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主你x叶修】满腹爱意【伪·反汤姆苏/短】

如那潮汐细喃:

1:满腹爱意,名字来源于伪·著名相声《满腹经纶》


2:看完后有话我们可以冷静下来好好说,不要送我上雷文榜


3:看到第二条,聪明的你已经知道了,整篇文搞笑风,雷点很多,不可当真。(并没有成功)


4:全程OOC,如果让你感到不快不用怀疑,很大程度是因为我看的是假的全职高手。


5:CP是ALL→叶→←你=ALL叶,主你叶,好像6得飞起。


6:叶修创世神贼特么6设定,帅破天穹,没有不能捏碎的天,没有震不裂的地,天地(人界)狱三界想毁就毁(虽然文笔没能写出那种帅度,请自动脑补)。是其他神(人)真·爹(圣父),具体怎么变成爹的正文会做出详细的解释。


7:可以怀着轻松地感情,愉快地阅读哦!(并不行)


神特么和谐……!!


 



 


月光在水中摇晃,难辨喜怒哀乐。


 


积灰的思想,被目光流放他处。


 


不容质疑的爱人们,眼波流转,用夜莺般,婉转的歌喉——


 


宣誓着烂语挚爱。


 


他仍然没有,遇到,那位跟他绝配的恋人。


 


 



 


“早安,圣父。”


 


温润的声音轻飘飘地降落在了这座雪白的圣域,坐在王座之上被称作圣父的男子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男子有着不属于神类的美貌,一袭黑色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身上披着由晨光与霞光所织成的锦缎华服,可哪怕这样也不能遮住人们对他那层层包裹下,几乎完美的身躯的遐想。


 


他那比之黑曜石更绮丽的瞳孔清晰地、不带杂质地倒映出了呼唤之人的身影。或许是因为习惯,还未完全清醒的慵懒圣父便礼貌性地先笑了一下。可那笑却反而不像笑,倒像是一种力量,能融化世间万千冰雪,迎接春暖花开。


 


王座下的儒雅男子看到这一幕整个就慌了神,自行惭愧地低下头,尽量平缓自己的语气(很显然这并无法做到)问道,“今天准备如何安排呢?”


 


“我倒是建议你去看看你的杰作。”陌生的声音响起,令人意外的是这个说话者的口气里不带着一丝恭敬。但在此的人都未表露自己的惊讶和不满,像是他就应该这样一般,安静地等他从王座背后慢悠悠地走出来。与圣父同样材质的衣服象征着这个男子是圣父唯一的圣侍——苏沐秋。以圣父的一块心脏作出的第一个神,掌管圣域的一切,“喻文州你认为呢?”


 


这时才知道刚那个翩翩公子,拥有着美妙声音的神乃是第五神——喻文州。被赐予的是声音的一部分,掌握着整个世界的歌乐。他只是简单地思索了下便点了点头,“这当然是极好的,你再制造出十二神后已经沉睡了三华度(一华度=天上一月,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离地界已经成型千年了。”


 


“比起你们来说,倒是快了不少,”圣父慵懒的脸上难得显出了几分讶异,“我当初制造沐秋的时候可以花了八个华度诶?哪怕是文州你,好歹也有7个!”一边说着他一边思索着,最后下定了结论,“看来我以没有什么可以赐予你们的了,那日后就不再做第十三个了吧。”


 


十二主神决定。


 


“说到地界,那些人,可是真真有趣,”男子站起身来,漂浮落地落到喻文州的面前,黑色的发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抚过了他的锁骨,“之前学了些他们的知识,他们的脑内世界不容小瞧。再者,他们将我们这一类的存在称为神,又创造的不少好玩的可供消遣与娱乐的东西。”


 


“恶趣味呢,圣父。”打断话语的既不是苏沐秋也不是喻文州,反而是第二神韩文清的眷族张新杰。


 


看到张新杰,男子的情感显得有点高涨,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你知道么,人类会把被吸血鬼吸过血后的称之为眷族!你知道吸血鬼么?我真佩服他们的想象力。”


 


“哈……”张新杰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显然已经习惯这个叶修莫名其妙来一两句,“我把他带来了,这是第十二神,唐昊。”说完他微微侧身,在他身后一个年幼的稚子便出现在众神面前。


 


即使刚刚成形不久,孩子也有着英俊的眼眉。他薄唇紧抿,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望向那个坐在主座的神,“我迟早会把你拉下来的!”语气坚定,像是在说一个绝对的事实。


 


“嚯?”


 


空旷的大厅并没有任何神发出笑声,喻文州和苏沐秋只是上下扫视着这个孩子,偶尔目光飘到张新杰身上,安静站着的张新杰才会微微挑眉,露出“又不是我造出来的不关我的事”的表情。


 


而那之前一直稳坐在王座上的神更是如此。那双美丽的眼睛弯弯地眯着,缀满了星辰点点,再发出一个不明所以的语气词后,或者从他醒来过后,第一次抬起了手。白皙的手臂里并没有常人应有的血液与血管,事实上那东西他已经全部给另一个人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流淌在身体里难见的透明光芒——力量。


 


那双手轻轻向下,原本还是站立着的稚子便整个半跪了下去。看到这一幕,男子显然很满意,唇角扬起,“还可以。”


 


话落,象征性着这个幼神已经被认可,苏沐秋是第一个,那真是相当没气质地笑出声,“哈哈哈!又一个!小鬼,在你之前出生的神,除了我以为,可没有一个,不是想打倒这家伙的。”一边说着还一边戳了戳身边稳得不行的圣父,“你说是吧,叶修?”


 


“我就猜着你们是为了这个才喊我‘圣父’的,”叶修挑了挑眉,不理会自己挚友的打趣,走到唐昊面前,“我记得好像你是用——”顿了顿,“啥来着?”


 


张新杰无奈地摇了摇头,“天和太阳。”


 


“对对,用圣域的一片天做出来的,”叶修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再次看向唐昊,“唐日天!”


 


“……”


 


气氛一度非常沉默。


 


叶修也没管这个,抬手对着空气划了一个圈,圈里的空气瞬间积压,形成一个类似镜面的状态,“我记得孙哲平已经先下去了吧?”


 


“他可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一个浑厚的男声直接插了进来,听他的声音便知道来者是张新杰的主神——掌管公平与正义的韩文清。还未见其样貌,他的脚步声便吸引住了众神的注意力,那音并无深浅之分,稳重不乱,而风却又被那过急的速度撕裂开来,空气里甚至带着独属于他的滚烫的火焰。待到近了,才能看见那刚毅的面貌和笔直的身板,他眉头皱着用着不同意的语气说道,“更何况你还给了他武器。”


 


“这可不关我的事老韩,”叶修无所谓地甩了甩手,“但我可没把——”


 


话还没说完那只手就被韩文清给抓住了,“我记得他是用你的手做成的,你那么好战?他可是在人类打了好几场仗了!”


 


这也是个道理。他们十二主神本就是由着叶修一个心血来潮,随意将自己的身躯的一块与天地交汇而形成,自然没有什么身体结构,就算是人形,也不过是追求那人类的一时新颖,乐于造个样子交谈罢了。


 


他们皆是不完整的,继承那些碎片的能力,分割他的力量,却又只能终其一生陪伴他。若是孙哲平好战,那便是真神叶修好战,而那双手自当具有无穷的力量。


 


“别慌嘛,”叶修安抚性地拍了拍,“我可是提了条件的,限制了不少力量。”这般说着他的另一只手就举起了一撮红色的软绵绵像云朵的东西,“左手给我了。”


 


韩文清盯着那坨东西,哽了半天只能放下手,不带感情地说道,“…你真会玩。”


 


“必须的!”叶修显然对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


 


“总之~”苏沐秋看着这又有点陷入尴尬的气氛,感觉走上前来,“要去看看么?人间?”


 


这个提议其实挺有吸引力的,毕竟对神而言,纯色的世界和一切皆有的世界总是显得些许无聊了。


 


喻文州第一个点头道,“关于这件事,少天他也吵闹着。”


 


既然能说出吵闹这个词,喻文州怕是经历了好一番洗礼,叶修赶忙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目光,“可以。”


 


这便是认同所有神的下届许可了。接着叶修摇了摇头道,“你们且先行,方寸这些你们自己掌握便好,若是脱离掌握有个万一,毁了也无事。倒是让黄少天那小子收敛点,毕竟造个界也不是啥过于简单的事。”


 


在场的神当然知道这个脱离掌握是指人界所发生的一切脱离了创世神的控制,历史行进过快或勘测到他们的存在,若是到了那种程度,便可毁灭世界,重建就好。


 


大家点了点头,随即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开空间离开,走在最后的唐昊还转过头朝着叶修摆了个臭脸,但脸上的欣喜明显没有藏住。


 


等到整个大厅陷入安静——实际上已经过了半个华度,苏沐秋才开口,“已经全部下届了,想必是早已想去了吧,”顿了顿,他望向叶修,或许是带着疑惑地问道,“为何不去?”


 


叶修并不回答,一步步走回了自己的主座,等到坐稳才问道,“沐秋,你如何评价我?”


 


“喂喂喂,要我评价真神?创世神?”苏沐秋一脸你别开玩笑的表情,脚步却不带任何恭敬地走了上去,坐在主座的左扶手上,右手随意拿起叶修的一撮长发把玩着,“还能有啥,创世神?集万千美好于一身?你用骨头做出的周泽楷在神界可是绝品。美貌过至于你。韩文清那性格,一半原因都是你的血液,强大啊啧啧。”


 


叶修将半个胳膊放在右扶手上,撑着头也不恼这种过于亲密的动作,再说他们还能再怎么亲密呢?他的一半心脏可是在这个坏心的人身上,“你应当知我内心所想。”


 


“半知罢了。”


 


“困惑又开始来纠缠我了。但是沐秋,我常常思考,若我是创世神,集天地汇聚而成,也不至于这么像人类,甚至还拥有名字,”叶修缓缓启唇,温柔地说着那耸人听闻的答案,“其他人暂且不论,谁为我取名的?”


 


像是触碰到了决不能深思的地,圣域里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钟声,这是那个与圣域一起诞生,不知伫立了多少华度却从未响彻过的“白钟”。叶修却如同没听到般地继续无所谓地继续道,“人间的规则由我定,是我赐予这个空无一切的宇宙生命与恒久。但我们呢?我们的那些规定是由谁而定的?”


 


钟声越发激烈——


 


“我真的是集天地之爱存在于此,而不是因为一个比我更高的存在的深爱,而活着的?”


 


钟声猛地一下归于平静。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真难得,能从你口中说出‘爱’这个字。”


 


叶修回敬一个笑,目光放远,“我曾赐予不少人类天赋与才华,让他们能够窥见我们的世界,我们的思想。而他们也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那些事物以不同的方式表现了出来,他们也由不同的方式走向毁灭。在那之中,只有‘爱’这个字眼,是未曾缺失过的。


 


“我作为一个外人,看着他们将短暂的一生聚集在笔中,弦中,或用悲戚动听的声音唱出。而令我最为惊讶的是,在他们的文中,画中,故事里,一个新的世界轻悄悄地展开了。


 


“那真是数不胜数的世界,无法计量的虚构角色。在那些角色里,或无或有地察觉到他们的主人——无论如何,他们确实是永远无法触摸到他们的主人的。也许我能做到,我从未尝试,我的内心不允许我去尝试那东西。哪怕直到此时,我已知晓未来的宿命,我也不愿意去做。


 


“仿佛我这么做了,有些事情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因此我便想着,我所处于的这么一个简单且朴素的世界,真的是一开始存在的,还是我也不过是他人手里的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呢?”


 


苏沐秋闭上眼睛,感叹道,“怎么可能无足轻重呢?你这般成为创世神,我若是那写者,怕是把你当做最深爱的人吧。”


 


“那便更是令人唏嘘了,”叶修叹了口气,“因为我与她将是无法相见的。而我深知这个期限会是永恒。何苦她爱我到这么深刻,若是有能力,定是会想方设法,让我遇见她的吧。但是到如今也没有。”


 


“你又是多想了,圣域的天又是要糅杂在一起了。”苏沐秋宠溺地说道,字句里带着丝毫惋惜,“上一次也是这般,当十二主神全部出来后,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他们相视一笑。叶修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我怕是太像人了,可那位似乎又深爱我这部分。”


 


“是的吧,我记得上上次你可只是个普通的战神。”苏沐秋无所谓地补充道。


 


叶修点了点头,“好多次都是人类,什么警察啊,军官啊,贵族啊。”


 


“我们怕是出不去了。”苏沐秋笑了笑,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身体呈现一个奇怪的螺旋状,随即被混沌一并入了进去,消失殆尽。


 


“怎么会呢?”叶修站起身来,彩霞随之褪去,那具有力且完美的身躯暴露在无人能察的宫殿里,“我倒是看着那些文人的角色,在一本书后便死去,又或者在时光漫长的蹉跎下,随尘世散了开来。”


 


他走到宫殿外面,层层的白云被不详的黑色所吞没,无论是宫殿也罢,天空也罢。


 


钟声又响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似海浪在拍打,似大风在叫嚣——


 


“爱意吗……”叶修默着,望着这派可怖的景象,“真是不知能否被说为‘恐怖’的东西啊。无论是我的力量,我的美好,我的性格,一点点都被这爱意渗透。”


 


所以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少女们兴奋地交谈着,那是懵懂的满腹爱意的心。


 


一切的一切都被混沌所吞噬,古老的钟在这圣域里仅剩的,层层包裹的最美的宫殿里,奏着哀怜的歌曲。叶修依然伫立在那儿,目光温柔,“我会在多少年后死去呢?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随着她的离去,我也会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不再被人谨记。”


 


愿为自己的心上人,赐予无人能比的皇冠——


 


“又怎么能算作,‘出不去’呢?”


 


可爱的少女们争着,一人说,必须有无与伦比的美貌——


 


“若是能在你对我的爱还未消失前相见一次,就好了啊。”


 


其他人摇了摇头,提议必须拥有温润美妙的歌喉——


 


“但是不行啊。”


 


只有一件事物,她们达成了一致——


 


“这次睡去,我又会在哪里苏醒过来呢?我是否会苏醒呢?”


 


要给自己的心上人——


 


“若是醒了过来,那就好了。”


 


一个幸福,没有灾难的安康未来。





 


“早安,圣父。”


 


END


我本来有好多想说的,发完几乎全忘完了……背景设定太多了,完全是能开长篇那么多,我赶紧打住了(喂)


神特么搞笑风(哇地哭出声)我是真的想写搞笑风的,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就偏了?????


【他仍然没有,遇到,那位跟他绝配的恋人。】——来自歌曲《1874》


 


整个短篇结构↓


你x叶修,你是作者,叶修只是你虚构的角色,你因为爱他所以赋予了他这世间能拥有的一切(伪汤姆苏)。满腹爱意就是一个自嘲。


他察觉到了,想见你,见不到你。


你知道他察觉了,是你让他察觉的,你也想见他,见不到他。


于是只能让这个世界崩坏,重新开启下一个舞台。


这样的一个故事。


 


我一直认为,每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叶修,那个叶修是蝴蝶兰的复制版,他们或许不成人形(部分文笔尚且稚嫩的新人),也或许无限靠近原版的那个叶修,但永远不会是,你也从没希望他是。你夸大最深爱他的那一部分,创造只属于你自己的那个叶修,然后终究有天会离开他。


自从13年入all叶这个坑,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年,我还会爱他多久呢?不知道。


而等到我们全部离去后,那或许是五十年,一百年,他总会随着我们的死亡而消逝在时光长流中。


同我们一起长眠不醒。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