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歪,妖妖灵?

一川烟草:

姑娘的点文 @追晨去丶


正文开始


叶修今天不对劲。


国家队队员们罕见地聚在一起交头接耳。


王杰希面色凝重:“首先,他的表情就很不对。同样是嘲讽脸,以前我在上他和揍他之间摇摆不定,现在只想离得远远的。”


国家队一致点头。


喻文州眉头紧锁:“身材也变了。原来穿宽大的T恤不是露左肩就是露胸口,锁骨间的小痣很可爱。现在穿得很利索,能把衣服整个撑起来,似乎,痣不见了?”


国家队点头,又猛地看向喻文州,居然观察得这么细?痴汉吗?


周泽楷满脸沮丧:“味道……变了。原来……香香的,想吃。现在……”他皱皱鼻尖,“讨厌。”


国家队瞪大眼睛,真“禽兽”啊。


黄少天面露郁色:“我抱住老叶,他都不激烈反抗我了,反而对我露出微妙的笑脸。这让我丧失了很多乐趣,也很没有成就感。”


国家队把手中的抱枕铺天盖地砸到黄少天头上,让你丫变态!


方锐是最痛苦的一个,他一直喃喃低语:“不对,都不对了……”


孙翔好奇地问一句:“什么不对?”


“手感啊!老叶屁股的手感都不对了!”方锐万分悲痛地捂住脸呻吟一声。


卧槽!


国家队再也坐不住了,纷纷捡起黄少天身边的抱枕争先恐后地向方锐扑过去,周泽楷冲得最快,用手中方方的抱枕死死盖住方锐的脸。方锐在众人狂风骤雨般的袭击下,蹬蹬腿,不动了。


楚云秀和苏沐橙两个妹子在一旁嗑瓜子嗑得正high。苏沐橙眼珠一转,想起个事儿来。


“等会儿,你们再说一次,都对叶修干了什么?”


“叫他起床”“偷窥肉体”“闻味道”“抱住揩油”“摸屁股”……


苏女神无辜地眨眨眼睛:“完了,你们可能把小舅子得罪了。”


死一般的寂静……


楚云秀噗嗤一声笑了。


“艾玛,你们脸上的表情够我笑一年。”


正挺直腰板端坐在叶修床边的叶秋保持微笑,单手拎起手机,拨通。


“歪,妖妖灵吗?我要报警。”


(手动分割线)


叶修接到弟弟的电话,拎着早餐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赶回来。这半夜从国内跑过来的弟弟一大早上发神经非要吃中式早餐,他一巴掌呼向他弟的后脑勺说了句“做什么白日梦,这是苏黎世,吃个毛线豆浆油条。”他弟掏出手机指着地图理直气壮地说:“怎么没有我都谷歌好了。哥你就帮我去买吧你这么多年都没尽过哥哥的义务给我买顿早餐怎么了?”


叶修被他弟突如其来的撒娇打得措手不及,抖抖鸡皮疙瘩夺过叶秋手中的手机披件外套就走出门。


叶修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才找到这家中餐馆,等他好不容易买齐了吃的准备回去,叶秋一个电话打过来,没头没脑地就是一句“我要报警”,接着相当激动地批判了他们国家队的崽子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一言不合耍流氓,最终以一句委委屈屈的“哥哥,跟我回家吧”结束。


叶修站在空旷的大街边目瞪口呆。等他被晨风吹得一哆嗦,才反应过来此时抓紧时间赶回去才是要紧事。他倒不担心自家老弟,他比较担心的是国家队那群宅男……


毕竟武力值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等叶修回到酒店拎着早餐上楼时,正好遇到国家队众人在自己房间门口的走廊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一见他出现,众人乌央乌央地挤过来,面上带着相当客气热情的微笑:“小舅子吧?都是误会呀误会。”“我对叶修的感情,可并不仅仅局限于肉体啊。”“对啊,我怎么可能是那么肤浅的人呢。”“你就放心把你家哥哥交给我吧。”


叶修紧紧贴住身后的墙,脸上露出受害者专属的惊慌失措的表情。


“等下,”周泽楷拨开人群,挤到叶修身边在他脖颈轻嗅两下,露出很开心的笑容:“是前辈,甜的!”


“卧槽?”黄少天一把搂住叶修,叶修楞了一下,开始死命挣扎,黄少天哈哈大笑,“没错,这奶猫一样的反抗力气,是叶修,错不了。”


方锐在旁边跃跃欲试,孙翔抓住他的后衣领把他拎出人群。


“我说……”叶修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露出黑着脸还面带微笑的叶秋,“你们,是不是该放开我哥哥?”


叶秋抓住叶修的手腕把他拉进屋,狠狠地甩上房门。


门外的国家队面面相觑。


这、老婆和小舅子交流感情,不好干涉吧……


门内的叶修被叶秋按在床上,一顿教育。


叶秋双腿压住叶修不断挣动的小细腿,虎口紧紧扣住他的手腕。


“你放开我!”叶修瞪着眼睛,挣扎个不停。


“哥哥你看看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使尽全力挣扎也不过是小猫力气,还敢瞪眼睛?眼睛瞪那么圆干什么?显摆你眼睛好看是不是?还是装可怜?你就会这招你从小就这样,犯错误就瞪大眼睛扮无辜,我还次次心软替你背锅!还有,谁准许你长这么白的?还香香的!生怕不被人一口吞了是不是?真是的,明明咱俩是双胞胎,你怎么这么容易被人欺负了去?这几年光长年龄不长力气,你连个子都不长!”


这句话戳到叶修痛处,他踢了叶秋小腿一下。


“哟,这不是能反抗吗?叶修你必须学会自卫,我不在你身边你可不能被人占了便宜。来,从现在开始,你是受害者,我是嫌疑人。不从我身下挣脱开,我可真要侵犯你啦!”


还在无助地蹬胳膊踹腿儿的叶修心想,完了,这回完了,弟弟变态了。


在门外听声儿的国家队:“老婆这是和小舅子玩儿啥呢?好像挺激烈?”


——完


发个段子,存活证明。

评论

热度(2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