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咸鱼一条

寮里的茨木不爱说话

大唐最可爱的炮萝:

第一次写酒茨…


萤草第一人称,一发完结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٩( 'ω' )و




1
我叫萤草,是这个非洲寮里现在唯一的奶妈。


那边那个坐在三尾狐姐姐旁边的哭的,是我们这个寮的阴阳师,也就是我们的阿妈。


阿妈刚刚抱着鸦天狗和一堆河童回来,长叹一口气之后全部塞给了红叶姐姐。


那边的鲤鱼精兴奋的在湖里吐了一个爱心型的水泡。


辣眼睛。


我拽着我的大蒲公英,安慰阿妈:


“好歹是大天狗的弟弟呢,阿妈别伤心啦,你看鲤鱼精就很开心呢!”


阿妈欣慰的摸了摸我的头,看向了这个破旧的小院子。


红叶,雪女,判官,一只没有皮肤的姑获鸟,山兔,一堆哼哧哼哧的灯笼鬼和扫地工。


这是我们寮里现在全部的战力。


唉,名副其实的非洲寮呢。


2
破旧的小院子里今天格外热闹。


姑姑和红叶姐姐已经去带狗粮了,剩下一堆还没长大的小式神,我粗略的数了数,好像又多了好几个河童。


我赶紧翻出召唤室里阿妈专门藏小蓝票的匣子,果然,十一张蓝票没有了。


阿妈对于河童的吸引力,真是莫名的大……


“一只,两只……十只……”


诶,只有十只新来的式神?


我又在院子里转了转,终于在鲤鱼旗底下看见了第十一位式神。


一头蓬松的白发,额头上的鬼角,巨大的鬼手……


这很像图鉴里说的那个茨木童子大人啊哈哈哈


窝日  真的是


我们寮欧了!!!!!!


3
吃了阿妈存的十几个红蛋,那位ssr的大妖怪终于长大了一点,有那么一点大江山鬼王得力助手的影子了。


“我们回来了!!!”


阿妈抱着好多好多的红蛋黑蛋走进寮里,后面跟着姑姑和红叶姐姐,看样子又是在外面劳累了一天。


座敷说今天打了一天的大蛇和达摩,她已经是一只废打火机了。


阿妈给我分了几个红蛋,剩下的全部塞给了茨木大人,还给茨木装上了一套崭新的破势。


茨木大人又咻咻咻的长大许多,我终于看见了我们寮的未来。


可以不用天天被隔壁阴阳师殴打了,喜极而泣。


“倒是三星满级了……该让茨木亲自战斗了。”


阿妈满意的看了看我们寮里的茨木,取出结界里的鱼籽寿司。


“还有一盒寿司!姑姑座敷我们带茨木打大蛇去!”


座敷吓得躲到我身后,说什么也不肯打大蛇。


“天天给大佬打火,这样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点了点头


“阿妈让座敷休息下吧,你看她背后都没火了,太可怜了。”


一个小时后


“叮~~~”


站在八岐大蛇对面,我悲愤的挥动蒲公英,砸掉对面大蛇半管血。


妈的,我为什么要帮座敷说话。


4


座敷妹子晒了一周的日光浴,背后的火都可以烤熟山兔了。


我打了一周的大蛇,感觉看见鱼籽寿司就好像被妖怪吸干了精气。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一周里,茨木终于成为寮里继姑姑之后的第二个五星。


所以,阿妈,小草的五星呢?


“小草好累,感觉只想输出不想奶了。”


阿妈立马把私藏的两个四星白蛋拿了出来。


“草爹,有话好说。”


6
茨木刚刚四星的时候,阿妈悄悄拉着我走到召唤室里,我以为她又要召唤式神,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如何在几分钟后安慰受伤的阿妈。


“草啊,你有没有觉的咱们家茨木有点……”


哈????????


我顺着阿妈的目光看向隔壁阴阳师的院子,他家茨木比我们家来的稍微早点,已经五星准备六星了。


“崽!我抽到了酒吞!”


隔壁阴阳师抱着一只小浣熊欢天喜地的打开召唤室的门。


隔壁茨木放下正在玩举高高的山兔,飞快的冲到自家阿爸面前。


“吾友!吾友呢!”


隔壁阴阳师举起小浣熊


仿佛听见了隔壁茨木心碎的声音…


“地狱鬼手!”


暴击10050


疯了,都疯了。我摇摇头,看向自家寮里的茨木。


他坐在庭院那棵常年不败的樱花树上,喝着和酒吞酒壶里相差甚远的清酒。


几片花瓣掉进酒碗。


他就那么坐着,与其说喝酒不如说是发呆,连酒碗已经落满花瓣也不曾发觉。底下的小式神们唧唧喳喳的闹着,这个大江山的大妖怪静静的看着。


阿妈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茨木他很好,我叫他去打大蛇,他说好。”


“我让他去帮姑姑打皮肤,他说好。”


“我让他带小崽子们升级,他说好。”


阿妈的声音越来越小


“可是,除了这些,茨木他从来不说话。”


7
自从阿妈那天和我说完,我开始时不时盯着茨木观察。


我们寮里的茨木每天只干三件事。


和姑姑他们出门打架,喝酒,发呆。


隔壁寮里茨木又在和他阿爸吵架,我捂住耳朵,得出结论。


我们家茨木真的不说话。


“小草你在这干什么?”


一身觉醒皮肤的姑姑不知何时站定在我旁边。


“姑姑早上好啊……今天不带狗粮吗?”


姑姑把刚到她腰边的妖狐抱上椅子,小家伙毛茸茸的尾巴让我忍不住摸了几把。


“阿妈说今天让我休息,茨木和她去了。”


无力的哼哼了几声,我趴在桌上虐待妖狐的尾巴。


“怎么了?”


“姑姑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家的茨木太闷了啊……”


8


姑获鸟回忆起茨木来。


茨木算是她带大的,当初阿妈从召唤室里把这个小家伙抱出来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个小团子,她却感到了来自ssr大妖怪的威压。


阿妈开心有点神志不清,姑获抱过茨木,给他喂了好几个红达摩。


此后茨木霸占着寮里所有人的达摩供应,长大的速度日行千里。


在姑获的印象里,茨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坐在树上喝酒。


虽然她很想提醒,茨木不是小崽子了,这样会把树压断的。


寮里已经赌御魂赌到一穷二白……没钱种一颗新的…


可是每次看见茨木望向远方的眼神,姑获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种神情,和自己没有遇到这群崽子之前是一样的。


分明是寂寞。


9


姑姑前几天出去的很频繁,每天家里的鱼籽寿司都供应不足,我只好号召每一个小崽子都一起来做寿司。


“妖狐你不要调戏跳跳妹妹……”


“雪女姐姐你离蒸炉远一点……蒸炉要被冻住了!”


“饿鬼住嘴!不要吃啊啊啊啊!!!!”


窝日好累,姑姑真是太伟大了。


一番折腾,100个寿司总算勉强凑齐。


让灯笼鬼去给阿妈和姑姑送了寿司,我真想原地自奶一口。


刚挥动酸痛的手臂,余光瞥见一个巨大的影子。


茨木站在树下,盯着我。


吓得我呼吸差点没跟上节奏


茨木看见我发现了他,立马转过身去。


10


茨木靠在樱花树上,继续望着远处阴阳师的院子。


那里有一个他日思夜想的红发大妖怪,可惜不是自家的。


刚刚看见萤草带着众人做寿司,他也很想下去帮忙一起。


看了看自己的鬼手,他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每次他想和寮里的小崽子们亲近时,对方总是吓得茨木大人茨木大人的叫着。


就像刚刚萤草一样,吓得呼吸都混乱了。


这又让他想起大江山和红发妖怪畅饮的日子。


所以……吾友啊……快点来吧


11


姑姑终于结束了日日夜夜的打架,现在看见了鱼籽有些反胃。


“好累啊……但是也是有收获的!”


阴阳师举起手中闪闪发光的几角碎片,看了好久才将它收进小匣子里。


这是让她家茨木开口,最好最好的良药啊。


12
快过年了,阿妈说今天不打大蛇了,给我们送新年礼物。


首先是姑姑。


阿妈把特典皮肤小心翼翼的给姑姑穿上,姑姑很感动,表示新的一年里要更加努力的带狗粮。


然后是我。


看着手上那两个四星白蛋,我抱了抱阿妈以表新的一年我会好好奶的。


最后是茨木。


阿妈故作玄虚的清了清嗓子,合在一起的手掌慢慢打开。


那里面是五十块,闪着光的,酒吞的碎片。


“吾友的……碎片!”


13


我发誓那真的是我看茨木来到这个寮里最开心的一天,他用碎片召唤来了另外一个ssr酒吞童子。


虽然我还是会怕,但是不得不说,有了酒吞的茨木真是温和多了。


连山兔都敢要求他玩举高高的游戏。


阿妈欣慰的望着这一切。


“茨宝真是太温柔可爱了!”


我看见旁边酒吞要吃人的眼神,硬着头皮把山兔抱了回来。


祖宗,别闹了,那边酒吞的葫芦口水流了一地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寮里迎来了妖刀和灯姐等等大妖怪


也能算个半欧的寮了吧


一日,我又看见茨木在树上饮酒,哦,还有酒吞。


树枝真的要断了……


上前提醒了两位妖怪,茨木很配合的拉着挚友下来了。


直至他们走远,我才觉得有什么东西变了。


管他呢,大家开心就好了。


14


樱花树:妈的好累,以前驼一个大妖怪,现在驼两个,感觉已经是一棵废树了。


end

评论

热度(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