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睡觉误事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起床气私设


·又名《我家领队每天的打开方式都不一样》


·世邀赛期间


·来自甜得不得了的小甜甜2.0版本客户端


 


 


 


【all叶】睡觉误事


 


 


 


 


叶修有起床气这件事,是在大家到了苏黎世并住了几天之后被和他住在一个房间的喻文州最先发现的。



其实最初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在一群因为倒时差而显得异常痛苦的人里边,叶修起床时比日常显得稍微冷漠的表情,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喻文州对于这样的叶修还很有些新鲜感,直到多日后才深刻体会到苏沐橙进来总是看着他露出的意味深长的表情到底代表着什么。


 


 


 


比赛将近,叶修作为领队,原本就有许多的日常杂事需要他亲力亲为,再加上,喻文州虽然能力出众,但要一个人处理比赛的各种问题也是有些力不从心。


为了让喻文州能更好地训练和休息,叶修把原本队长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也揽了不少过来。在每日和喻文州的独处时间呈直线上升的同时,随着赛程一日日的推进,叶修每天能睡的时间越来越少。


 


 


职业选手几乎没有不能熬夜的,叶修做活动时甚至能几十个小时不睡觉,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需要休息。


因为从前虽然睡得晚,但到底白日里睡得多,多少也补起来些,且叶修性格一向并不尖锐,哪怕有些起床气,大部分时间也能控制住,因此倒没什么人发觉。然而到了苏黎世之后,是每天要早起不说,夜晚的睡眠时间却越来越短。


 


 


喻文州有心想让叶修每日多睡些时候,却往往被心知闹钟也许叫不醒自己的叶修在睡前千叮咛万嘱咐第二天一定得把他拉起来。


于是即使心疼,但完全能够理解叶修想法的喻文州还是会每天按时叫叶修起床。


 


 


 


除了第一天被叶修起床时的一脸冷漠吓了一跳之外,很快,喻文州就发现了一些关于叶修的,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看着刚刚被自己强行从被窝里挖起来的人顶着一头乱毛去了洗手间洗漱,喻文州坐在床沿,垂下头笑了笑。


看来,用了点小手段和别人争了争同一间房的事情,十分值得呢。


 


 


 


被一股大力突如其来地推倒在床上时,喻文州是很猝不及防的。


叶修刚刚洗过的短发带着尚未散去的洗发水的香气,随着他的动作细小的水珠从发尾甩落,落在喻文州的胸膛——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像是冰凉的火焰,要将人烧得神志不清。


喻文州抬眼,正对上压着自己的人的颈项。叶修睡觉时穿的是件平常的T恤,领口有些大,此时滑向一边,露出一整片深陷的精致锁骨以及小半个白皙的肩头。


那处弧度柔滑而美好,被清晨的阳光一照,简直像是上好的羊脂白玉般要发起光来。


 


 


喻文州有些克制地吞咽了一下,喉结上下滑动,微微垂着头的动作使平日里总是温和如水的一双眸子隐藏在了略长的刘海下,晦暗不明。


他下意识想要曲腿,却被身上人一把按住,叶修看着他,不曾说话,下一瞬间便毫无预兆地一口咬在他的颈侧。


“唔!”尖锐的牙齿咬在颈侧极为细嫩的肌肤上,喻文州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却没挣扎,反而是一边顺着叶修脑后的发,一边更加配合地软下了身体。


 


 


 


叶修许是还没醒盹,下意识对叫醒自己的人不满。


这一口下去,力道有些没控制住,回过神来时喻文州的脖子上早已留下了个带着青紫痕迹的牙印——明晃晃得有些刺眼。


饶是叶修,也有些不好意思,赶忙下床要去找东西给喻文州遮掩一下。喻文州却毫不在意,拦住他的动作,甚至毫不在意地大敞着脖颈去了训练室。


 


 


故意走在落后喻文州几步的地方,不出意料地听见了训练室中起哄的声音,叶修难得地捂住了脸,睡觉误事啊。


 


 


只是没走进训练室的叶修,却是没能看到喻文州看似温和实则示威的笑容,以及坐在角落里的枪王一不小心用力过头“啪”的一声拧断了手中纤细的笔杆。


他唯一知道的是,当天晚上,喻文州不知为何,和隔壁的王杰希换了一晚房间。


 


 


 


睡觉误事·完


 


 


 


 


有中篇《起床坑爹》,下篇《假酒害人》,下次放~

评论

热度(1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