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咸鱼一条

【all叶】奇迹修修 前传

垂耳灰兔:

我回来了。


期末考得比之前好那么一丝,于是我决定开始浪了。


我要写文。我还是那么爱修修 (*^▽^*)


但我要说,我对修修的爱不变的同时,我的渣文笔依旧不变。神奇的画风,依旧不变。破天的ooc依旧不变。


祝小天使们食用愉快~*^_^*



00~00


“沐橙啊,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大家有点不大对劲?”


“嗯?”苏沐橙抬起头,觉得叶修的神色不同寻常的凝重,还有几分欲言又止。她关掉还亮着的手机屏幕,看向叶修带了点茫然无措的眸子,柔声问:“怎么了?”


叶修叹了口气,整个人没长骨头似的陷进了柔软的沙发,远看上去懒洋洋的和平时没多大区别。可是苏沐橙能感受到,叶修的心情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忧郁。


她的感觉没有出错,叶修是挺忧郁的:“他们最近都对我有一些奇怪的举动。”
“他们?你是说国家队的大家吗?”
“是的,”叶修点点头,看上去是想要一吐为快,“甚至还包括了莫名其妙来观光的老孙和老韩。”
“嗯…那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呢?”苏沐橙耐心地询问,语气温柔得像是在哄小孩。


“我说,”叶修不闪不避直直地看向苏沐橙漂亮的眼睛,“他们最近是不是都沉迷于某个换装游戏?”






01


训练的休息间隙,叶修溜到楼梯间娴熟地点上一支烟
吞云吐雾。溜到楼梯间是为了躲开张新杰和喻文州这种见到他抽烟就二话不说直接没收的人,尽管这两个人的方式还是有一点区别的:前者会推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反射出一道并不实际存在的寒光,然后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向某犯罪人员叶走过去,面无表情地用四平八稳的语调说“拿来,没收”;后者则相对温和一些,会面露使人如沐春风的标志性微笑,一边柔声劝阻着“前辈,抽烟对身体不好”一边并不给叶修丝毫反抗的机会就夺过他的烟。


对于叶修来说,这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任何阻止他和烟谈恋爱的人都是罪大恶极的。


叶修正在庆幸运气真好没有被抓到,就听到从训练室的方向传来一声哀嚎,紧接着是门被“咔嗒”打开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伴随这种行为,嚎叫声越来越清晰:“啊啊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要花月谣啊啊啊啊!!!抽不到花月谣我就离队出走!!!”


紧跟着的是一大帮人的嘲笑,其中黄少天以其独有的绵延不绝孜孜不倦喋喋不休脱颖而出,成功占领了叶修的耳膜:“哇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放弃吧以你的幸运值估计这辈子都得漂泊在外永远回不了队了哇哈哈哈……”“黄少天我跟你没完!!!!!!”


叶修前一秒还在感叹黄少天惊人的肺活量,这会儿已经败给了张佳乐悲愤凄厉的嚎叫,丢了烟痛苦地用手捂住了耳朵。


“嗯?!老叶?你怎么在这儿?”惨叫声戛然而止,叶修虚弱地放开手,脸上的表情完美地诠释了“劫后余生”的含义。他抬了抬眼,张佳乐以一个诡异的左手高举手机右手向后斩开空气跨着大步的姿势定格在他面前。悲愤已如潮水般从他脸上退去,现在的张佳乐表情安详宁静。


(⊙o⊙)…!!!不能让他发现我在抽烟不然一定会被脏心杰思想教育!!!
本着他一贯的风格,叶修佯装非常自然实则非常扭曲地向右挪了半步,右脚精准地踏在了刚刚被他丢掉的半截烟上,完美地展示了荣耀教科书的微操。


【仍保持着要去跳楼的姿势】张佳乐:…………………~%?…;# *’☆&℃$︿★? 我还没瞎。


“得了吧老叶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是躲在这儿抽烟……”此刻张佳乐的声音染上了笑意,那丝幸灾乐祸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我没有。我、没、有、在、抽、烟!”将罪证牢牢踩在脚下的叶修感到非常安全,理直气壮地否认。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懒得拆穿这个幼稚得可以的领队。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盯着叶修露出了不可描述的笑容,朝那人走过去,在叶修腰上掐了一把。


感受到意料之中的柔软和极佳的手感,张佳乐表情淫荡地抚摸了叶修的双肩,袭击了叶修的锁骨,还十分色气地玩弄了领队大人的屁股。


被张佳乐的古怪笑容惊得目瞪口呆的叶修:………………Σ(°Д°;Σ(°Д°;Σ(°Д°;


“卧槽张二乐你在对老叶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对领队做出如此禽兽之事balabalabalabala……”闻没声儿了而来的黄少天痛心疾首地批判着张佳乐的恶行。


张佳乐…张佳乐他看到黄少天背后黑压压的一大帮人,拿起手机像根本没有这个小♂插♂曲一样跑,哦不,离队出走了。


别拦他,谁都别拦他。被上下其手的领队叶修冷漠地想。


以上是叶修叙述的片段一。“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啊,方锐也经常掐你腰摸你屁股啊。”苏沐橙看向正欢快地吸溜着奶茶的叶修,后者浑然不觉,好像因为把这些事讲出来而轻松了许多。他抬起头,又露出了一丝凝重:“这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接下来……嗯…让我想想……那么,就讲讲文州吧。”




02


某个刚吃完饭的晚上。


苏沐橙和楚云秀出去逛街了,剩下一群汉(基)子(佬)相顾无言。


叶修本来是不同意她们出去的:“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女孩子出去很危险的,而且还是两个这么漂亮的姑娘。”


“才没有啦,我和秀秀是去繁华的地方,又不是去什么荒山野岭,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不、可、以。谁说人多的地方就不危险了?要不这样吧…我陪你们出去?”


【众基佬:……………………就你这个战五渣去了有毛用?】


“不用不用,这不是有包子吗?你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吧*^_^*”


突然被点名的包子:“诶,我明明是来保护老大的人身安……”


“有包子在我倒是放心,可是……”


“………………老大,保证完成任务!”


两位女神满意地带着忠犬包子离开了。并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划掉)




十分钟以后。


煎饼叶瘫在沙发上。


肖时钦路过的时候,其实是忽略了叶修的,因为他瘫得实在是毫无违和感,兼具了美感和艺术感,完美得体现了领队的肢体柔软度。


“前辈这是怎么了?生病了么?”


“小肖真是懂礼貌的好孩子。我没事,就是晚上吃多了点,不想动。”


“这样吗?我那里有健胃消食片,前辈要吗?”


叶修像赶苍蝇似的拍开肖时钦戳在他小肚子上的手,表情很无奈,“不要不要。而且我还要收回之前表扬你的话,你真是太不尊重前辈了,都跟少天他们几个学坏了。”叶修一边说一边又伸了个懒腰,幅度非常大非常舒展。这下可好,露出一大片白白的小肚子,肚脐还在纯洁无辜地朝肖时钦微笑。


被美色所诱惑的肖时钦顺从地点了点头,沉默地离去了。


我大概是懂了什么叫“秀色可餐”。——来自若有所思的肖时钦。


叶修一转头才发现大厅里只剩下他自己,以及一个从头到尾都非常沉默的喻心脏。


叶修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于是他蠕动到了喻文州的身边。


喻文州不为所动,直勾勾地盯着手机。


叶修不服,非常自然地趴在了喻文州的肩头。
“文州在干什么?该不会还在思考战术吧?”


事实证明,心脏就是心脏。所有的沉默和隐而不发,都是圈套,为了最终的一击必得。
喻苏苏回敬了叶修一个同样非常自然的动作,他把叶修拽到他的怀里,摆在自己腿上,然后对着身上人的圆润的耳垂轻轻吹了一口气,“感兴趣的话,一起看吧。”


叶修耳朵根都红了,但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瞟了眼喻文州大大方方亮给他看的屏幕:貌似是个换装小游戏的界面,女孩子被喻文州打扮成有着黑黑的长发,穿着非常清凉的水手服的样子。上衣的飘带划过她光洁的小腹,短短的裙子下是白皙修长的小腿,没有穿鞋,足趾娇嫩粉红。女孩子脸上的表情是微笑的,单纯天真,却也是纯净的诱惑。


“文州,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叶修骗过头,朝喻文州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


喻文州不理他,把头埋在叶修的脖颈处,喷洒出热气。像是不满足,他开始轻轻地啃咬叶修的脖子,先是啃咬,后是嘴唇厮磨,最后是舔舐,动作透着他一如既往的温柔,娴熟至极,留下一道道暧昧的红痕。


叶修整个人都方了。


脸红到充血,不经意间发出一声微弱的嘤咛。
脆弱而美好。


喻文州放过他,黑玉般的眸子像是要望进叶修心底:“我是喜欢这种类型。*^_^*期待着前辈为我穿上这样的衣服呢。”


卧槽,人面兽心,衣冠禽兽,狗里狗气……




讲到这儿,叶修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苏沐橙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TBC——


要人爱。

评论

热度(10)

  1. 汪叽家的兔几垂耳灰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