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哥哥都是哥哥的事

悠悠堇:

昨天整日散发负能量对不起了,悠悠堇痛定思痛迷途知返,摸个段子感恩大家不弃> <

老梗108个又来了。
短小的段子。


***

叶秋昨晚和叶修一起睡,睡得酣畅淋漓,早上起来神清气爽,顺手一捞,想把他哥抱怀里乱摸一气,结果只摸到平整的床单,他困惑而迟钝地睁开眼,视线中却没有他哥的睡脸。
“哥?”
叶秋往床下看了一眼,虽然他对自己的睡姿有信心,不会把宝贝哥哥踹下床,但难保他哥会在睡梦中自由奔放地滚下床。
然而地板上没有他哥,反而是身旁传来了稚嫩的声音:“叫什么,我在呢。”
叶秋一低头,正好和从睡衣里爬出来的一个白团团的小朋友对上眼。
这个小朋友叶秋这些年在他爸珍藏的相册里看过很多次了,俨然是三四岁的叶修的模样。
兄控脑的叶秋完全不思考这情况到底有多不科学,只是庆幸老爸老妈不在家,没人打扰他和哥哥的二人世界。

从犄角旮旯里翻出被他妈精心收藏的小衣服,叶秋亲手帮他哥套上一层层衣服,在帮叶修穿衣服的过程中,叶秋的脑海里已经电光石火般闪过无数个如何打扮他哥如小熊猫小白兔之类古朴但王道的方案。
叶修抖了一下。
叶秋立刻问:“怎么了,是不是冷了?”
叶修摇摇头:“你刚才的眼神看上去好像电视剧里的变态。”
叶秋:“……”

叶秋岔开腿,叶修坐在他双腿之间,肉乎乎的小短腿踩不着地,在空中来回轻晃。
叶秋原本想喂他,被叶修拒绝了,就越过他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一板一眼地用小叉子认真吃饭的样子。
“叶秋。”
“怎么?”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完饭饭的叶修扭着脑袋看叶秋:“你又露出奇怪的笑了。”
叶秋:“……”

下午叶秋要带叶修出去买小衣服,叶修质疑道:“你一点都不顾你哥哥的感受,你哥哥正对这忽然变大的世界感到茫然失措,你却只顾着玩换装小游戏。”
叶秋一愣:“可是,你表现的倒是……”很运筹帷幄。
叶修瘪瘪嘴:“我其实很委屈,但是我不说。”
叶秋瞬间心疼了,把他哥哥抱起来举高高。
然而在空中扑腾的他哥,表情更委屈了。

最终叶秋还是驱车带着他哥哥去了附近的商场,想给他哥哥买有小尾巴的裤子和有小耳朵的帽子。
叶修不忍直视。
趁叶秋不注意偷偷溜了。
等叶秋拿着一堆小动物睡衣回过头,他哥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叶秋疯了:我哥哥呢?我刚才放这儿的,身高到我膝盖的哥哥呢?

后来叶秋去了广播台,甜美的女声在全商场回荡:
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请速至服务台,你的弟弟叶秋在等你。重复一遍,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

五分钟后,偷偷打量着高大挺拔冷酷英俊的叶秋侧脸的服务台小姐姐们看着一个肉乎乎的小团团一脸“真是丢死人了”的表情老大不情愿地缓慢挪过来。
而前一秒还是冷峻霸道大总裁的叶秋表情立刻变了,冲过去蹲下把叶修抱住:“哥哥你能不能不要乱跑了!”
服务台后的小姐姐们都惊呆了。
试想一个霸道总裁抱住一个三四岁小娃娃还叫他哥哥的场面。
非常玄幻了。
叶修无奈地拍了拍他弟弟的头,牵着叶秋的手走到僵直的小姐姐们面前:“我弟弟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腔调奶声奶气的,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
小姐姐们立刻又活了过来,被叶修萌得母性泛滥,目送着兄弟俩离开。

“靠...”叶修后仰着身子,一脸抗拒,“你确定要这样?”
“小孩子不能说靠。”叶秋铁面无私。
“这是重点吗?”叶修怒,“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只见叶修腰间圈了个毛绒皮带,正中间有一条牵引绳,连到叶秋手中。
“这是为了防止你走丢。”
“我没有走丢!我刚才只是故意失踪!”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莫过于当你虎落平阳的时候遇到故知。
被叶秋牵着走的叶修在经过一家母婴店的时候遇到了熟人。
王杰希。
之前王杰希正在挑选送他小侄子的礼物,听到了广播。
他的第一反应是叶修在精分。
毕竟没有见过叶秋的他的印象里,叶修就是叶秋,叶秋就是叶修。
直到现在,他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疑似“叶修”的生物。
王杰希仔细打量了一遍两人,然后确信地蹲到叶修面前:“你怎么了?被喂药了?”
叶修团团深沉道:“一言难尽啊。”
王杰希不是一般人,对这个设定他很轻易地接受了:“那送你个礼物。”
王杰希从购物袋里拿了个动物耳朵帽给叶修戴上,然后很自然地单手抱起叶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叶秋:“帮我们合个影。”
叶秋:“……”所以在王杰希眼里他只是个路人吗。即使和叶修长得一样?
操蛋。

王杰希回去用照片发了微博,没有文字,让人想入非非。
第二天,“震惊!知名电竞选手疑似隐婚儿子已有三岁大,疑似认隔壁战队老王做干爹”占据电竞版头条。
面对这样的花边新闻,叶修团团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压下大拇指,严肃道:“胡说,我明明已经四岁了。”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哥哥都是哥哥的事

悠悠堇:

昨天整日散发负能量对不起了,悠悠堇痛定思痛迷途知返,摸个段子感恩大家不弃> <

老梗108个又来了。
短小的段子。


***

叶秋昨晚和叶修一起睡,睡得酣畅淋漓,早上起来神清气爽,顺手一捞,想把他哥抱怀里乱摸一气,结果只摸到平整的床单,他困惑而迟钝地睁开眼,视线中却没有他哥的睡脸。
“哥?”
叶秋往床下看了一眼,虽然他对自己的睡姿有信心,不会把宝贝哥哥踹下床,但难保他哥会在睡梦中自由奔放地滚下床。
然而地板上没有他哥,反而是身旁传来了稚嫩的声音:“叫什么,我在呢。”
叶秋一低头,正好和从睡衣里爬出来的一个白团团的小朋友对上眼。
这个小朋友叶秋这些年在他爸珍藏的相册里看过很多次了,俨然是三四岁的叶修的模样。
兄控脑的叶秋完全不思考这情况到底有多不科学,只是庆幸老爸老妈不在家,没人打扰他和哥哥的二人世界。

从犄角旮旯里翻出被他妈精心收藏的小衣服,叶秋亲手帮他哥套上一层层衣服,在帮叶修穿衣服的过程中,叶秋的脑海里已经电光石火般闪过无数个如何打扮他哥如小熊猫小白兔之类古朴但王道的方案。
叶修抖了一下。
叶秋立刻问:“怎么了,是不是冷了?”
叶修摇摇头:“你刚才的眼神看上去好像电视剧里的变态。”
叶秋:“……”

叶秋岔开腿,叶修坐在他双腿之间,肉乎乎的小短腿踩不着地,在空中来回轻晃。
叶秋原本想喂他,被叶修拒绝了,就越过他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一板一眼地用小叉子认真吃饭的样子。
“叶秋。”
“怎么?”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完饭饭的叶修扭着脑袋看叶秋:“你又露出奇怪的笑了。”
叶秋:“……”

下午叶秋要带叶修出去买小衣服,叶修质疑道:“你一点都不顾你哥哥的感受,你哥哥正对这忽然变大的世界感到茫然失措,你却只顾着玩换装小游戏。”
叶秋一愣:“可是,你表现的倒是……”很运筹帷幄。
叶修瘪瘪嘴:“我其实很委屈,但是我不说。”
叶秋瞬间心疼了,把他哥哥抱起来举高高。
然而在空中扑腾的他哥,表情更委屈了。

最终叶秋还是驱车带着他哥哥去了附近的商场,想给他哥哥买有小尾巴的裤子和有小耳朵的帽子。
叶修不忍直视。
趁叶秋不注意偷偷溜了。
等叶秋拿着一堆小动物睡衣回过头,他哥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叶秋疯了:我哥哥呢?我刚才放这儿的,身高到我膝盖的哥哥呢?

后来叶秋去了广播台,甜美的女声在全商场回荡:
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请速至服务台,你的弟弟叶秋在等你。重复一遍,叶修先生,听到广播后……

五分钟后,偷偷打量着高大挺拔冷酷英俊的叶秋侧脸的服务台小姐姐们看着一个肉乎乎的小团团一脸“真是丢死人了”的表情老大不情愿地缓慢挪过来。
而前一秒还是冷峻霸道大总裁的叶秋表情立刻变了,冲过去蹲下把叶修抱住:“哥哥你能不能不要乱跑了!”
服务台后的小姐姐们都惊呆了。
试想一个霸道总裁抱住一个三四岁小娃娃还叫他哥哥的场面。
非常玄幻了。
叶修无奈地拍了拍他弟弟的头,牵着叶秋的手走到僵直的小姐姐们面前:“我弟弟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腔调奶声奶气的,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
小姐姐们立刻又活了过来,被叶修萌得母性泛滥,目送着兄弟俩离开。

“靠...”叶修后仰着身子,一脸抗拒,“你确定要这样?”
“小孩子不能说靠。”叶秋铁面无私。
“这是重点吗?”叶修怒,“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只见叶修腰间圈了个毛绒皮带,正中间有一条牵引绳,连到叶秋手中。
“这是为了防止你走丢。”
“我没有走丢!我刚才只是故意失踪!”

世界上最操蛋的事莫过于当你虎落平阳的时候遇到故知。
被叶秋牵着走的叶修在经过一家母婴店的时候遇到了熟人。
王杰希。
之前王杰希正在挑选送他小侄子的礼物,听到了广播。
他的第一反应是叶修在精分。
毕竟没有见过叶秋的他的印象里,叶修就是叶秋,叶秋就是叶修。
直到现在,他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只疑似“叶修”的生物。
王杰希仔细打量了一遍两人,然后确信地蹲到叶修面前:“你怎么了?被喂药了?”
叶修团团深沉道:“一言难尽啊。”
王杰希不是一般人,对这个设定他很轻易地接受了:“那送你个礼物。”
王杰希从购物袋里拿了个动物耳朵帽给叶修戴上,然后很自然地单手抱起叶修,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叶秋:“帮我们合个影。”
叶秋:“……”所以在王杰希眼里他只是个路人吗。即使和叶修长得一样?
操蛋。

王杰希回去用照片发了微博,没有文字,让人想入非非。
第二天,“震惊!知名电竞选手疑似隐婚儿子已有三岁大,疑似认隔壁战队老王做干爹”占据电竞版头条。
面对这样的花边新闻,叶修团团伸出左手张开五指,压下大拇指,严肃道:“胡说,我明明已经四岁了。”

【all叶】关于无论如何也不会长月半的事

悠悠堇:

世邀赛,高强度连续比赛,平时一周一次的比赛变成了一周好几次,坐在电脑前的时间直线上升,每天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开会,连张新杰的运动时间都比平时减少了三分之二。


其实职业选手倒不像某些民间印象中的那样都是死宅,大部分还是经常在外跑动出活动的,也有一部分人是健身房的常客,善于管理自己的身材,因为他们里面还有偶像型的实力派,为了粉丝也得保持自己的形象。实际上职业选手中的现充也不少,真正的宅男还没几个。


不过有小部分真的很宅,一门不出二门不迈,比如叶修、叶修……和叶修。


对于这种生活作息常年日夜颠倒(虽然现在已被纠正),半年没有一次运动健身,唯一的出游方式是比赛期间到别的城市一日游,不比赛的时候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荣耀,这种生活方式居然至今没有使体重飙升到200斤以上,让黄少天等人啧啧称奇。


不过出国前的体检,叶修的体重比大部分人轻,黄少天以零点七公斤险胜叶修,被称为全队最轻飘飘的男人。而叶修是个实际上比看起来要瘦的男人。


然而在四进二前的例行体检,所有人都发现自己比出国前胖了,一公斤起拍,楚云秀差点砸了体重秤。


张佳乐发誓他看到张新杰一向严谨的表情出现了一道裂痕,一向管理身体管理得无比严格的张新杰也长了那么两斤,他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连称了三次。


三次都没有变化,专业的体检部门比他更严谨。


于是张新杰已经开始暗地里盘算减肥计划了。


倒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的,比如叶修就很不愿意,而且他似乎恍然记起自己是领队,特地上网查了查,一知半解地胡诌:“这种临时增长的体重过段时间就会自然消解的吧,大概。顺其自然。”


“你就是太顺其自然才会堆积肥……肥……”因为体重上涨而充满怨念的黄少天对叶修的侧腰伸出了手,在他的记忆里,那里是软的,是温暖的,是能够治愈人心的。理应是这样的,“……你的肥肉呢?”


“什么?”叶修的腰侧原本有些软肉,但绝不是肥肉,只是黄少天硬要把它们叫成肥肉,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腰,似乎的确也许是比以前要紧实了些,叶修被一群人推上体重秤,原本作为领队根本不需要参加例行体检,现在被强行要求参加,身后那群人虎视眈眈,叶修忍不住感叹,“你们这架势怎么像是赶猪上秤。”


“……你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楚云秀愤恨地看着秤上的数字,“靠,就你小子瘦了,这不公平。”


“比赛重要还是体重重要?”叶修用夹纸板轮番敲过这群人的脑袋,他们就像是一只只小呆头鹅被敲得呆呆的,“都给我吃饱喝足了别想那么多。”


“哦……”不情不愿死样怪气的回答,并且正在暗暗酝酿着坏主意。


“老叶,吃这个。”方锐往叶修的碗里夹了块五花肉,黄少天不甘落后,夹了块肥肉占三分之二的红烧肉给他,还说“红烧肉就是要肥肉多才好吃”。


叶修不是很喜欢吃肉,跟孙翔唐昊之类的小年轻比起来,他吃得比较少。


国家队的饭桌日常基本上是这样的,一盘肉端上来,一群年轻人拼着手速伸筷子一通乱夹,基本上过了几秒钟,肉盘子就空了,比较有良心的同学会给叶修碗里也分一块,不过总的来说战况非常惨烈,跟抢boss的程度差不多。


所以今天这种少见的情况,让叶修本能地警觉起来,他碗里的肉堆起一座小山,还是平常最喜欢抢他碗里的肉吃的方锐黄少天给夹的,这背后包藏的祸心,引人深思。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要求我?”叶修斜着眼看明显不安好心的黄少天以及方锐,黄少天和方锐表示非常难过,他们两个关心领队的身体健康,希望他多吃点才能更好地工作,更好地引导他们走向辉煌,难道他们如此积极向上正能量的思想是错误的吗,难道领队眼中的他们总是龌龊的吗?他们感觉到了悲伤和沉痛。


如此做作drama的演绎,叶修也不揭穿,把米饭和肉一起吃了,中途张新杰还夹了不少蔬菜给他,非常注意膳食均衡。


晚上十点左右,方锐和黄少天两人拎着外卖来找叶修,要跟他一起吃宵夜,叶修把他们的宵夜没收:“这么晚了吃什么,给我准备去睡觉。”


方锐据理力争:“饿得睡不着,你忍心吗老叶。”


“你们晚饭吃得又不少。”叶修不为所动。


“呜嘤,我是真的感到很委屈了,你想想看,我们都是二十岁的青少年,我们对食物的需求量是很大的,我们要是吃不饱是很容易想不开的,一想不开就会失眠,一失眠就会影响比赛,一影响比赛就会影响我们领队的声誉,所以我们是为了你才吃夜宵的,你难道都不感动的吗?”


方锐的这套歪理一溜地说下来,似乎还非常有道理,思想单纯的人类也许迷迷糊糊就被他蛊惑了。


但是叶修是谁。


叶修最擅长跟别人讲道理,讲得比方锐更有道理,但是他实际上也不太想管那么多,主要是因为就这个问题,方锐和黄少天能在这边跟他争论一宿,他把外卖盒放在茶几上,先是对方锐冒充青少年这点提出了质疑:


“得了吧,就你这张脸还二十岁青少年,你问过青少年的想法没有。”


于是方锐和黄少天就知道叶修同意了。


欢快地去冰箱里拿了两瓶可乐出来,打开买来的双重芝士玛格丽特匹萨。


这夜宵吃得相当罪恶,芝士是恶魔啊朋友们。


就这样醉生梦死吃吃喝喝的日子过了几天,又到了上秤的日子,方锐和黄少天把叶修推上秤,非常心酸地发现叶修没胖,只有他们两个长了两斤肉。


“为什么会这样?这不科学。”黄少天震惊了,想把叶修养胖的信仰在这一刻摇摇欲坠。


“你们该不会以为叶修以前的肉是吃出来的吧?”在后面围观的苏沐橙笑了,“他只是作息不稳定所以看上去有点肿而已,就像有些人晚上睡觉前喝了很多水第二天早上肿成猪头那样,不是真的胖啦。而且,叶修从以前开始就是吃不胖的类型,你们不知道吗?”


“再说了,我长肉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叶修接话。


“……”你是不会懂的,那种柔软的触感,腰侧的痒痒肉的手感,你自己是不会懂的。


这种手感居然消失了,这对身心俱疲的参赛选手是多大的打击你是不会懂的,那是心灵的慰藉,是治愈的港湾,是人类的梦想。


心里的想法无法表达出来,方锐很失落。


偏偏叶修还误解他:“你不能因为自己胖了就心理阴暗希望别人也像你一样啊点心,我们兴欣是这样教你的吗?”


“……”才不是你想的这样。方锐无语凝噎。


“前面搞什么呢,后面的还等着呢。”张佳乐嚷嚷了一声,前面那三个拉拉扯扯的也太久了,后面的看着心烦,等得不耐烦。


叶修应了一声,让后面的人进行检查,队医吩咐了点注意事项,叶修一一记下。


回酒店的时候叶修和楚云秀苏沐橙走在一起,其他人可以听见他们的聊天内容。


“对面的商场在打折促销,我们等会儿一起去吧。”楚云秀提议。


“不要。”叶修出于本能地拒绝,无论是什么样的女生,逛起街来都是小公主,陪着两个小公主逛街,能够想象身体与心灵都会受到严酷的摧残。


“我们又不是为了要你帮我们拎东西才叫你去的。”楚云秀说。


“昨天我和云秀发现你的腿真好看。”苏沐橙笑嘻嘻地,“就是一直穿松松垮垮的裤子太浪费了。”


“就是,所以终极目的是为了帮你买条适合你的裤子。”


楚云秀说得很正直,当然最后无可奈何地跟着去的叶修依然拎了一手的购物袋。


不过其他人必须承认楚云秀说得很对,叶修的腿的确……是一双好腿,又直又长,穿九分裤比穿运动裤要明显多了。


这天叶修正跟孙翔在说事情,手边的钥匙卡不小心被撞到了地上,他弯下腰去捡。


叶修弯腰的时候,被九分裤包裹着的,翘起的臀部很显眼。


孙翔觉得这一切都不能怪他,毕竟有个词叫作情不自禁,你不能否认人性里依然还有兽性存在,所以他的手不知不觉地贴上叶修的屁股也只是鬼怪作祟,是有邪恶的力量控制了他,并不是他本身是个变态,真的不是这样。


叶修抬起头的时候,表情有点诧异,盯着他看:“你刚才……”


“刚才……”孙翔的脸涨红了,“你裤子上,有东西。”


“哦。”叶修也没问是什么东西,


孙翔本来就不像其他人那样和叶修那么熟到可以对他摸来摸去,所以并不知道原来的叶修是什么触感。


但是屁股上的肉手感……超好的。




……






***




最近的更新全是奇怪的脑洞玩梗,你硬要说我OOC吧,我也认了。


道理是懂的,那么多人喜欢我(这种话自己说合适吗),不要因为一个人不喜欢而坏了心情之类的。


但是即使如此也还是容易因为一个小小的差评而感到难过,悠悠堇怎么这么脆弱啊。


悠悠堇对不起这么红的自己,悠悠堇还是个小学生级别的写手,虽然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


唉,来自1月9日的悠悠堇,惆怅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