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周叶】賣身不賣藝 (下)

玄零:

#唱見周x學生葉


#OOC運轉中


#繁體轉簡體


#上篇







13.


  上学期结束,宿舍大半的人走的一乾二净,部分的人收拾收拾都在前几天回老家过年去了;早一点的,上礼拜的课程结束就赶紧闪了,跑这么快能做啥?抢车呗。


  周泽楷父母长年住在海外,论过年也没有回来的打算,只不过一通电话打来慰问关心,多半是周父周母在说,周泽楷嗯啊。


  习惯自家儿子的个性,周父周母习以为常,电话通了二十几分钟有,总归一句:初十才回去。


  周泽楷眼角瞥向挂在墙上的行事历,想着也没事吧,就说好。


  宿舍清空,周泽楷舍友也都走了,就留着他独守空闺。一间平常略有些窄小的屋子,突然间变得空旷很多。


  中午周泽楷走出舍栋买了中餐,正要走时,眼角余光瞄见一抹人影,脚步转了个弯就往那头走去。


  「前辈。」周泽楷看蹲在地上逗猫的人。


  「小周?」拍了拍头上的雪屑,叶修仰头朝他打了招呼,周围的猫群瞧见生人过来哗的一声散开各自奔走,一瞬间跑的不见猫影。


  没回去呢?叶修说。


  嗯,晚几天回,前辈也是?周泽楷说着。


  下学期就竞赛了。叶修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总感觉不是他的实话。


  看走在前头的背影,周泽楷脑中忽然想到:


  孤单的人身边总是很多猫。


 


14.


  于是他们就说好一块搭伙过年了。


  大鱼大肉倒是没有,但照习俗也不该吃碗泡面解决一餐,叶修想了想,出了个主意。


  要不煮火锅呗。


  之后他们趁着过年在校的教授较少,把小型瓦斯炉与火锅食材偷渡进了研究室。


  「这样吃还是有过节的气氛吧?」叶修涮着羊肉,丢了一半到周泽楷碗里。


  捧着碗点头,周泽楷嘴巴嚼着,挺赞同的。


  新年快乐,化学万岁。


 


15.


  初二周泽楷不小心受寒,发了烧,整天都躺在屋子以外哪儿都不出。


  这事他没告诉叶修,叶修身上还有竞赛忙着,整天待在实验室脱不了身,周泽楷自然没想添增他的麻烦。


  待他睡了一觉起来,下午三点。


  周泽楷觉得体闷,洗了顿澡,觉是不打算睡回去了,但也没有出门的打算。


  他打开计算机上了B站,思考了一会,决定练练最近答应的一首新歌。


  依照今天的状况,歌肯定是不能录的,但并不妨碍周泽楷轻哼熟悉一下旋律与技巧。


  然后他就后悔了。


  在他过一会拉开宿舍的门时,叶修蹲在门外貌似有一会了。


  


16.


  尴尬。


  叶修垂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开门声也只是略微抬眼了一点。


  小周啊。他起身递给了周泽楷一袋子的药瓶和清粥:「你舍友说你感冒,刚忙完就给你带粥了。」


  周泽楷不敢接过,但又无法看着叶修手一直举着,才犹豫地拿了过来。


  没事的话先走了。叶修又说,抬脚就想离去。


  要是真让人给走了,周泽楷没法想象往后的日子还见不见的到叶修这人,他当然赶紧一手扒拉住对方,只差没抱上大腿恳求不要走或是我跟你走。


  前辈。他匆促喊着,脑袋瓜儿快速的整理思路。你来很久了?


  没有。叶修回答。


  周泽楷松了口气。


  大概在你哼歌的时候来的吧。他似笑非笑。


  ……


 


17.


  当叶修发现周泽楷原来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男神之后的生活……


  倒也没什么改变。


  说到这个反而还赚了不少。


  比方说偶尔见到周泽楷就会拐拐对方的胳膊:你啥时出新歌、你啥时开直播呀?


  周泽楷做唱见以来向来任性,什么时候发新歌、什么时候开台都是随意,想开就开,不想开的时候连续两三个月没动静也是正常,曾几何时被人讨要催唱过了?他敢怒不敢言,就因为对象是无意间知道他身分的前辈、也是他现下喜欢的人。


  今天这会的时间,叶修又偷偷摸摸黏上了周泽楷,不要脸皮笑嘻嘻地问。「小周你什么时候开台呀?」


  周泽楷就等着他这句话,站起身晚餐也不吃了,拉着叶修就走出学校餐厅。「干什么?杀人灭口啊?」叶修离开前顺手顺了块餐包,嘴巴咀嚼一路被拉扯着。


  「现在。」周泽楷头也不会,在叶修充满戏谑的目光中补了一句。「你跟我回去开台。」


  哎唷,笑都僵了。


 


18.


  说是跟着开台,实际上叶修也不需要做什么,两人就开着笔记本电脑挤在一张周泽楷平时睡的单人床上。周泽楷在一旁讲话,他只要安静地陪他开台就好。


  「唱什么?」周泽楷看着滚动的弹幕问了句,瞬间收获了许多歌单。


  叶修在一旁看的有趣,眉眼弯弯的指着一条弹幕:威风堂堂。


  周泽楷目光落在他手指指的下一排,嗯,就这首好了。


 


19.


  周泽楷开台或唱歌几年,曲风类型还真没尝试过色气向的歌路。


  这样的同时还能收获一大批粉丝着实不易,不过也同有不少人跪求咱们一枪大大总能来个几首,听到不小心怀孕了算我的。


  对于这点,叶修本也没什么执着,纯粹点的,他也只是单纯喜欢周泽楷唱歌的声音而已,对于唱什么实在是没什么挑剔。不过今天趴在旁边看正在唱歌那人的侧脸,叶修却不禁思考起来。


 


20.


  一首唱完,周泽楷就见旁边的人没怎么专心,敲了敲他的肩膀,用眼神询问。


  叶修顾及不能讲话,用着周泽楷的平板打字:


  没,在想你唱小黄歌呢。


  ……


  周泽楷勾起一抹笑,就着他的手中打字:有条件的。


  有条件代表不是完全拒唱,这么想叶修精神都来了几分,忙问着。


  什么条件?


  周泽楷字不打了,直面凑过去抵着叶修耳朵。


  用美色。


 


21.


  叶修当然不会为了区区一首歌牺牲自己的色相。


  乱七八糟。他咕哝着。


  话题都打开了,周泽楷自然不肯放过他,蹭了蹭对方的肩窝。


  开玩笑的。


  跟我在一起就唱给你啦。


  送一枪大大喔。


 


22.


  叶修老早看透这位小学弟的小心思,只不过一直被动地等对方表态而已,一种对方不说,那我也不戳破的心态。


  「那你还得先掰弯我才行。」叶修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他倒没忘了现在还在直播。


  然后周泽楷显得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情,拉过一旁的人倾身贴近。


  「唱完,就弯了。」


 


23.


  叶修被弄的仰躺在床上,上面还压着一个周泽楷,想动也动不了,整个身子都被对方紧紧拥抱住,他偏头:你搞啥呢?


  周泽楷没回答,接下来叶修都知道了。


  不搞啥,专搞你呢。


  若说往后让叶修回味一下,他肯定二话不说地回答今天这刻肯定是他最羞愤欲死的那一刻。


  周泽楷就着这个姿势,在他耳边唱着小蛮腰。


  歌词随着嘴巴的张阖从口中窜出,吞吐的热气浇灌在叶修耳廓一侧,时不时耳旁传来的呻吟声,叶修从没觉得短短几分钟的一首歌会听得如此煎熬耳热,他没法说话,挣扎怕影响了上方人的直播,终于是耐不住的,闭紧眼伸手用力地摀上了自己的嘴巴。


  真是太太太要命了。


 


24.


  最后他是不晓得周泽楷什么时候唱完的。


  周泽楷撑起手臂,放过了对方被他凌虐地很凄惨的耳朵,抵着他的额头,叶修被迫看着,释怀地发现其实对方也并没有那么不害臊,周泽楷也不算全赢。


  「弯了没?」周泽楷问。


  「还差一点。」


  瞧这固作镇定唷。


  「我要继续凌虐你耳朵了。」周泽楷宣布着,头就低了下来。


  叶修连忙躲闪投降大喊:「弯了、弯了!!」


  周泽楷低笑一声,碰了碰他的嘴角。


  然后同时一僵。


  两人默契地侧头看向被冷落的计算机。


  yooooooooooooooooooo


 


25.


  哎呀,真青春呀。




FIN.



把想寫的都寫完,就隨便的END了。


葉修不知道一槍是小周是因為一沒想這麼多,二是很多人唱歌跟平常講話是有落差的,加上透過麥克風的聲音又會加上一些偏差。


小周開台的時候很少講話,都是一直唱歌比較多。


每次都這個時間點發......睡了睡了。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