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肖叶】赖床毁上午,早起傻一天

Katsu:

点文系列一发完w


    


ooc有,私设有。


    


 @叶昕佑   题目源自一张表情包,其实就是叫老叶起床的二三事。很狗气,也很日常。


    


又名我可能得到了一个假肖时钦。    


    


之前一直用手机码字,乍一用笔记本竟然有种放飞自我的感觉。 


    


    


    


【正文】


    


    抽房间那天肖时钦觉得自己可能是前一天在梦里踩了狗屎,这一天才这么好运抽到了和领队同房。


    


    实不相瞒,透过镜片看情敌们那一张张便秘般的脸简直是身心舒畅。


    


    “小肖,这是大床房啊。介意和我一起睡吗?”叶修坐在床边歪着头向他散发名为前辈慈爱的微笑,肖时钦还没开口表示自己非常不介意,叶修又往床上一躺,“反正就算你介意也没用。” 


    


    虽然他可以说是乐意至极,但为什么总有一种好气哦的感觉。


    


    肖时钦不禁突然沉思。


     


    叶修大大咧咧像一条咸鱼瘫在床上,毫不在意自己的黑色T恤上撩,露出白嫩嫩的小肚子,躺在暄软的大床上一脸满足的神情,懒洋洋的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


    


    对此,肖时钦只能默默走过去帮叶修把上掀的衣服拽下来,盖住叶修那看起来有点诱人的小腰和肚子。


    


    “前辈,你这样我会忍不住耍流氓的。”


    


    当叶修抬眼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肖时钦的身下时,他怀疑这可能是个假的肖时钦。 


    


    


    怎么说呢,短暂的同居固然是美好的,但也不能说没有甜蜜的烦恼。


    


    就比如叫床这件事。


    


    叫叶修起床这件事。


    


    


    作为领队,叶修本来是完全可以当做是公费旅游或是度假的。但叶修看起来更像是义务加班,免费的劳动力。


    


    成天没日没夜地看视频看资料写笔记,最后导致的就是作息颠倒,晚上不睡觉,到了早上死活起不来。


    


    其实肖时钦看在眼里是很心疼的,他也希望叶修能多睡一会儿,好好休息。但是身为领队的叶修每隔一天早晨都要去开会,所以叫醒那个时间基本睡死的叶修这个苦差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室友肖时钦的身上。


    


    “叶修前辈,起床了。”


    


    肖时钦试图在叶修耳畔用温柔如王子般的声音唤醒沉睡的叶美人,然并卵。


    


    叶修闭着眼揉了揉被撩得有些痒的耳朵,翻了个身,还特意把被子拽过到脑袋顶上蒙住,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个球,又睡死过去。


    


    整个过程叶修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对于肖时钦的话可以说是屏蔽个一干二净。


    


    肖时钦一时间好气又好笑,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没什么犹豫,抄起一边的枕头砸了过去。


    


    “叶修,快起床!”


    


    被枕头砸了个正着的叶修一脸懵逼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醒了醒神,下意识抹了把被枕头砸得有点点疼的脸,看向肖时钦的眼神满脸都在诠释着卧槽两个字。


    


    “对待前辈能不能有点儿耐心啊,肖时钦同志?”


    


    “非暴力不合作嘛。这样叫醒前辈比较快。”


    


    肖时钦对于自己一言不合就抄枕头还是有点愧疚的,伸手放在叶修的头顶顺着柔软的发丝向下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给前辈顺顺毛?”


    


    “走开走开。”


    


    被粗暴叫醒的叶修带着点儿小脾气哼了一声,烦躁地揉乱肖时钦刚顺好的头发,打着哈欠,一步一步拖沓地走进卫生间。


    


    肖时钦看了眼时间,忍不住叹一口气。


    


    明明挺简单的几个动作,为什么让叶修墨迹墨迹就浪费掉了半个小时呢?


    


    


    这还算好的。


    


    四次五次之后,这招就不好使了。


    


    因为叶修已经可以根据那呼啸而至的风声和杀气阻截这一大招了。


    


    像往常一样先是在叶修耳边轻呵一口气,象征性的一句温声软语,然后抄起一边的枕头暴力地砸下去。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大概是没有听见叶修愤慨的一声“靠”。


    


    肖时钦纳闷地侧头一看,叶修背对着他,非常帅气地单手抓住了枕头的边缘。


    


    厉害了。


    


    两人就保持这种姿势僵持了不到一分钟,叶修的手慢慢滑了下来。很显然,这是又睡死了。


     


    肖时钦不愧是联盟四大心脏之一,很快他就找到了失败的原因,并汲取经验教训,悄没声地向前移了半个身位,默默地把枕头死死捂在了叶修脑袋上。


    


    没两三秒,叶修就手脚并用地扑腾着,这下精神了。


    


    “小肖我跟你讲,谋害领队这是造反。”


    


    叶修被闷得还没缓过气,没扣两颗的睡衣泄露出略微苍白的肌肤,白花花的一片随着胸口的起伏晃了肖时钦的眼,也差点晃了肖时钦的心神。


    


    至于么,这一副被蹂躏过的事后模样。


    


    “是是是,我错了,但是领队大人开会不能迟到啊。”肖时钦无奈又带着点儿哄小孩子一般的宠溺哄着从刚才就一直拿白眼看着他的叶修,手轻轻覆上了叶修的双眼,“这么翻着眼睛不痛吗?”


    


    痛。


    


    叶修拍开肖时钦的手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盘着腿皱着眉,脸上端的是一副语重心长。


    


    “小肖啊,咱们下回换个温和不刺激的方式好不好?赖床毁上午,但早起傻一天啊,我傻对你们是没什么好处的。”


    


    你傻就可以随便调戏了。


    


    肖时钦保持着是是是大佬你说的都对的微笑,打横抱起还搂着被子闭着眼打算在说点什么人生哲理借机闭目养神的叶修。


    


    “前辈,用我帮你洗漱吗?”


    


    “不。”叶修认命地睁开眼睛挣扎着跳下,“你下回抱能不能做个热身运动?这么突然我怕你闪到腰啊。”


    


    不对,他应该说下不为例的啊!


    


    果然是因为这次提早了几分钟,叶修真的感觉自己有点傻了。 


    


    


    这一招失效的更快,叶修就是叶修,在隔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出了新的战术。


    


    尽管睡得昏天黑地朦朦胧胧,但这并不妨碍叶修灵敏地感应到杀气,稳准狠地擒住枕头趁肖时钦不备一把拽过抱在怀里。


    


    这一次不仅被阻截了大招,还被爆了武器。


    


    肖时钦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够了。


    


    “唔!唔嗯……”


    


    眼镜被扔在一旁,一只手拍在床头,另一只捏住下颔狠狠地吻了上去,准头不比叶修擒枕头差多少,四片唇瓣撞了个结结实实。


    


    肖时钦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和叶修完成了一个单纯的唾液交换。


    


    看着他浅淡的唇色染上一抹嫣红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啊。


    


    “这个方法够温和了吧?”


    


    “哈?”


     


    叶修匀着气息迷茫地看着肖时钦。 


 


    他被肖时钦半拉半抱拖进卫生间时还是愣头愣脑的样子。


    


    今天是没有因为赖床浪费个把小时,叶修感觉自己更傻了。 


 


    这和他认识的肖时钦不一样。


       


    叶修陷入沉思。


    


    这个肖时钦大概真的是假的。 


    


    


    【end】    


 


    评论啊,宝贝儿们w


    


    我悄悄问一下啊,我是不是好久没更你好香了?【陷入沉思  





评论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