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致富之路

悠悠堇:

世邀赛结束后,叶修回了B市,平日基本工作是坐在他弟办公室对面负责打杂,主要工作是远程操控上至兴欣公会下至兴欣战队的运作。


时不时要负责关爱兴欣战队选手的身心健康。


比如晚上十一点会接到陈果的电话,语气崩溃,言辞恳切:“求求你给包子打个电话吧,他大半夜的捧着你的手办在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于是叶修只能给包荣兴打电话,和他洽谈了半小时,并普及了“某大学生在宿舍不戴耳机听歌被室友拿刀捅”的案例,好不容易把他给哄睡了。


结果QQ上收到了大洋彼岸的别国国家队队长的弹屏,说要跟他切磋,用别国服务器特有稀有材料来交换。


叶修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禁不住诱惑,立刻就到新开的国际区跟他切磋了。


从竞技场出来,连赢七盘的叶修赚得瓢盆满钵,在屏幕前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下次再约。”


别国队长用刚学的生涩中文应和,然后在人来人往的竞技场门口给他放了十个新出的秀恩爱神器,是个叫“心心相印”的烟花,一个不要九万八,只要998.


第二天立刻上头条,还是国际新闻,搞得全世界电竞圈体育圈八卦圈都知道了。


叶修选手接到了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致电问候,隐隐控诉他不知检点,深夜跟人乱约。


由此可见,叶修选手退役后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深受亲生爸爸的嫌弃。


“天天就知道玩电脑,还有没有点正事可以做了?”


叶爸爸看着报纸,在早餐桌上数落叶修。


“我不是帮叶秋打杂呢吗,多重要的正事啊。”


“给叶秋打杂能有什么出息,你什么时候能坐到叶秋的位子上把他干掉才算有点出息?”


叶秋:“???”


“你看看你,天天无所事事,要不是自己家公司收留你,你能找到工作吗,你能养活你自己吗,一点都不知道上进。”叶爸爸语气中表面上满满对自家犬子的嫌弃,只有叶秋在心里翻个大白眼,他爸分明是对控制了叶修的生活圈以及经济命脉这点很得意。


他爸曾在私底下偷偷跟他说:“你哥的工资多发点,别让他出去玩得跟别人蹭吃蹭喝。”


因为叶修自从有手机后,开了微信,朋友圈的日常就是:小楼请客,小楼请客,小楼请完大眼请,大眼请大眼请,大眼请完田森请,田森请田森请,田森请完文客北请……


隔天他爸又精神分裂一般地嘱咐道:“还是给他少开点,不然他老是出去玩都不在家里吃饭。”


又过了一阵子,他爸怀疑他老是给叶修零花钱:“听到没有,不准再给你哥零花钱。”


叶秋阳奉阴违,心想老子就是有钱,每天都给哥哥几万块花花又怎么了。


不过他哥没什么花钱的天赋,平均每天花十几块,隔几天花个百把块钱买包烟,偶尔抽抽解解馋,抽多了被他爸闻出来又是一顿假模假样的胖揍,都不带红印的。


但还是把叶修给委屈得不得了,抱着小点诉苦:“我都二十八岁了,我爸怎么还这么抽我,太不给我面子了。”


这话被听墙角的叶爸爸听到,觉得自己的确没考虑到大儿子的感受,就不抽了,改成摸头。


每次叶修一犯毛病,就被他爸一脸狰狞地温柔摸头杀,搞得他心惊胆战的。


后来叶修寻思着,他这么没有家庭地位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不赚钱。


他们家连小点都比他赚的多,作为一条精心养护的土狗,偶尔上上宠物杂志什么的,还有模特费呢。


而叶修本人得到的都是嗟来之食,他弟看他可怜打发给他的,完全不是劳动所得,他弟随手一发的零花钱都比他一个月工资多。


回到本家的叶修深刻了解到了什么叫作阶级不平等。


但他心大,活得潇洒自在,这天也心安理得地用小点出卖色相换来的模特费请微草战队的小朋友们吃饭。


大部分小朋友都很拘谨,叶修左英杰右大眼,调戏左边的,差使右边的,非常惬意。


忽然发现刘小别的手机镜头一直偷偷摸摸地对着他,叶修的胳膊肘搁在满脸通红的高英杰的肩膀上,冲刘小别挑了挑眉:“怎么了?偷拍我呢?”


被发现的刘小别有点尴尬地笑了:“没呢,我在直播呢。”


刘小别主动认错,走到叶修面前给他看手机上的画面,是个直播间,正不断有人进入,刘小别的直播间改成了“被手速老怪请客吃饭的手速小怪”。


刘小别把画面换成前置摄像头,他和老怪叶修终于同框了,叶修看着下面刷得飞快的留言和礼物,笑道:“大家好啊,好久不见。”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世邀赛夺冠后的记者会结束后叶修就没露过面了,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被养在深闺,不准出来抛头露面,不然他弟得醋死他。


这下观众朋友们集体高潮,刘小别同志收到了前所未有数量的鲜花豪车。


叶修夹在王杰希和高英杰中间,顺便和袁柏清打嘴炮的片段被疯转,这下全世界又知道了,微草和叶修天天搞在一起。


当天晚上的boss战,中草堂被围剿,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去网上问原因,被知情者告知这是一场情仇。上面的债,由下面来还。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BOSS暂时还没有刷新,今天和魏琛轮班带队的叶修百无聊赖,不小心手滑点到了某视频网站上的直播软件广告进了直播网站,心想反正也无聊,就快速申请了个账号随便开了个直播间,看到有分享键,就随手发到了微博上。


这下热闹了,一开始人们还以为叶修被盗号了,毕竟好几个月没更新过微博的叶修一上来就是没有预告的直播,任谁都觉得有诈,没想到点进去一看,居然真的是叶修在直播。原本躺在床上刷刷微博朋友圈准备要睡觉了的职业选手个个都清醒了,准备看看叶修打算作什么妖。


没想到叶修就直播起了“抢野图BOSS前的等待”。


“大家都以为,我们兴欣公会抢BOSS是靠阴谋的,其实不是这样,我们真的是靠努力、毅力以及坚持,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叶修态度很诚恳,“像现在,我们兴欣也兢兢业业地奋斗在第一线,什么,你想知道我们兴欣具体守在哪几个刷新点?”


叶修煞有介事地想了想,然后朝镜头吐了吐舌:“你们在想什么呢,才会不告诉你们咧,略。”


哎呦喂,今天刚上任的叶主播甜得要命,让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想给他刷兰博基尼刷游艇刷飞机的双手。


目前的承包排行榜上,第一名是王杰希,第二名是韩文清,第三名是黄少天,以及后面还有很多熟悉的名字。


不过大家都觉得这是马甲,“像我玩换装小游戏的时候还把女儿取名叫叶修呢”,人们这么说道。


第二天,叶修跟他爸说:“爸,我昨晚挣钱了。”


他爸呵呵一笑,觉得他又是在群里抢了个两毛钱的红包。


结果叶修把直播间给他爸一看,可把他爸气坏了。


“这……都是吃青春饭的,能长久吗?又不是什么正经工作。”叶爸爸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作势要打他。


“我就是随便玩玩。”叶修跑去吃饭,“您别揍我。”


“不准再做这个了,”叶爸爸严肃极了,“再被我发现,你就当心点。”


可叶修在等BOSS的夜晚,仍然时不时开个直播。


不过现在的承包榜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一名是叶修他爹,第二名变化频率很快,职业选手的名字此起彼伏。


很多人觉得第一名是来砸叶修场子的,要不就是霸图粉丝众筹得来的第一,这名字一看就像在占叶修便宜。


霸图粉丝火冒三丈,他们有毛病啊,赶着趟子给叶修送钱?


就像没有人会知道那些披着职业选手名字的马甲真的是职业选手本人一样,


也没人知道这个叶修他爹真的是叶修他爹。




——————————————




没看过主播,也不了解直播平台,一切纯属虚构和臆想。


反正将来我有钱了,就要包养叶主播,我就是为了包养叶主播而赚钱的,为了能给叶主播刷业绩送游艇艹销量坐拥土豪榜第一,每天都有赚钱的动力,真的特别正能量。


所以这是一篇充满正能量的文章谢谢大家。


途中把“叶爸爸严肃极了”打成“叶爸爸盐酥鸡了”,笑了整整两分钟。


明天来更新叶主播的脱衣舞(啊呸)




本子的链接和售价还没定好,明天再说,谢谢大家这么关心,私信不一一回了。

评论

热度(3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