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账号卡】物不似主人形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很久之前的段子,关于和真实世界完全相反的账号卡里人格设定
当时有tag争议,所以不打tag
就当个小段子看吧


【这一篇请勿转载,谢谢】






【账号卡】物不似主人形





常常有人会问,生活在荣耀大陆上的账号卡们,在无人操作的时候,是否会有自己的生活呢?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除了被操作时,账号卡们会被控制意识无法自行行动以外,其他时候,他们的生活都丰富得足以天天用十万字来详细描述。
而绝大部分职业选手的账号卡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事情,更是知者甚少了。



“呜……这个男二好痴情啊……你看女二都渣成那样了他还是一心一意的嘤嘤嘤……”


对着客厅中巨大的电视屏幕泪眼汪汪,止不住地抽吸着鼻子的再睡一夏忍不住扯了扯坐在自己旁边的大漠孤烟,语气中已经带上掩饰不住的哽咽。


大漠孤烟感同身受地将自己手边的纸巾盒递给再睡一夏,拍了拍他的肩:“别伤心了,反正很快就会揭开女二丑恶的真面目了!!!”


坐在他们不远处的石不转实在忍不住,将自己座位边大漠孤烟尚未看完的青春系疼痛小说“啪”的一声拍到了两人之间,随后拍拍屁股转身走人。



刚走出房屋拐角,立刻便有人迅速靠拢,狗腿地汇报:“老大,昨晚有人挑衅我们帮会的成员………”
石不转听完事情经过,一边眯了眯眼,一边将拿着十字架的手臂抬高活动了几下:“干他丫的!!!”



听着不远处杀喊声震天,小手冰凉皱了皱眉,倒提着十字架向声音来源处走去。
一片混乱之中,一身白衣的石不转正站在废墟高处,与人贴身肉搏,泛着柔光的十字架在空中抽得啪啪作响。
小手冰凉脚下不停,直接走入战场中心。



混战正酣,却突然出现这么一位面目妍丽身材姣好的人物,很大一部分喽啰自然而然被吸引,更有甚者,已经带着猥琐的笑脸越靠越近。
然后,还未来得及伸出手,便已经被人提起十字架对着脸抽飞。




一旁观战的炮灰不由得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对着自己已经成为天边的流星的同僚止不住地在想象中疼得呲牙咧嘴。
而小手冰凉视若无睹,只是对着前方不远处已经将一身白衣弄得满是血污灰尘的石不转道:“君莫笑回来了,你不回家看看?”



闻言石不转以十倍速度解决掉剩下的最后几个敌人,抹了一把脸,立刻朝家里飞奔而去。




“嗨,我回来啦~”喊了一声通知众人自己已经到家,转身将大衣挂在玄关的君莫笑猛地感觉后背一沉,一双小手已经覆盖住他的眼帘。
笑了笑,君莫笑也不管自己被盖住的眼睛,反而两手向后,轻轻托住了挂在自己身上的猴孩子。




“我亲爱的的索克萨尔,今晚想吃什么呀?”




乖乖地待在君莫笑背上的索克萨尔闻言放开了自己的手,对于此次的突然袭击君莫笑又毫不吃惊感到十分失落,瘪着嘴摇头表示宝宝心里苦,什么也吃不下。
君莫笑正想安慰他,一枪穿云从一旁蹦了出来,声嗓阳光而爽朗:“笑笑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大漠逼着我们吃他做的爱心甜品!!!简直惨绝人寰啊!!!我能等到你回来真的是福大命大!!!”




一边说一边手脚并用地熊抱住了君莫笑,并在背后君莫笑看不到的角落对着索克萨尔露出一个格外得意的笑。
被一大一小两个熊孩子弄得无法前进,君莫笑只恨没有第三只手来把他们从自己身上弄开,只能温和地采取怀柔政策,哄哄这个,再满足满足那个。




三个人正腻歪着,冷不防一枪穿云的衣角突然被削落一片,战斗的潜意识让他猛然动作,远远跳开。
而他身后,正是拿着冰雨剑,一脸寒霜的夜雨声烦。





把索克萨尔放在沙发上安置好,君莫笑有些头痛地走过去握住夜雨声烦的手,低声让他把剑收好。
正想教训两句,然而还未开口,便已经接收到对方湿漉漉黑沉沉亮晶晶的委屈眼神。




君莫笑无法,只能举双手投降,口中只道:“好好好,我知道了,烦烦乖啊,我们抱抱~”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