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与一坨仓鼠的斗智斗勇

病客:

*仓鼠叶




*是的,老韩,又要辛苦你了




*上课摸鱼




*真刺激




*甩都甩不掉的叶修出没




————————————————————————




01.




韩文清家里养了一坨仓鼠。




名叫叶修。




是的。




别人家的仓鼠都是论“只”。




就韩文清家的叶修。




论“坨”。




02.




韩文清当初买下这只仓鼠的时候,是在陪同事逛宠物店的那天。




同事在宠物店里挑选饲料,而他无聊之际,盯住了一只仓鼠。




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因为那只仓鼠太瞩目了。




装着仓鼠幼鼠的盒子里,其它幼鼠要么拱来拱去要么挤一堆睡觉。




唯独这么一只布丁鼠,拱着自己的同伴,把它们叠了起来,然后踩着摞起来的仓鼠塔,身法灵活地攀上了盒子的边缘,企图越狱。




韩文清看了一会儿。




走过去。




一指头把已经翻了大半个身子的仓鼠弹了回去。




布丁生气了。




追着要去咬韩文清的手指。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




手指一挑。




把布丁翻了个个儿。




布丁肚皮朝上,挥舞着四只嫩爪子挣扎个不停。




韩文清摁住了布丁的肚子。




布丁瞬间按下了暂停键,一动不动,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韩文清。




03.




好蠢啊。




韩文清这么想着。




04.




韩文清把布丁买回了家,取个名字叫叶修。




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韩文清感到了满满的心累。




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么贼精的仓鼠。




05.




闹钟在七点响起。




韩文清走进洗手间打整好自己,准备好早餐,坐在餐桌边。




然后惯例地。




从叶修口下夺食。




韩文清拿着饼干的这一头,叶修咬着饼干的那一头,小短腿不停地往后蹭。




“松口——”韩文清的语调都带上了威胁,但叶修不为所动,比韩文清还固执地使劲扯着饼干,叶修曾吃过一点这种饼干,他喜欢这个小饼干,但韩文清不让他吃这种加工过的食品,每次一人一鼠都要折腾上半天。




韩文清不耐烦了,直接把饼干拎了起来。




叶修还挂在上面。




叼着饼干就是不放。




韩文清皱着眉抖了两下。




好烦!甩都甩不掉!




韩文清啧了一声,拿过一张餐巾纸在叶修鼻子上搔了搔。




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韩文清这才在这场早餐的战争中胜利。




06.




然而这还只是与仓鼠斗智斗勇的一天的开始。




吃过早饭整理好服装,拿起公文包韩文清就准备出门了。




出门之前,叶修滴溜溜地跑过来。




仰头盯着韩文清。




伸出小爪子。




要抱抱。




韩文清笑了一下。




在叶修脑门上手指这么“嘣”一下,没理他。




上次韩文清才被他这么骗过。




看他要抱抱又想到他一坨鼠待家里心软了,结果刚伸手过去。




就被结结实实地咬上了。




不疼,没出血。




跟小夹子夹到的感觉一样,但这夹子也太结实了。




甩都甩不掉。




这之后韩文清再也不相信这坨仓鼠的各种示好行为。




叶修甩了甩有些发懵的小脑袋,看见韩文清向玄关走去,立刻马力全开往玄关冲。




然后。




“叶修你给我滚回来!!!”




“把鞋带放下!!!”




07.




叶修觉得,老韩每天都在挑衅自己。




不行。




不能太惯着老韩。




于是这天晚上。




月黑风高。




叶修听见韩文清熟睡后轻微的鼾声,一翻身爬起来,灵活地打开笼子的锁头。




悄悄咪咪地跑出笼子,跑到韩文清床下,搭上一截掉在地上的被子。




软胖软胖的小身子左晃右晃地往上爬。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啊哈!




叶修登上了床单。




蹭蹭蹭地跑到了过去,正琢磨着要对老韩做点什么。




韩文清翻了个身。




五分钟过去了,韩文清转回了原来的位置。




叶修挣扎着爬了出来。




抖了抖毛,跑到韩文清枕头边。




啊哈!




噗——




韩文清再次翻了身。




08.




韩文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脖子那里挤了一坨毛绒团子,睡得打呼。




毛蹭得韩文清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09.




韩文清觉得自家的叶修实在是太嚣张了。




得治一治他。




他把自己的想法在闲聊时跟同事们提了一下,他的同事们显然对叶修都很感兴趣。




喻文州轻轻搅拌着杯子里的饮料。




“不如让我带少天去跟你家叶修玩一玩?”




“啊?”苏沐橙一惊,“可是黄少天不是你养的猫吗?”




“说不定吓一吓他就好了,少天不会乱来的。”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显然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韩文清思考了不过一分钟就同意了。




10.




周末,喻文州带着猫敲响了韩文清的家门。




黄少天一听说今天要见仓鼠早等不及了,喵喵喵了一路。猫嘛,总归还是喜欢玩耗子的,老鼠仓鼠对他来说都一样。




韩文清刚打开家门,就看见喻文州家那只美国短尾猫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家里,韩文清突然有点担心自家的仓鼠。




叶修对今天要来家里的猫毫不知情,而冲进家里的黄少天一眼就看见了小茶几上的叶修。




叶修正叼着一根磨牙棒磨他那一口金贵的小牙齿,黄少天已经轻手轻脚地摸了过去,茶几不高,黄少天抬起身子悄悄从背后盯着叶修。




叶修动作一停,转头。




猫和鼠对视了几秒。




叶修头一甩,磨牙棒直接抽在黄少天脸上。




你瞅啥。




黄少天没防备被这么抽了一下离开了茶几用爪子擦了擦脸,然后又直起了身子怒瞪叶修。




叶修反嘴把黄少天再次抽离了茶几。




还瞅。




11.




喻文州和韩文清一边聊着公司里的事一边看着房间里窜来窜去的猫和仓鼠。




一开始是黄少天追着叶修咬,但在房间这个遮挡物很多的地方黄少天完全施展不开,不过他的速度终究是要比叶修快很多,爪子一伸就摁住了叶修。




黄少天嘚瑟地凑到小仓鼠跟前,叶修盯着他,突然抬头在黄少天鼻子上亲了一下。




黄少天愣住了。




单身猫黄少天呆住了。




连小母猫都没挨过的单身猫黄少天羞涩了。




然后场面就变成了小仓鼠追着大猫咪要亲他的诡异画面。




喻文州笑得身子都在抖,韩文清扶额。




叶修绝对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宠物节目!




12.




喻文州看着羞涩过后缠着叶修不放的黄少天,叶修被他摁着,耳边全是喵喵喵,生无可恋。




喻文州冲叶修勾了勾手指,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叶修跑去找喻文州了。




叶修赶忙跑到喻文州手边喘了一口气。




喻文州捏着他的后颈把他拎到自己眼前




“我帮了你,你不也亲我一下?”




叶修的小短腿蹬了一下喻文州的鼻子。




下牛。




真是下牛。




13.




最后喻文州和猫咪黄少天没能在韩文清家吃晚饭。




因为他们企图拐带叶修。




被韩文清和善地拎出了家门。




14.




回去后喻文州将这一天在朋友圈里简短地说了说,却引起了其他人更大的兴趣。




过了几天,江波涛又带着他家的萨摩耶周泽楷和雪橇孙翔上门了。




其实叶修和这两只大狗算是认识的。




韩文清和江波涛去买宠物用品的时候,他们仨经常在宠物店碰面。




“早上好啊叶修。”江波涛笑着递给叶修一根自制的仓鼠磨牙棒,叶修慢悠悠地接过,送给他一粒花生当作回礼。周泽楷则安安静静地挨过来,舔了一下叶修的毛。




“汪!汪汪汪!!”




和谐之中总得有个不和谐的。




孙翔进门后就冲着叶修直吠,江波涛不禁有些头疼地跟韩文清道歉。




孙翔和叶修之间有点仇,结梁子的起因是在宠物店,叶修在笼子无聊地等韩文清买东西,这时刚好江波涛也过来了,孙翔左看右看,盯住了在笼子里挠耳朵的叶修。




孙翔冲他吼了一声,却没见到这胆子小的啮齿动物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模样,叶修只是看了他一眼,呲牙,然后就不理他了。




这在孙翔看来就是挑衅,但无奈叶修在笼子里他拿他没办法,正当他围着笼子打转的时候,叶修瞅了瞅,一口咬住了孙翔的鼻子。




同样的。




甩都甩不下来。




至此,孙翔就对叶修的牙齿产生了心理阴影。




今天也是一样。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呲牙就一边吠一边倒退了三步的孙翔。




想了想,叼着叶修一边儿玩儿去了。




15.




韩文清回到家,发现叶修跟王杰希凑在一起,并没有觉得很惊讶。




王杰希是他常去的那家宠物店的镇店之宝。




特别聪明,就连那家店的店员都把他当祖宗照顾着。




而且这只银狐的眼睛还天生异相,很多去宠物店的人都是去看他。




这只仓鼠经常会出现在自己家,跟叶修两个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韩文清也听不懂,就随他们去了。




当然,听不懂还好一些。




因为这两只聪明的仓鼠每天讨论的多半是。




啊 ,我家老韩又不懂事了。




啊,我家那些店员也是。




照顾人类真累。




是啊真累。




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俩……




没有,滚。




16.




在又一次摆脱黄少天的爪子后。




叶修怒。




韩文清怎么老让些猫猫狗狗乱进家门折腾他?




不干了!




抗议!




离家出走!




当晚。




韩文清就看见叶修东搬西搬地收拾东西。




坚果,零食,人民币。




嗯人民币?




东西堆了一小堆,叶修却只看着他,迟迟不动。




韩文清挑眉。




不是要离家出走吗?走啊。




叶修沉默了几秒。




把东西推给了韩文清。




你是让我走啊!




17.




让韩文清离家出走的计划并没有成功。




因为韩文清生病了。




咳嗽了好几声,韩文清挂掉请病假的电话,吃了药喝了热水裹着被子躺在床上。




虽然脑袋还在发热,不过累了好久,休息一下也不错。




韩文清昏昏沉沉地想着。




然后脸颊就被一个毛绒绒的东西蹭了蹭。




韩文清转头,看见叶修在他旁边,轻笑了一下,转身。




“走远点,会传染。”




叶修支棱着耳朵,也不知道听懂了没。




盯着韩文清,叶修到是从鼓鼓囊囊的腮帮子里掏出来好几颗他珍藏的花生。




你吃不吃花生?




韩文清大概能懂他这个意思,捏了捏他的耳朵。




“你自己吃吧。”




叶修看他不吃,自己啃起了花生。




细碎的声音在耳边规律地响起,在叶修啃花生的声音中,韩文清竟感到了几分安心。




就这么闭上眼睡了过去。




18.




韩文清身体素质好,病也好得快,歇了两天就开始上班了。




和往常一样,韩文清走向玄关换鞋子。




叶修却跑了过来。




仰头看着他。




伸出小爪子。




要抱抱。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儿。




失笑。




伸出了手。




……




“老韩早上好啊,你的病好点了……”




楚云秀的问候还没说完,她就被韩文清冷着的一张脸给吓到了。




谁啊惹老韩生气了?




她这么想着。




然后就看见韩文清拿出放在兜里的右手。




手指上稳稳地吊着一只仓鼠。




END

评论

热度(683)

  1. 忘世无羡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病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