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韩叶】没有什么是 ____一顿解决不了的

Katsu:

傻白甜,十分ooc,有私设。


 


韩队的生贺,韩队生日快乐!


 


 


【正文】


 


01.


 


叶家夫人的娘家是商圈大佬,小时候,叶家夫人经常在两兄弟耳边谆谆教导:做人说话不要太耿直,要学会变通,给自己留条后路。


 


叶秋记住了,后来他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总裁。


 


叶修开小差去了,后来他成为了一个耿直到嘲讽但依然不妨碍他成功的职业选手。


 


02.


 


大概就是每次叶夫人讲话叶修都在致力于暗戳戳调戏自己弟弟的事业,导致叶修这个人的行事作风简直像和自己亲妈对着干一样——有啥说啥,怼天怼地怼空气。


 


“老韩,如果我要在年轻个十来岁肯定被你吓哭。”第一赛季大家初次面基时,叶修是这么说的。


 


韩文清本来在暖橘灯光下就显着有些诡异的脸色更加吓人了,冷冷地哼一句,“出息。”


 


那时叶修本人给韩文清最明显的一大显著印象就是欠揍,特别特别欠儿的那种。尽管未来一年又一年的相处累积下来,叶修在他心里的印象词涂涂改改,欠揍这一点始终没有变过。


 


“摸摸毛,老韩别担心娶不着媳妇儿,反正都是打游戏的宅男,他们也不会有媳妇儿的。”


 


这话算是开了个地图炮,在座的呛水的呛水,扎心的扎心,捂膝盖的捂膝盖,一个个直往叶修这儿飞眼刀,然而见了叶修的动作,那些个眼刀瞬间反弹戳瞎了自己的眼睛。


 


韩文清冷眼看着叶修眯着他那本来就不算太大的眼睛,笑得像个哄孩子的小哥哥,好看的手覆在他的脑袋上将不长的头发向后拨弄,如同撸猫一般的手法。


 


嫩生生的叶修笑得多可爱没人想管,重点是韩文清的脸色让人想要跪下喊大佬。


 


这小崽子……


 


坐在叶修另一侧的吴雪峰叹口气,抓住叶修那只作乱的手带着点歉意朝对面的韩文清笑了笑,接着对上朝他瞪着的那双眼睛,故意板着一张脸,“小队长,别闹。”


 


“啧,不闹就不闹,来来来,老韩,别看我了,吃饭。”叶修也知道分寸,抽出吴雪峰握着的手拿起公筷像模像样往韩文清的碗里夹了几筷子的菜,嬉皮笑脸的。


 


韩文清收回了对着叶修凉凉的视线,默默拿起筷子。


 


彼时的叶修还没有后来懒散淡然沉稳冷静的样子,有着十八岁该有的意气风发,比起老干部做派的韩文清更多了几分闹腾劲儿。现在联盟的职业选手大多都比叶修大,嘴上嫌弃讨伐并不妨碍行动上惯着点儿叶修。


 


像是郭明宇嘴上说着“看你一眼都有被气死的可能”,手上却扒了个大虾扔到叶修的碗里。


 


再像是魏琛一边摇头晃脑“初生的瘪犊子不怕虎”,一边开了瓶汽水隔着个吴雪峰放到了叶修盘子边。


 


最后再看看韩文清,面对叶修的各种调戏看起来每次整个人都挺恐怖的,实际上却也是纵容,叶修的一句两句,心里被挑起来的火就又被轻易灭了,这会儿吃着叶修夹的菜脸色也不会像刚才那么黑。


 


“老韩,没想到你还挑食啊。”


 


韩文清把香菜夹到一边的动作一顿。


 


“吃你的胡萝卜,关你屁事。”


 


叶修后脑勺被呼了一巴掌,撇撇嘴,不说话了,但还是像在和韩文清对着干一样把挑出来的胡萝卜全都倒到了另一边吴雪峰的盘子里。


 


非暴力不合作。果然没有什么是打一顿不能解决。


 


那时的韩文清真的还年轻,只有十九岁,还是个孩子。


 


会天真以为叶修是那种打一顿就服的人也不是他的错。


 


03.


 


世邀赛夺冠后的庆功宴,又是一个饭局,叶修还是坐在他旁边,不过坐在他另一边的人却是换了又换,这次是喻文州。


 


包厢内,吃饭的吃饭,吹牛逼的吹牛逼,侃八卦的侃八卦,虽然安静吃饭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就那么几个闹腾的就足以营造几千只鸭子的大场面了。黄少天缠着叶修讲东讲西,还夹杂几句垃圾话,叶修挑挑拣拣地听着,再挑挑拣拣回两句。


 


“老叶老叶,你昨天怎么没去拍宣传海报啊!我翻了一下项目表,有我们俩的单独合影!你不会是给推了吧?不会吧不会吧?不过估计这个你也推不过去哈哈哈哈哈哈咱们俩站在一起不就是来突出我的帅吗?但是老叶你也不要太自卑了。”


 


“难道不是突出比我矮的两厘米?”


 


“滚滚滚滚滚!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增高鞋这种东西吗?!哦对了你个连手机都不用的山顶洞人不知道也正常。”


 


“瞧您傻不拉几的,说得好像我不会穿一样,不要不承认你永远都比我少两厘米。”


 


“别废话了,楼下网吧走起,你现在就给我滚来竞技场pkpkpk!”


 


“你上次也这么说的,然后就输了。”


 


“好了,前辈,不要欺负少天,你可以多来欺负欺负我。”


 


喻文州笑眯眯地夹了一筷子鱼肉喂到叶修嘴边,叶修啊呜一口吃掉,配合的十分熟练。


 


“不,你笑得太不怀好意了。”


 


“我还以为笑得很好看。”


 


“嗯,像没觉醒的惠比寿。”


 


喻文州还是头一回对于该不该保持微笑这件事纠结。


 


生气,想操。


 


黄少天见喻文州被击沉,猛灌了一口可乐,深吸一口气,准备读条大招。


 


“闭嘴吃饭。”


 


黄少天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韩文清是虎着脸对叶修说这句话的,但黄少天也闭上了嘴巴。


 


因为呼叶修后脑勺那一巴掌好像很疼的样子,叶修都疼得龇牙咧嘴了。


 


“好好吃饭,戏那么多。”那一巴掌到底多重韩文清当然知道,他不是下手没轻重的人。


 


叶修啧了一声,原来似乎是痛得揪在一起的五官瞬间舒展开,像个没事人一样往韩文清碗里夹菜。


 


“来,老韩,吃香菜,长高个,就不用穿增高鞋垫了。”


 


孙翔哈哈哈哈:“原来你是有穿唔唔唔……”话说到一半,李轩就知道他后面要说的是什么,大惊失色,连忙薅了一把眼前转盘小菜篮里的生菜往孙翔嘴里塞,“我的小祖宗诶,别添乱了,吃你的菜。”


 


点菜篮的楚云秀和苏沐橙看着菜篮里的菜瞬间就少了一大半,万分痛心。


 


虽然孙翔的话没说完,但韩文清也知道他后面想说什么,脸霎时又黑了不止一个度。


 


“叶修。”


 


“干嘛?等等壮士有话好说别揪我领子。”


 


“回楼上房间,教你做人。”


 


韩文清其实很早就更新了自己的系统。


 


没有什么是打一顿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操一顿。


 


【end】


 


最后再说一遍韩队生日快乐!


 


又是个很狗的摸鱼。还有点事,来不及看了,记得帮我捉虫,么么哒!



评论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