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叽家的兔几

平时会随便转点东西,太太们如果有不太想被转的文私戳我就好,会删掉的。

【all叶】国家队有理由怀疑兴欣为迷惑对手搬出秘密武器

一川烟草:

呀,看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正经段子。


 


以下正文


 


经过几天的集训,国家队除苏沐橙方锐外全体成员一致认为,兴欣绝壁偷偷许诺给冯主席什么好处,才把叶修这个吃可爱长大的大可爱塞进队伍里。兴欣绝对是打着让他们在与叶修相处的过程中一点一点被他征服然后舍不得抢他boss,最后把野图boss一网打尽的卑鄙主意!太无耻!太没下限!毫无节操可言!


 


黄少天第一个表示抗议。


 


“对面那个,对说你呢国家队最老的那个,你吃饭就吃饭舔什么勺子!幼稚!”


 


叶修瞪大眼睛一副“你做什么要无理取闹”的表情,嘴里说着:“这勺子做得这么深我不舔怎么能吃干净?这事儿还怪我咯?”


 


“嗯,怪你。”王杰希喝了一口汤,放下汤勺盯着叶修的嘴唇说,“舔得我都快硬了。”


 


“……吃着饭呢,你能注意点影响吗?”叶修扶着额头。


 


上午国家队在训练室统一训练,叶修站在唐昊身后看他操作。有需要他指导的地方叶修就亲自上手操作,这样身体就不可避免地离唐昊很近。唐昊突然气急败坏地扭头怒视叶修。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对着我的耳朵吹气!”


 


叶修回给他一个无辜的表情,摊了摊手说:“现在的小孩儿都像你这么难伺候吗?行吧行吧,你就照我刚才说的练吧。”


 


坐在唐昊旁边的周泽楷扯了扯叶修的衣角,笑得特乖:“前辈,我好伺候。你看看我。”


 


“喂!”唐昊不高兴了。


 


叶修呼噜一下唐昊的头顶,告诉他别闹脾气好好练,转身去指点周泽楷。唐昊看见周泽楷半靠在叶修怀里心满意足冒小花的样子气鼓鼓地哼了哼,指尖用力敲打键盘。


 


“轻点敲啊,键盘贵着呢。”叶修在旁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哼。”唐昊回给他一个不屑的鼻音。


 


叶修欣赏了一会儿一枪穿云华丽的枪法,感觉也没什么需要他指导的。他看着看着就走神儿,视线扫到周泽楷的头顶。因为不能言说的身高原因,叶修从来没有机会从这个角度看周泽楷。他发现周泽楷浓密的黑发里隐藏着发旋,看起来挺可爱的。还有一缕头发直愣愣翘起来,随着主人身体的摇晃非常风骚地扭动。叶修着魔一样撸了把周泽楷的呆毛,周泽楷手下操作一慢,一枪穿云就被铺天盖地龇牙咧嘴的小怪淹没了,他本人也把头埋在胳膊里不肯抬头,耳根红通通的。


 


坐在周泽楷旁边的孙翔突然间炸了。


 


“卧槽叶修你真的是太卑鄙了。你是不是想趁着这次机会试验一下自己的魅力有多大?然后勾引职业选手让他们反应迟缓操作变慢进而达到你们兴欣不可告人的目的?!是不是因为你退役了不能再帮着兴欣打冠军所以想要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抢走一个冠军?!我告诉你你休想!最起码你别想在我这里得逞!”


 


对面的张佳乐双手掩面:“苍天啊我简直要为孙翔难得上线的智商高歌一曲了。”接着他以一副柯南指着凶手的手势向叶修比划:“真相只有一个!你就是你们兴欣隐藏的秘密武器!在我面前现形吧你这个勾引人的小妖精!”


 


“一天天胡思乱想什么呢!”叶修弹了孙翔的额头,孙翔的面部表情僵硬了一下,帅气的脸砰地烧个通红,和他们队长一路害羞去了。肖时钦在一旁直叹气:“说好的不会被得逞呢……”


 


随后叶修把张佳乐胳膊按下,眯起眼睛想给他一个霸气邪魅的眼神,让张佳乐隔空感觉到压力。结果张佳乐与叶修默默对视一会儿,扭过脸对张新杰说:“副队,不能专心训练真不是我的错。那个没羞没臊的领队总是跟我抛媚眼,你说我要是不接招吧,要不就是显得我自己怕了他,要不就是会打击他的自尊心。看在他这么卖力引诱我的份上,我也得表示表示吧。这是为了让他产生一种自以为勾引成功的错觉。副队,我这也是一种战术啊。”


 


张新杰没有理张佳乐那一脸“我这是为了霸图献身并不是真心实意想被勾引”的表情,淡淡地说一句:“你今天有点黄少天。”


 


“卧槽!”


 


黄少天怒了,张佳乐被亲队友扎心了,轮回那二位还在害羞呢,唐昊依旧折磨着脆弱的小键盘,训练室里乱做一团,最后队长喻文州发话:“领队先去休息下吧,队员们需要整理一下情绪再继续训练。”


 


“哦。”叶修应了一声,摸出根烟叼在嘴里出去了。


 


训练室的门一关,几名队员立刻站起身把方锐团团围住。


 


“说!你们兴欣是不是给主席塞好处了!把叶修送进来干扰职业选手的情绪!”


 


方锐嚎得比孟姜女还惨:“我他妈真是要冤死,你们有见过用自家秘密武器怼自己的吗!我难道不是和你们一样处在时刻被撩又上不了的情况吗!”


 


几人纷纷点头,觉得言之有理。张佳乐脸色一变:“不对,谁他妈想上那个大龄宅男了!”


 


“我想啊。”


 


“我想啊。”


 


“我想啊。”


 


楚云秀笑眯眯地插了一嘴:“我想啊。”


 


张佳乐欲哭无泪:“大姐你就别在这儿掺和了行吗!”


 


“我也想呀。”苏沐橙托着下巴一副向往的样子。


 


“队长咱能不这么内部消化吗……”方锐神色痛苦。


 


“话说难道老叶没有跟你们说过他的择偶标准?”黄少天拽过来一把椅子反着坐上去。


 


一提起这个,方锐的脸色更不好了,仔细一看几乎要哭出来。


 


“老叶说……他不喜欢年下。”


 


哗啦一声。


 


那地上闪闪发光的,是国家队一众男队员破碎的少男心。


 


黄少天顿觉发声困难:“那……难道叶修,喜欢的是你们陈老板?”


 


“他还有可能喜欢老魏呢。”方锐哭丧着脸。


 


黄少天顿时露出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你们兴欣真是太毒了,老叶的品味真是太一言难尽了。”


 


“喂喂,谁说我喜欢老魏的?我喜欢他什么?喜欢他的没下限?喜欢他从来没重复过的垃圾话?还是喜欢他袜子一个礼拜不洗第二个礼拜还要反过来穿的好习惯?”叶修推开训练室的门。


 


这简直就是一条有味道的爆料。众选手脸色很差,苏沐橙方锐更是用一种非常同情加心疼的眼光看着他。


 


一直没说话的王杰希突然发声:“这么说,你是弯的了?那就好办。”


 


叶修挑挑眉没说话。


 


“没错,”喻文州笑眯眯地接腔,“从年上掰成年下,总比从直的掰成弯的要容易多。”


 


叶修摆摆手终止了这个话题:“快点,开始训练,偷懒没饭吃!”


 


晚上,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众人终于有了自由活动的时间。楚云秀要在客厅看剧,苏沐橙陪着她,并且拉来了不情不愿的叶修。领队在的地方,自然有一群他的追随者,所以国家队神奇地凑在一起看垃圾偶像剧。这剧走的就是好几年前流行的婚后出轨套路。叶修盘腿坐在靠垫上,看了半天突然说:“这男二长得这么帅,也难怪女主出轨。”


 


他轻飘飘这么一句点评,弄折了好几个人脑袋里的神经。


 


“完了,”黄少天表情凝重,“我隐隐地预见了我婚后被染成微草色的样子了。叶修这家伙,估计会出轨一个像周泽楷这样和我帅得不相上下的小三。”


 


莫名其妙躺枪的小三周觉得很委屈。


 


膝盖中了一箭的微草队长眼皮一跳。


 


“你不需要用这么委婉的方式表达你想要加入微草的心思,绿少天。”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李轩特八卦地问:“那你要是真被出轨了,你咋办?”


 


黄少天抹了一把脸,很深情地说:“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喻文州突然插了句:“领队,你不好。”


 


叶修纳闷:“我又怎么了。”


 


“你看,你总是这样,随随便便就会引起队员内部的不团结。你仗着自己可爱就胡作非为,我还一次次把你原谅。”


 


叶修瞠目结舌:“文州……你,吃错药了?抽风了?你要是不想看电视剧不需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向我表达你的不满。”


 


喻文州微微一笑,猝不及防亲了叶修的脸颊一下。


 


“卧槽!!!”队员们群情激奋,拿起身边的抱枕要抽喻文州。


 


没想到喻文州发挥了自己从未有机会展示的脚速,风一样跑回自己的房间,给叶修留下一句:“你看吧领队,我说的没错吧!”


 


众人突然把矛头转向了方锐。


 


“卧槽!干什么要用枕头抽我!”


 


“不抽你抽谁!苏妹子不敢动,老叶我舍不得,都怪你们兴欣!故意放老叶这种无时无刻不在释放杀直男光波的大杀器!我叫你可爱叫你可爱!哼!你再这么可爱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可爱死的!”黄少天嘴里嘟嘟囔囔,语无伦次,到最后不知道是在对方锐说还是对叶修说。


 


叶修看着队员们只是想闹一闹,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就带着两个妹子溜走了。


 


而此时在房间里洗了澡换好睡衣的喻文州,把被子整理整理,坐在床边,伸出双手缓缓遮住自己的脸,后知后觉地脸红了。


 


——完


 


下面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悲伤的一句话鬼故事




从前有只小可爱鬼叶修,后来他可爱死了

评论

热度(3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