太多了。”旁边正在给拿铁拉花的周泽楷忽然出声,把孙翔吓了一跳。


        “你……你说什么?”孙翔干巴巴地问了句。


        “店长人很好。”周泽楷的手腕有力而小心地晃着拉花杯,“跟你想得不一样。”


        “我怎么想了!?”孙翔有种内心被洞悉的感觉,这感觉很糟糕,让他下意识就掩饰性地偏过头去不再看周泽楷。


        周泽楷也没有继续跟他说话,自己端着托盘把咖啡送到了店长桌上,让原本打算接手的孙翔很尴尬地停在原地。


        事实上平时周泽楷都不会自己给客人送餐,因为有些客人会刻意想跟他多攀谈几句,而周泽楷一向很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除非店里实在忙碌到连奥腾的小爪子都想借来用,不然周泽楷是绝对不会从吧台后面挪出来半步的。


        而这个周泽楷却在如此闲适的下午走出了吧台,还坐在了店长对面,那架势看上去像是短时间内都不会离开了。


        孙翔朝那边看了好几眼,周泽楷俊朗的脸上有着平日里不可多得的笑意,男人和周泽楷低声交谈着,在孙翔这个位子是听不到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的。


        孙翔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的,总是动不动就朝周泽楷他们那边瞟。


        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男人站起来,似乎是打算离开了,周泽楷跟在他的身后,他把奥腾放在门边的软垫上,奥腾喵呜了一声,伸出小爪子柔柔地勾住男人的裤脚。


        “乖。”男人蹲下身,挠着奥腾的下巴,奥腾的喉咙口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是不肯松爪。


        男人承诺道:“我明天再来看你。”


        奥腾仿佛听懂了一般,慢慢撤回了高贵的玉爪。


        孙翔觉得这一幕看上去真是好神奇。


        男人离开了,周泽楷在店门口目送他走好远后才回来。


        孙翔见机问他:“我们店长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惜字如金:“叶修。”


        孙翔点点头,又闲扯了一会儿,半天也没扯到重点。


        周泽楷好像是不愿意再跟他进行无意义的谈天了,直接说重点:“店长说让你继续努力。没做错事不会炒你。”


        这是孙翔认识周泽楷以来听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周泽楷说完后就又进了休息室。


        孙翔在柜台后发了会儿呆,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嘟囔道“搞什么啊”,然后掏出手机继续消星星。


        第二天,喻文州跟孙翔同班,比起跟周泽楷相处,孙翔还是觉得跟喻文州一起工作比较轻松一点。喻文州很会待人处事,是个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的人,长相是那种不锋利而耐看的俊朗,乍看上去相当温柔。


        趁着上午没什么客人的时候,喻文州开始教孙翔一些最简单的咖啡做法,孙翔本来就聪明,记性也好,美式摩卡拿铁之类的很快就能上手。


        “听说昨天店长来了?”孙翔正在给摩卡挤奶油,再撒一层可可粉,喻文州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啊……”孙翔点头,“是来了,怎么?”


        “没什么。”喻文州笑,“小周原本打算今天跟我换班,我想大概是昨天店长来了,还说过今天也会来这样的话吧。”


        孙翔回想了一下,叶修昨天的确对着奥腾举三根手指发誓了,说今天还来。


        不过要怎么从“周泽楷想换班”这个已知条件推算出来这些,孙翔不能理解。


        下午,三点之前,叶修来了,旁边还跟着一个女生。


        很漂亮的女生,依然是过目不忘的那种漂亮。


        “下午好。”喻文州对他们两个微笑。


        叶修点点头,女生蹲下来捏奥腾的小爪子玩。


        “喝点什么吗?”喻文州问。


        “奶油可可。”女生举手,“再让孙哲平给我做个草莓蜂蜜松饼塔。”


        “Espresso加两份奶,拉花随意吧。”叶修插着兜站在女孩背后看她和奥腾玩。


        “知道了。”喻文州先去了厨房一次,应该是去通知孙哲平了。孙翔之前只见过那个不常露面的西点师两次,那是个长得帅但气质很狂的男人,很难让人亲近起来,大部分时候都呆在厨房里。


        孙翔就待在一边,悄悄地观察着叶修和他带来的女孩。


        “喂。”叶修和女孩到桌边落座了,孙翔小声地问,“那人是店长的女朋友吗?”


        喻文州以一种难以言明的眼神看着孙翔,嘴角的笑有些神秘:“不是。”


        孙翔皱眉再看过去,正好看到叶修伸手帮女孩撩起遮眼睛的刘海:“……你确定?”


        “以后你会明白的。”喻文州耸耸肩,去给叶修的espresso拉花了。


        “什么嘛……”孙翔正不满喻文州这故作神秘的态度,厨房那边的门忽然被用力打开了。


        孙哲平一手托着一盘松饼塔,一手捏着门把,孙翔总感觉孙哲平捏着门把的手似乎很用力,就像他用力皱在一起的眉毛。


        孙翔看着孙哲平气势汹汹地走过去,放下盘子的动作却很轻,然后直接坐在了叶修旁边。


        这边喻文州也把两杯饮料放在托盘上拿了过去,然后坐在了叶修的对面。


        孙翔一下子觉得自己非常孤独。


        三点,唐柔来跟孙翔换班,先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也走到了那一桌,跟叶修和叶修带来的女生聊了起来。


        孙翔到更衣间里换回了自己的衣服,与此同时不由产生了“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跟店长不熟吧”的想法。


        不过唐柔不是说店长老是偷懒吗,既然如此那些人到底是怎么跟叶修熟起来的。


        抱着这样的疑问,孙翔背着自己的匡威单肩包缓慢地朝门口走去,推开门前听到店长说了句:“喂小鬼,再见。”


        孙翔咬了咬牙,对于“喂小鬼”这个称呼感到很不爽,但是本着不得罪金主的原则,他还是硬挤了个笑出来:“再见”


        第二天孙翔休息,再来上班的时候又迎来了客流量的高峰,周六。


        孙翔是晚班,跟方锐一起接待客人,下午三点后的客人更多,两人都忙得脚不沾地,方锐频频去厨房帮忙,孙翔也帮着煮咖啡。


        两人轮流休息,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等到晚上下班了,在更衣间里,孙翔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方锐,你跟叶……老板熟吗。”


        方锐解围裙的手顿了顿,然后立刻抱怨道:“说到这个我就生气,老叶这家伙来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只有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跟你说他们这些人真的太不够意思了,昨天晚上在朋友圈里看到这群人大半夜撸串,一问我才知道老叶居然连着两天到店里来了。两天哦!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得,听这语气,方锐和叶修也熟。


        “对了,说起来你还没有老叶微信吧?”方锐拿出手机,“我把他微信给你,你加一下吧,很有用的。”


        “有用?”孙翔有点不解。


        “……反正就是有用就对了。”方锐打包票道。


        孙翔不太情愿地给叶修发去了好友请求,对方短时间内没回,他也没太在意。


        星期天,孙翔去参加了久违的同学聚会,第一次没问他老妈要钱,感觉倍儿有底气,不过依旧被他老妈嘲:“看你那得瑟样儿,傻不傻啊。”


        孙翔怒摔门。


        同学聚会也就是唱K,吃饭,玩玩桌游,没什么新意,结束后孙翔跟相熟的同学一起走去地铁站,打算坐地铁回家。


        走着走着同学指着马路对面那家招牌低调而不失个性的酒吧低声跟他说:“你知道吗,那是家gay吧。”


        “哦。”孙翔点点头。


        “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同学纳闷,“gay吧应该挺少见的才对啊。”


        孙翔翻了个白眼,他兼职的那条街上开满了咖啡馆和酒吧,酒吧里有音乐酒吧有球迷一起看球的酒吧,也有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gay吧。


        “听说这里面都是高品质的帅哥。”同学用肩膀顶顶孙翔,“不过就算这样,要是像你这样的鲜肉进去也肯定特受欢迎。”


        孙翔一巴掌糊他后脑勺上笑骂道:“跟爸爸是这么说话的……吗……”


        同学一开始还应和着孙翔笑闹,忽然发现孙翔沉默了下来,一脸惊讶地看着gay吧门口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同学扭头也想看看,在扭头之前立刻被孙翔拖走了。


        “诶,翔……你慢点。怎么了我说……”同学很困惑,孙翔一言不发。


        但是心里已经炸开了。


        他看到了叶修,虽然隔着马路,但他肯定刚才在gay吧门口,和一个身材有些矮小的男孩站在一起,然后在男孩眉间落下一吻的,就是叶修。


        太震惊了,以至于心脏砰砰直跳。


        孙翔忽然想到他问喻文州怎么确定跟着叶修的那女孩不是叶修的女朋友的时候,喻文州那别有深意的回答。


        现在回想起来,也的确成为了“以后会知道”的事。


        对于自己工作的咖啡店的老板的性向,其实并不是值得太在意的事,就算是基佬又怎么样呢,跟自己又没多大关系。孙翔回到家后倒在自己床上这样想道。恰好这时候随手放在枕头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孙翔拿过来一看,是叶修接受了他的好友请求。


        “……”孙翔盯着叶修的头像——一个狗头,思索了良久,在想身为店员的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去跟老板聊聊天,至少在被通过请求后应该说些什么才对。


        但是到底应该说些什么好,刚刚才发现老板真实性向的孙翔稍微有点心虚,虽然他没做错什么事,但就是觉得心虚,他正苦思冥想应该如何搭话,手指无意识地在屏幕上滑动,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按下了发送键。


        “好巧啊老板,我正好在想你,你就通过了我的好友请求。”


        ——屏幕上的绿框框里是这样一句话,孙翔呆愣了几秒,手忙脚乱地赶紧想撤回,又想解释一下刚才自己大概是被外星生物操控了才会打出这种不经大脑思考的话,结果叶修秒回道:“是吗,但是可惜你不是我的款。”


        “……”孙翔盯着叶修的回复咬牙切齿,差点想把自己新换的手机砸地上,


        “你也不是我的款!”


        孙翔对着手机恶狠狠地说道,然后把它扔到一边,没再继续跟名义上的老板套近乎。


        隔天,孙翔去换班的时候看到了倚着店外露天吸烟区木栏杆抽烟的叶修。


        他两指夹着烟,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正在似乎正在跟人打电话,再走近一点,孙翔看到了叶修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正巧看到了孙翔,朝他点了下头。


        孙翔也赶忙点头算是问好,进店之前听到了一句“那我晚上去你那里”。


        窥伺别人的隐私是不好的,但是孙翔多少对叶修有了那么点好奇。


        这直接导致孙翔在工作的时候难免会忍不住多看叶修几眼。今天是星期一,来客稀少,但是叶修却在店里,膝盖上趴着奥腾,他本人则对着笔记本敲敲打打。


        过了一会儿,厨房的门开了,孙哲平托着西点盘走出来,把它放到叶修面前。


        “新品。”孙哲平拉开叶修对面的椅子坐下,“尝尝。”


        叶修笑了一下,拿起刀叉把热乎乎的华夫饼切下一小块,蘸了蘸旁边的调料杯里原料不明的果酱和糖霜,放进嘴里之前,他像是无意间和正在偷看他的孙翔对上了眼睛,孙翔忙打算把视线移开,却听到叶修招呼他:“喂小鬼,一起尝尝吗。”


        又是“喂小鬼”,孙翔嘴唇微微撅起,但还是走过去,正好对上了孙哲平的眼神,深邃的棕黑色,略带敌意但非恶意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把头转回去了。


        简直莫名其妙,这家店里都是怪人吗。


        孙翔腹诽。


        面对明显不喜欢他的孙哲平,孙翔选择坐在了叶修的旁边,刚坐下,一块蘸好果酱和糖霜的华夫饼就递到了孙翔的嘴边,孙翔下意识就吃了下去,吃下去后才觉得不对,他居然就这么顺其自然地接受了一个男人,括号还很可能是个gay的男人括号,的喂食,这让他的心情相当微妙。


        而更微妙的是对面孙哲平的眼神,原本已经从他身上移开的视线又回来了,而且更为锋利,让孙翔浑身不自在起来。


        “我进去了。”孙哲平忽然站起来,椅子和地面发出摩擦声,让几个正在安静看着笔电的客人诧异地抬起头。


        叶修对着那几个客人充满歉意地笑了笑,而孙哲平本人则对此熟视无睹地径直走进了厨房。


        哇噻,脾气好臭。


        孙翔努努嘴,都这样了还没被开除真是了不起。


        刚这么想着,孙翔就见叶修也站了起来,把奥腾交到孙翔手上,然后跟着走进了厨房。


        孙翔有点懵,然后就被奥腾一尾巴扫到了脸上,一个“靠”字已经到嘴边了,而奥腾则施施然挣脱了他的手,轻巧地跳到地上,回到自己的窝里蹲着了。


        孙翔咬牙切齿,安慰自己又不能跟一只猫计较,回到吧台后生着闷气,过了一会儿见叶修还没从厨房里出来,又忍不住好奇,想着叶修是不是要炒孙哲平鱿鱼了两人正在厨房里争锋相对之类的,于是就走到厨房外打算观察一下情况。


        厨房在店的最深处,是通常客人看不到的角度,门没关紧,孙翔心想偷看一下应该算不上什么大事吧,再加上意淫了一下孙哲平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的样子,忍不住有点爽。


        于是孙翔凑过去一看,大脑彻底当机。


        孙哲平和叶修在接吻。


        热烈的,口水都流下来的,恨不得把对方吞进肚子里的那种深吻。


        孙翔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自己是看了几秒还是几分钟,忽然听到了风铃声,赶紧像是僵直解除一般蹿到门口去接客。


        在客人点完单后孙翔去煮咖啡,他现在已经能做大半的咖啡和果茶,唐柔正好有事要出去一会儿,他就一个人负担起了点单和煮咖啡的业务。


        把白摩卡放到客人的面前,孙翔抱着托盘坐回到吧台后面。


        一想到刚才那副场景,他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毕竟两个男人交换口水的画面在他眼中还是有点太刺激了。


        缓了好一会儿也没缓过来。


        以前青春期好奇心萌动的时候也不是没看过钙片,但是那种复杂赤裸浑浊的肉体交缠方式只会让他觉得恶心。


        可现场版的冲击远比隔着屏幕的冲击要大得多,像是一切的细节都化成一帧帧的画面在孙翔的脑内循环0.5倍速播放。


        “喂。”柜台上放着的摇铃晃了晃,孙翔被清脆的铃声惊得瞪大了眼睛,眼前是叶修放大的脸,“在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孙翔稳了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的身子,视线却在叶修明显比之前红肿丰润了不少的嘴唇上游曳,鬼使神差地多嘴了一句,“老板,你和孙哲平刚才在里面说了什么啊?”


        叶修略为惊讶地挑了挑眉:“说了什么?你不是都看到了吗?”


        “……!”孙翔,一个失败的偷窥者,陷入了深深的尴尬之中。


        “别露出这副表情啊。”叶修摆了摆手笑道,“我又没打算杀人灭口。”


        孙翔扯出一个牵强的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不,说实话八成是故意的,还有两成是动机不明的好奇心驱使。


        叶修耸肩:“没事。反正那天也被你看到了吧。”


        “……哪天?”孙翔的声音有点抖。


        “就是在酒吧……嗯,用外界印象来说应该是gay吧前面偶遇的那天。”


        孙翔这下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货背后是长了眼睛吗!怎么什么都知道!亏他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不过现在孙翔下意识问出来的是另一件事:“那到底哪一个是店长的男朋友?”


        “啊?”叶修像是有点没想到孙翔会问出这个问题,稍微停顿了一秒,食指按着下嘴唇,想了想,“硬要说起来的话,应该谁都不算吧。”


        孙翔一噎,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叶修笑着伸手弹了弹孙翔的额头。孙翔捂住额头,虽然不是很痛。


        “那算什么,”孙翔很惊讶自己居然坚强地继续着这个话题,“炮友?”


        “嗯,一个算是,另一个不算。”叶修背过身去准备离开,毕竟在店里和店员谈论私生活可不是他的爱好。不过两人的声音都不响,届时还没有人关注他们的谈话内容。


        而孙翔则对着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想了老半天。


        思索的内容是“到底是那个矮小清秀的男人是老板的炮友,还是气场很吓人的孙哲平是老板的炮友”。


        应该是孙哲平吧。


        孙翔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


        因为他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叶修被抵在厨房并不油腻的墙上,孙哲平的一条腿卡在他的双腿之间,他被捏着下巴,软着腰,被迫仰着头跟孙哲平接吻。


        看上去很零号。


        应该就是零号吧。


        孙翔默默在心里盖章并且打算翻过这一页。


        他倒没有多恐同,同性恋毕竟不是传染病,虽然心里有个小疙瘩,但是并不算多碍事,平时还是能跟叶修正常相处的。


        再加上那天之后,叶修就一整个星期没来过店里。


        于是孙翔眼不见心不烦。也就没有多想这件事了。


        又一个星期过去,叶修发微信给孙翔说周末请大家吃饭。


        孙翔想了想,回道:“为什么突然请大家吃饭?”


        不突然哦。叶修回道。我们店的传统,店长一个月起码要请客一次。


        这点福利也还算可以吧。


        孙翔稍微肯定了一下叶修还算是一个厚道的老板。


        晚餐订在一家怀石料理店,孙翔到的时候报了叶修的名字,服务员态度谦和恭敬地把他领到了一个包房前,孙翔推门进去,人已经到得差不多,除了同事以外还有上次跟叶修一起来过店里的那个女孩,孙翔这次才知道了她的名字,苏沐橙,和叶修关系很好。


        这家怀石料理上菜很慢,贵在精致,言语间孙翔听出是苏沐橙想来叶修才订在这里。


        席间气氛良好,叶修时不时逗孙翔两句,让孙翔稍微有点气闷,但是他也看得出来叶修是为了不让他一个人感到尴尬才老是撩他,毕竟他和这里的几个人关系都不算不上好,只能勉强算是熟人。


        吃了差不多三个小时,这餐饭才算完,孙翔背上单肩包,心情有点复杂,跟工作上的前辈还有老板以及老板的女性友人告别。


        出了餐厅门,没走几步,一辆车停在他旁边,他有点疑惑,紧接着车窗摇下来,露出叶修的脸:“送你一程?”


        “不……不用这么麻烦了。”孙翔摆手,心里想的却是得救了。


        “不用了?”叶修笑,“那我走了?”


        “呃……”孙翔咬牙,这人不可能听不懂客套的推脱,现在这样明显是在耍他,“请……送我一程吧。”


        叶修弯曲着食指抵着嘴唇笑了一下,笑得太好看,孙翔看得有点呆,于是在心里腹诽这人笑得实在是太gay了。


        “上来吧。”叶修用大拇指指了指副驾驶,于是孙翔到另一边拉开门,拉开门发现后面还坐着一个苏沐橙,正在玩平板,象征性地抬头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又低下头去。


        “这个点公车和地铁都没了吧。而且这地方出租车也难叫。”叶修说,“以后你就诚实地寻求长辈的帮助吧,那愁眉苦脸的样真觉得别人看不出来?”


        孙翔撇撇嘴,后面的苏沐橙小声地偷笑,这让孙翔忍不住脸发烫。


        “嘁。”


        孙翔别过头小声地切了一声,然后被叶修用两指指节敲了敲脑袋。


        “态度很不好哦,孙翔小同学。”


        孙翔是很讨厌被说教的人,但是很奇怪的是,叶修的语气却让他讨厌不起来,即使这家伙三番两次地敲他的脑袋。


        途中叶修先把苏沐橙送回了家,然后再把车开往孙翔家的方向。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孙翔问。


        “呵呵,我好歹也是店长,员工的资料表格还是会看的。”


        孙翔想起来了,刚进店的时候的确填了个表格来着。


        路上叶修不怎么说话,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支撑在摇下车窗的窗框上,路上的车不多,夜风吹起来很舒服。


        孙翔看了叶修几眼,还是觉得应该找点话题:“那什么……老板你没跟孙哲平一起回去啊?”


        “孙哲平?”叶修一愣,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地笑了,“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啊?”这下孙翔愣了。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孙翔一眼:“亲一下还是可以的,再往下就不行了。因为我只做一号。”






        - E1 ▪ end -


        (这就是一个把直1掰0的故事)




        大家别生气,作为一股浊流的悠悠堇在这个时候居然开新坑pgz【o前面的l是悠悠堇在土下座的过程中自然垂下的秀发,表现了悠悠堇跪得很诚恳】


        作为一条这几天在外地并且没带笔记本也没有U盘的废狗,悠悠堇只贡献了一百票,根本没办法也没空搬文……我决定自罚一个月不更新憋死自己你们看怎么样!能原谅我吗!

评论

热度(1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