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也不会长月半的事

悠悠堇:

世邀赛,高强度连续比赛,平时一周一次的比赛变成了一周好几次,坐在电脑前的时间直线上升,每天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开会,连张新杰的运动时间都比平时减少了三分之二。


其实职业选手倒不像某些民间印象中的那样都是死宅,大部分还是经常在外跑动出活动的,也有一部分人是健身房的常客,善于管理自己的身材,因为他们里面还有偶像型的实力派,为了粉丝也得保持自己的形象。实际上职业选手中的现充也不少,真正的宅男还没几个。


不过有小部分真的很宅,一门不出二门不迈,比如叶修、叶修……和叶修。


对于这种生活作息常年日夜颠倒(虽然现在已被纠正),半年没有一次运动健身,唯一的出游方式是比赛期间到别的城市一日游,不比赛的时候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荣耀,这种生活方式居然至今没有使体重飙升到200斤以上,让黄少天等人啧啧称奇。


不过出国前的体检,叶修的体重比大部分人轻,黄少天以零点七公斤险胜叶修,被称为全队最轻飘飘的男人。而叶修是个实际上比看起来要瘦的男人。


然而在四进二前的例行体检,所有人都发现自己比出国前胖了,一公斤起拍,楚云秀差点砸了体重秤。


张佳乐发誓他看到张新杰一向严谨的表情出现了一道裂痕,一向管理身体管理得无比严格的张新杰也长了那么两斤,他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连称了三次。


三次都没有变化,专业的体检部门比他更严谨。


于是张新杰已经开始暗地里盘算减肥计划了。


倒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的,比如叶修就很不愿意,而且他似乎恍然记起自己是领队,特地上网查了查,一知半解地胡诌:“这种临时增长的体重过段时间就会自然消解的吧,大概。顺其自然。”


“你就是太顺其自然才会堆积肥……肥……”因为体重上涨而充满怨念的黄少天对叶修的侧腰伸出了手,在他的记忆里,那里是软的,是温暖的,是能够治愈人心的。理应是这样的,“……你的肥肉呢?”


“什么?”叶修的腰侧原本有些软肉,但绝不是肥肉,只是黄少天硬要把它们叫成肥肉,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腰,似乎的确也许是比以前要紧实了些,叶修被一群人推上体重秤,原本作为领队根本不需要参加例行体检,现在被强行要求参加,身后那群人虎视眈眈,叶修忍不住感叹,“你们这架势怎么像是赶猪上秤。”


“……你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楚云秀愤恨地看着秤上的数字,“靠,就你小子瘦了,这不公平。”


“比赛重要还是体重重要?”叶修用夹纸板轮番敲过这群人的脑袋,他们就像是一只只小呆头鹅被敲得呆呆的,“都给我吃饱喝足了别想那么多。”


“哦……”不情不愿死样怪气的回答,并且正在暗暗酝酿着坏主意。


“老叶,吃这个。”方锐往叶修的碗里夹了块五花肉,黄少天不甘落后,夹了块肥肉占三分之二的红烧肉给他,还说“红烧肉就是要肥肉多才好吃”。


叶修不是很喜欢吃肉,跟孙翔唐昊之类的小年轻比起来,他吃得比较少。


国家队的饭桌日常基本上是这样的,一盘肉端上来,一群年轻人拼着手速伸筷子一通乱夹,基本上过了几秒钟,肉盘子就空了,比较有良心的同学会给叶修碗里也分一块,不过总的来说战况非常惨烈,跟抢boss的程度差不多。


所以今天这种少见的情况,让叶修本能地警觉起来,他碗里的肉堆起一座小山,还是平常最喜欢抢他碗里的肉吃的方锐黄少天给夹的,这背后包藏的祸心,引人深思。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要求我?”叶修斜着眼看明显不安好心的黄少天以及方锐,黄少天和方锐表示非常难过,他们两个关心领队的身体健康,希望他多吃点才能更好地工作,更好地引导他们走向辉煌,难道他们如此积极向上正能量的思想是错误的吗,难道领队眼中的他们总是龌龊的吗?他们感觉到了悲伤和沉痛。


如此做作drama的演绎,叶修也不揭穿,把米饭和肉一起吃了,中途张新杰还夹了不少蔬菜给他,非常注意膳食均衡。


晚上十点左右,方锐和黄少天两人拎着外卖来找叶修,要跟他一起吃宵夜,叶修把他们的宵夜没收:“这么晚了吃什么,给我准备去睡觉。”


方锐据理力争:“饿得睡不着,你忍心吗老叶。”


“你们晚饭吃得又不少。”叶修不为所动。


“呜嘤,我是真的感到很委屈了,你想想看,我们都是二十岁的青少年,我们对食物的需求量是很大的,我们要是吃不饱是很容易想不开的,一想不开就会失眠,一失眠就会影响比赛,一影响比赛就会影响我们领队的声誉,所以我们是为了你才吃夜宵的,你难道都不感动的吗?”


方锐的这套歪理一溜地说下来,似乎还非常有道理,思想单纯的人类也许迷迷糊糊就被他蛊惑了。


但是叶修是谁。


叶修最擅长跟别人讲道理,讲得比方锐更有道理,但是他实际上也不太想管那么多,主要是因为就这个问题,方锐和黄少天能在这边跟他争论一宿,他把外卖盒放在茶几上,先是对方锐冒充青少年这点提出了质疑:


“得了吧,就你这张脸还二十岁青少年,你问过青少年的想法没有。”


于是方锐和黄少天就知道叶修同意了。


欢快地去冰箱里拿了两瓶可乐出来,打开买来的双重芝士玛格丽特匹萨。


这夜宵吃得相当罪恶,芝士是恶魔啊朋友们。


就这样醉生梦死吃吃喝喝的日子过了几天,又到了上秤的日子,方锐和黄少天把叶修推上秤,非常心酸地发现叶修没胖,只有他们两个长了两斤肉。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科学。”黄少天震惊了,想把叶修养胖的信仰在这一刻摇摇欲坠。


“你们该不会以为叶修以前的肉是吃出来的吧?”在后面围观的苏沐橙笑了,“他只是作息不稳定所以看上去有点肿而已,就像有些人晚上睡觉前喝了很多水第二天早上肿成猪头那样,不是真的胖啦。而且,叶修从以前开始就是吃不胖的类型,你们不知道吗?”


“再说了,我长肉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叶修接话。


“……”你是不会懂的,那种柔软的触感,腰侧的痒痒肉的手感,你自己是不会懂的。


这种手感居然消失了,这对身心俱疲的参赛选手是多大的打击你是不会懂的,那是心灵的慰藉,是治愈的港湾,是人类的梦想。


心里的想法无法表达出来,方锐很失落。


偏偏叶修还误解他:“你不能因为自己胖了就心理阴暗希望别人也像你一样啊点心,我们兴欣是这样教你的吗?”


“……”才不是你想的这样。方锐无语凝噎。


“前面搞什么呢,后面的还等着呢。”张佳乐嚷嚷了一声,前面那三个拉拉扯扯的也太久了,后面的看着心烦,等得不耐烦。


叶修应了一声,让后面的人进行检查,队医吩咐了点注意事项,叶修一一记下。


回酒店的时候叶修和楚云秀苏沐橙走在一起,其他人可以听见他们的聊天内容。


“对面的商场在打折促销,我们等会儿一起去吧。”楚云秀提议。


“不要。”叶修出于本能地拒绝,无论是什么样的女生,逛起街来都是小公主,陪着两个小公主逛街,能够想象身体与心灵都会受到严酷的摧残。


“我们又不是为了要你帮我们拎东西才叫你去的。”楚云秀说。


“昨天我和云秀发现你的腿真好看。”苏沐橙笑嘻嘻地,“就是一直穿松松垮垮的裤子太浪费了。”


“就是,所以终极目的是为了帮你买条适合你的裤子。”


楚云秀说得很正直,当然最后无可奈何地跟着去的叶修依然拎了一手的购物袋。


不过其他人必须承认楚云秀说得很对,叶修的腿的确……是一双好腿,又直又长,穿九分裤比穿运动裤要明显多了。


这天叶修正跟孙翔在说事情,手边的钥匙卡不小心被撞到了地上,他弯下腰去捡。


叶修弯腰的时候,被九分裤包裹着的,翘起的臀部很显眼。


孙翔觉得这一切都不能怪他,毕竟有个词叫作情不自禁,你不能否认人性里依然还有兽性存在,所以他的手不知不觉地贴上叶修的屁股也只是鬼怪作祟,是有邪恶的力量控制了他,并不是他本身是个变态,真的不是这样。


叶修抬起头的时候,表情有点诧异,盯着他看:“你刚才……”


“刚才……”孙翔的脸涨红了,“你裤子上,有东西。”


“哦。”叶修也没问是什么东西,


孙翔本来就不像其他人那样和叶修那么熟到可以对他摸来摸去,所以并不知道原来的叶修是什么触感。


但是屁股上的肉手感……超好的。




……






***




最近的更新全是奇怪的脑洞玩梗,你硬要说我OOC吧,我也认了。


道理是懂的,那么多人喜欢我(这种话自己说合适吗),不要因为一个人不喜欢而坏了心情之类的。


但是即使如此也还是容易因为一个小小的差评而感到难过,悠悠堇怎么这么脆弱啊。


悠悠堇对不起这么红的自己,悠悠堇还是个小学生级别的写手,虽然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


唉,来自1月9日的悠悠堇,惆怅而美丽。



评论

热度(1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