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

【喻叶】记一场猝不及防的初见

来福:

标题:记一场猝不及防的初见


原作:全职高手


作者:来福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AU,有私设。


配对:喻叶。


注释:换种风格试试。一句话简介:喻文州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


 


       索克萨尔即将能够见到一叶之秋。


       ——这正是喻文州不远万里而来,独自跋涉在炎热而陌生的闹市街头的原因。


       想到这,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


 


       喻文州的网名叫索克萨尔。


       他跟一叶之秋相识于网络世界,结缘于网游当中。


       彼此不曾见面、不识真名,二人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网友关系。


       ——但这并不妨碍,二人的一见如故,继而倾心。


 


       或者,倾心不已的只有自己这一方。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交际当中。


       其实,自己不过是大龄网瘾青年罢了。


       ——喻文州冷静地在心里想着,脸上微微地笑了一下。


       接着,他拉出了跟一叶之秋的聊天记录,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


 


       索克萨尔:


       5月底我要去B市,有空的话,帮忙看一下?


       [B市游览攻略.doc]


 


       一叶之秋:


       这么巧?5月底我要回国一趟。


       [对方已成功接收文件“B市游览攻略.doc”]


 


       一叶之秋:


       几号过来?


 


       索克萨尔:


       是吗?我是5月28到30号在B市。


 


       一叶之秋:


       哦,这几天我在。


 


       索克萨尔:


       好巧。


 


       索克萨尔:


       见个面么?


 


       一叶之秋:


       可以吧。


 


       “由G市前往B市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X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 


       最后再看了眼暗淡着的一叶之秋头像,喻文州恋恋不舍地塞好手机,一手拉着行李,另一手拿着登机牌,跟随鱼贯而入的人群,通过了登机口。


 


       #


 


       其实并不是凑巧。


       那一天,喻文州看到了一叶之秋跟夜雨声烦在群里的对话。


       所以喻文州知道,一叶之秋会在5月底从国外回来一趟,为期一个星期。


       然后。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订好了去B市的机票。


 


       喻文州:“……”


 


       最终。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给一叶之秋发去了消息。


       索克萨尔:5月底我要去B市,有空的话,帮忙看一下?


       ——既然机会来了,那么,就赌一把吧。


       喻文州对自己如是说。


 


       #


 


       每个城市都有不好打车的区域,那里仿佛是被黑洞笼罩似的,几乎所有的计程车在到达之前,都会消失不见,或者客满。


       喻文州如今正处于这样的一个区域。


       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空车,于是他连忙招手示意。


 


       “师傅,XX路去吗?”喻文州问道。


       “好巧,我也是去XX路,方便拼个车么?”身旁那个明显也是在等计程车的青年听到之后,问喻文州说。


       闻言,喻文州不由得打量起对方来。


 


       只见对方身高跟自己相仿,年龄看上去也相差无几,皮肤是久不日晒的那种苍白,额头微微出着汗,五官并不特别出色,但看上去很是让人觉得舒适。


       总体而言,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一个同样可怜地打不到车的路人。


       喻文州在心底判断道。


 


       “这地方实在太不好打车了。”对方见喻文州不语,叹了口气补充说。


       “看上去是这样的。”喻文州点点头说。


       “上不上来?赶紧的!”计程车师傅在车里头吼道。


       青年扭头回了司机一句,带着浓重的B市口音,是喻文州听不懂的话。


       车子里头也答了一句同样满口京味儿的话,紧接着青年又迅速回了一句。


       然后那计程车司机不吭声了,烦躁地敲着方向盘,等他们了结。


 


       “你是B市人?”喻文州忽而问道。


       “嗯。”对方回答说:“后来出国读书了,前几天刚回来,办点事。”


       “哦。”喻文州若有所思,“既然同路,车上再聊?别让师傅等急了。”


 


       ……


 


       “你是来B市旅游的?”计程车里,青年问喻文州说。


       “哦!谢了啊。”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纸巾,青年擦起汗来。


       “一半一半吧。”喻文州回答道。


       他注意到,对方有一双异常好看的手,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怎么说?”青年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来看个人,顺便旅游。”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说。


       “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人。”青年品味了一下喻文州的话,反应很快地说。


       “唔……”喻文州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想到一叶之秋,手上情不自禁地划开了手机屏幕。


       最后,喻文州还是忍住了,重新将手机塞好。


 


       “你之前是在国外读书?”喻文州岔开话题说。


       “是啊,就在……”青年向喻文州报了一个地名。


       “哦,那是个好地方啊。”喻文州笑了起来。


       ——他记得,一叶之秋提过,自己也是在那里头读书。


       “还行,就是餐馆里的菜式不太合胃口。”青年也笑了笑说。


       “大概是不合中国人的口味吧。”喻文州再次笑了起来。


       ——他想起,一叶之秋向自己抱怨当地的饭菜有多难吃的事情。


       ——当时,一叶之秋还特别强调了某一款方便面的某个味道有多难吃。


       喻文州甚至可以想象出,一叶之秋苦恼地皱着眉,面对电脑屏幕愤怒地敲打出那强烈的感叹号的模样。


       ——太难吃了!


       “太难吃了。”身旁的青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蹙眉道。


       喻文州回过神来,听到对方正在描述一款极其难吃的方便面口味。


       “哈,以前也有人跟我抱怨过。”喻文州忍不住笑意,因为对方描述的,正巧是一叶之秋提到过的那款。


       “因为真的很难吃啊。”青年说,语气带着点无奈。


       “看来是这样的。”喻文州同意道。


 


       ……


 


       两个人在计程车里,就这样聊起天来,话题一个接一个,恍若多年的故交。


       喻文州发现,在兴趣爱好和食物口味上,青年跟一叶之秋很是相像。


       ——连声线音色和说话时的停顿也像极了。


       ——因为经历相似,且同是B市人的原因吗?


 


       “XX路口到了。”计程车师傅在前头说道,“要在哪里下?”


       “我在这里下就可以了。”喻文州说。


       “我也是。”青年说。


 


       “我约了朋友在附近见面。”青年边从车里走下来,边跟等在一旁的喻文州说。


       “唔……我也是。”喻文州回答道,心里忽然浮起了一个猜想。


       ——会是他吗?


       相似的经历,雷同的口味,同样的兴趣,是不是,因为,他就是你?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旦出现,就迅速地在喻文州的脑海中扎根发芽,难以再被抑制,并不断地放大、放大、再放大,最终挤满了喻文州的整个思绪,叫嚣着要冲口而出。


       ——是你吗?


       ——你是一叶之秋吗?


       “我走这边,你呢?”喻文州按捺着最想说的话,状若无事地说道。


 


       但是。


       那不受控制地怦怦狂跳起来的心脏,出卖了他。


       怦怦,怦怦。


       喻文州听到自己胸腔里头的那颗心脏,剧烈跳动着的声音,带着希冀,带着期待,带着难以察觉的喜悦。


 


       倾盖而如故,因为是你吗?


 


       然后。


       喻文州看到,青年笑着说了句什么。


       一时之间,喻文州似乎没听清楚。


 


       “什么?”喻文州微笑着问道。


       与此同时。


       喻文州感觉到,原本鼓噪不已的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沉寂下来。


 


       “我走那头。”青年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并扬起那过分好看的手,指向了路的另一头。


       “哦。”喻文州说。


 


       似乎察觉到喻文州情绪的瞬间变化,青年的神色间带上了疑惑。


       喻文州却也懒得多解释,气氛于是冷寂。


 


       “那么,再见?”半响,喻文州说道。


       “唔,手机能借我一下吗?”青年忽而问道。


       “怎么了?”喻文州疑惑道。


       “打个电话。”青年呵呵笑着说。


       “号码是多少?我帮你按吧。”喻文州开了免提,示意对方说。


       青年爽快地报了一串数字,喻文州依言摁下。


       电话拨出的瞬间,喻文州听到,身侧响起了电话铃声。


       ——从青年的身上,传来了清晰的电话铃声。


 


       喻文州:“……”


 


       只见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挂断,接着熟稔地摆弄数下,递到了喻文州的身前。


       他注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神色极其温柔,嘴角带着笑意说——


       “我叫叶修。”


       “你叫什么名字?”


       “可不可以帮我输在通讯录里?”


 


       喻文州怔怔地看着青年,恍然间,只觉得时光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之前。


 


       ——我叫一叶之秋。


       ——你叫索克萨尔?


 


       “我……”定了定神,喻文州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喻文州,我叫喻文州。”他伸手接过对方的手机,低下头,一字一字地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屏幕上“添加成功”的提示框,喻文州心念一动,摁下了回拨键。


       “YE XIU,一叶之秋的叶……?”止住了话头,喻文州自嘲地笑了笑说:“你的名字怎么写?”


       “嗯,对。”青年说:“叶子的叶,修养的修。”


       “我觉得我们很合得来。”叶修说:“你看完朋友后,可以打电话给我吗?”


       “我打给你也可以。”叶修凝视着喻文州,补充说道。


       “再说吧。”喻文州回之以微笑。


 


       #


 


       挥别那个带给自己异样熟悉感的青年之后,喻文州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向着目的地前进。


       一叶之秋跟他约见的餐馆,喻文州搜索过,是B市久负盛名的一家老字号。


       正宗老字号,地道京味儿。


       站在楼下,仰望着餐馆悬挂着的硕大招牌,喻文州对接下来的会面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兴奋。


       终于!要见到面了。


       上楼之前,他忍不住划开手机屏幕,给一叶之秋发去了消息。


       索克萨尔:我到了。


 


       ——索克萨尔即将能够见到一叶之秋。


       ——喻文州即将能够见到……?


 


       看着从楼梯上转出来的身影,喻文州不禁睁大了眼睛。


       同一时间,手机响起了铃声。


       ——那是QQ特别关注发来消息的提醒。


       ——那是一叶之秋发来了消息。


       但此时此刻,喻文州已顾不得查看。


       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从眼角到眉梢,从双唇到锁骨,从纤长的手到笔直的腿……喻文州凝视着对方,贪婪而矜持地,用目光一寸一寸逡巡着对方,专注而深情。


       末了,喻文州笑了起来。


 


       “叶修?或者说,一叶之秋?”


       “喻文州?你就是索克萨尔?”


 


       ——既然机会来了,那么,就赌一把吧。


       来B市之前,喻文州如是对自己说。


       想到挥别之前,青年对自己的示好和明显的欣赏,喻文州觉得一直以来摸黑前行的路途上,看到了可供归途的那盏明灯。


       有缘千里能相会,上天终归是待他不薄,让他赌赢了。


 


 


       END.


 


 


注释:


       1.这是一个↓


       喻文州单恋叶修多年,知道叶修临时回国,一时冲动订了机票,理智回笼后想着‘既然如此’那就听从心意赌一把吧(因为很大概率是见光死啊!),千里迢迢去到B市,途中遇见了叶修本尊,互相不知道但彼此有好感,叶修还撩了喻文州(奈何喻文州心里有了一叶之秋),最后会面的时候发现原来对方就是一叶之秋/索克萨尔,喻文州于是知道一叶之秋也会喜欢自己。


       ↑的狗血故事


       2.网络上,喻文州喜欢叶修,将一叶之秋视为谈恋爱的对象。


       但是,叶修方面,是觉得索克萨尔很不错很聊得来也有好感,却恐怕并没有考虑过成为恋人关系


       (毕竟这太虚幻了啊,没见过面不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不知道姓名只是语音过)


       (所以喻文州最开始的时候就吐槽自己“不是每个人都会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交际”)


       在我的理解里,喻文州会网恋,叶修不会。


       相比于叶修,我是觉得喻文州在感情上会更“不冷静”,就是更富有浪漫情怀吧。


       (但事实上,喻文州也是叶修喜欢的类型,所以车上偶遇之后,叶修就撩喻文州了)


       3.虽然没有写下去,但玩过攻略游戏的童鞋们都知道,攻略对象生日的时候,是会有事件发生的,并且好感度足够的话,会瞬间通关打出CG画面也说不定!


       所以你们注意到,喻叶二人见面的时间是叶修生日的前一天了吗?


       首先喻叶二人互有好感,再加上前期在网络积累的好感度,第二天过生日的时候,情到浓时就会……!!!(毕竟喻文州已经等得太久=W=)


 


 题外话:


       昨晚上,某位小伙伴说“最近特别想看喻叶”,于是就尝试了一下新风格……【。


       虽然我知道知名不具的那位小伙伴是想吃喻叶肉,然而天气太热,并不想炖肉……【。


       苦夏,吃清淡些!(啃着西瓜吃着龟苓膏缩在空调房的来福如是说_(:з」∠)_)


 



【喻叶】王子和定情信物。

九音花月丶:



















-ooc。


-第一次写喻叶。











呼啦呼啦海风那个吹,二十年前谁都是个熊孩子。

即使他是个王子。









熊孩子喻哦不是,王子喻文州那时候也只有五岁,听侍女的睡前故事讲多了,每天闲来无事就扒拉着阳台的栏杆眺望城堡后面翻着白浪的大海,想着那里有没有故事里说的会救人的小美人鱼。

期待与好奇会随着时间的发酵成为强大的行动力,小王子终于有一天溜出王宫,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就往海边跑。 







这是个繁荣的国度,人民生活幸福无忧,也十分爱戴他们的王子殿下,穿过大街小巷的小王子很快就被认出来,街角的面包店胖胖的老板娘局促地在围裙上擦了好几遍手,给王子递过去一袋刚出炉的面包。
“谢谢您。”小王子停下脚步微笑颔首。
卖花的小姑娘红着脸送给王子一束沾着露水的矢车菊。
“祝愿您王子,它的花语是‘遇见’。”
“也祝愿你,美丽的姑娘。” 






所以说有些人会撩可能是天生的?







小王子带着他的子民们的礼物来到了海边,中途还有个车夫询问可不可以捎他一程。

原来这就是大海。
喻文州靠着礁石放下手中的矢车菊与牛皮纸袋,朝着海浪跑了几步,海鸥低空飞过,有几只好奇的落下去啄他放了面包的纸袋。
“你好——美丽的人鱼小姐——”
小王子对着海浪呼喊。
“人鱼小姐——你在吗——”
海浪卷着他的声音翻滚回大海,在海底回荡。
叶修掏了掏耳朵,从藏身的珊瑚丛中钻出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发现自家弟弟的身影,才拍了拍尾巴,大摇大摆地往海面游去。
哪家的熊孩子这么吵。






“人鱼小姐——”小王子一边掰开手里的面包分给海鸥,一边朝海面张望。
“别叫了。”礁石后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喻文州好奇地扭头去看,刚好看到叶修冒出海面。
“人鱼小…”脱口而出的话说到一半,喻文州自己就愣住了,看着海水之中的少年冒出海面平坦的上半身,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
“人鱼没有雌性。”叶修一下子就看透岸上那个衣饰华贵的男孩儿的想法,冷冰冰的在童真的梦上捅了一刀。
“你怎么知道。”小王子不服气,爬上礁石瞪着海水之中半裸的少年。
“因为我就是人鱼。”叶修扬起自己银白色的鱼尾在海面上拍了拍,看着小王子惊讶的表情有些得意地扬起头。
“我能摸摸吗…”不过五六岁的小王子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生物,心里欢喜地都要冒泡泡。
叶修往礁石那边又游了游,看着小王子毫无形象地趴在礁石上颤巍巍地努力往下伸手,碰了碰他扬起来的鱼尾。
“哇,好凉!”小王子小心翼翼地用指尖碰了碰,来回抚摸了几下,发出小小的感叹。
叶修没有做声,海水都是凉的,他们人鱼还能是热的不成?
正想着,突然一个纸袋出现在面前,抬头就对上小王子咧开嘴笑的开心。
“给你吃,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叶修眨了眨眼接过来,用尖锐的指甲戳了戳纸袋里还散发着热气的面包。
“我叫喻文州。”小王子笑眯眯,回身指了指不远处树林掩映间露出的白色城堡,“住在那里。”
“哦。”叶修用指甲划下来一小块面包送进嘴里。
“我叫叶…秋。”他尾巴拍了拍水面,“住在里面。”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可不可以经常来找你玩?”
正在跟手里面包奋战的叶修翻了个白眼,他不喜欢缠人的小孩子,不然怎么会成天东躲西藏的不想被叶秋发现?
“啊…”叶修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怎么找你?”小王子不肯放弃。
叶修埋头苦吃,不回答他。
喻文州眨眨眼,好像也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掐了自己一把努力积蓄泪水。
“啪嗒”水珠落在叶修面前的海面里,涟漪都没有就消失不见,可是这不属于大海的一滴水让叶修浑身如过电一般,有些呆滞地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扁着嘴强忍泪水吸着鼻子的小王子。
“诶诶你别哭!”叶修手忙脚乱想要伸手去抹掉他脸颊上的泪,又怕自己的指甲划伤他,只好用手背小心地给他蹭去。
“你是不是…”喻文州见方法奏效立马进入状态,眨巴着眼睛金豆豆扑簌扑簌往下掉,委屈的气都顺不上来。
“你不想跟我做朋友!”小王子哭的毫无形象,叶修慌的也无心看他是真是假,也哪里想得到小孩子就这么聪明会利用别人的弱点死死咬住,只好放轻了声音诱哄。
“没有没有,我可喜欢你了,想跟你做朋友。”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珍珠塞在小王子手心里,信誓旦旦地保证。
“你在海边对着这个珠子喊‘叶秋’,叶秋会听到的!”
“真的吗,你不能骗我。”小王子揉揉眼睛摊开手心,一颗硕大的珍珠正躺在他的手心里,散发着莹润的光。
“真的真的。”叶修抖抖耳朵,敏锐的察觉到了正在靠近的熙攘人群,一甩尾巴把纸袋塞进喻文州手里回身就准备走,喻文州扯住他,凑过去在他嘴唇上碰了碰。
“有人来接你了。”叶修皱着眉推开他。
喻文州也眼尖地看到了王宫的旗帜,有些不舍地对叶修挥挥手。
“我改天再来找你!”







可别再来了。
逃脱一劫的叶修潜进海底,摸出好几个珠子在手心来回拨弄。
唉,叶秋的眼泪要不够用了,改天再骗他哭一次吧。







“叶秋——”
“叶秋————,咳…咳咳…”小王子呛了风,还是不放弃地举着珠子对着海面喊。
回应他的只有雪白的浪花和海鸥。
连续两三天,叶秋都拉着叶修抱怨。
“混蛋哥哥你是不是把我的珠子丢到哪里了,怎么总有人叫我!”
“瞎说什么呢笨蛋弟弟,眼泪这么宝贵的东西哪能随便乱丢。”叶修敲了敲他的头。
我还要用来收买侍卫放我出去玩呢。







“你果然是在骗我。”小王子落寞地喃喃出声,攥紧了手里的珍珠,看了大海最后一眼,转身离开了。









“混蛋哥哥——!你给我站住!”叶秋死命地追着前面游得飞快的银白人鱼,“我不要继承王位啊啊啊!!”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叶修一秒没停“唰”地游出去好远,钻进珊瑚丛消失了。

好不容易躲开弟弟,叶修兴致勃勃地卷着尾巴都弄着指尖的小鱼,听他们叽叽喳喳地说话。

“刚才有一艘大船过去了呢!”

“是啊是啊,好漂亮的大船!”

“有一座人鱼雕像立在船头!”

人鱼雕像?叶修来了兴趣,问了方向甩了甩尾巴就游出海面,看到了小鱼们说的那艘船。

雕像是不是应该凑近一点看…

叶修心里正盘算着,忽然“咕咚”一声,船侧溅起水花,船上立马骚动起来叫嚷着:“快救人!”

有人掉下去了?叶修心里一紧。他们人鱼都是很重视生命的物种,不能眼睁睁看着有人在他们面前淹死。

叶修扎进海面飞快地摆动尾巴向那方游去,看到一个人正在缓缓沉入海中。

三下两下划过去把人揽在怀里,刚想带着往上游就感觉整个人被一张巨大的网子围住,惊慌之余还不忘记护住怀里自己刚救的人。

怀里的人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腕。











“放我回去!”叶修愤怒极了,尾巴“啪啪”地拍击着水面,在水箱里瞪着自己刚刚救的人。

一群人围着他嘘寒问暖,又递毛巾又拿衣服。

“不行哦。”那人笑,走过来拉住叶修的手腕,送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指尖。

“是我抓到的,就是我的小美人鱼了。”

叶修冷笑:“我马上就要继位成王,你是不是以后不想在这片海域航行了。”

“啊呀。”那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笑意直达眼底,从身上掏出一颗叶修极为眼熟的珍珠,叶修怔了怔,那种珍珠,他自己身上还留着十好几颗。

“那还真是抱歉了,恐怕你不能继承王位了。”

叶修愣着眨了眨眼,身前高瘦的男人逐渐与二十年前海边扯着他不让走的小男孩重合。

“想起来了?”喻文州笑眯眯地把玩着手里的珍珠,凑过去吻上他的嘴角,“我不可能再让你回去了。”

“但是你可以当我的王后。”

“人鱼的眼泪,可是定情的信物呢。”














王宫巨大的水池边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请大家脱下裤子,拿好卡。



“这次是给我的定情信物了吧?”










-end-






 @鱼粥葱花汤 第一次喻叶写给你。(●'◡'●)ノ♥





亚人有话要说 (喻叶篇)

春酒:

 @泽木瑶    点的吸血鬼喻叶。


直接延续之前《亚人有话要说》的设定啦。


毕竟没有说是要两个人都是吸血鬼还是其中一个是(而且这个设定还没有玩够(


-----------------------------


1.


喻文州。R大文学院院长。温文尔雅。青年才俊。


吸血鬼。


年轻时候,住在欧洲。出门吸血,被香味引跑。跑了大半个地球,才追上人。


看起来是个人。


假装游客,上前问路。问完感谢,一起逛街。


烛光晚餐,深情款款。看着对方搭在桌子上的手,只想套个戒指上去,再摸摸,从手往上。往下也行。


不知不觉就凑了过去,血太香,完全撑不住。快要咬上去的时候,被掐住脖子。


对方呵呵:到了我的地盘,还敢这么胆肥。


叶修。亚洲亚人组织挂名会长。


战斗力不可估量。


曾和欧洲亚人组织真人PK。


横扫。


实际种族,魅魔。


绝对珍稀物种,传说中多,现实中少。目前,仅此一个。


插话,弟弟叶秋,种族,龙人。


国际亚人联盟理事长。


叶修掐着喻文州的脖子自我介绍,说:哥,战力强,后台硬,留下来不许闹,懂?


识时务者为俊杰。


懂。能喝点血吗。


叶修投以怜悯的眼神,想想喻文州也跟着自己跑了大半个地球,难得觉得小朋友有点可怜。


咬破手指,递过去。只许舔,不许吸。


喻文州,保持被掐着脖子的姿势,表情十分自然,仿佛在正常用餐。


含住手指,舔了舔。


甜到炸裂。


毕生难忘。


怎么这么好吃。还想吃。


晕厥。




2.


喻文州再醒过来,变成蝙蝠,被关在笼子里。


笼子外面蹲着狗。


你妹!睁大你的眯眯眼看清楚!我是狗吗!是狼!狼人!


哦。难怪这么难闻。


狼人炸毛。怒火冲天。想踩扁笼子,弄死宿敌。


叶修远观,无言以对。


傻啊。激将法都能中。图样图森破。


赶走黄少天,拿起笼子,看着里面的蝙蝠,叶修说:血好吃吗?


好吃。


还想吃吗?


想吃。


很好。很老实。


叶修十分满意。没见过这么老实的吸血鬼。留下来当苦力,正好。


反正是他自己追过来的,叶修连能力都没放,不违反国际亚人法。


被放出来的喻文州,恢复人形,风度翩翩。看了眼叶修,血的味道还记忆犹新。


有点像春天的药。


叶修走在前面,带他去宿舍。喻文州不动声色,微笑,跟着走。


计划通√




3.


亚洲出生,欧洲长大的喻文州,成功通过测试,笑傲一干本土应聘者。


深藏不露。高深莫测。


叶评委鼓掌。


一年过去。哪里不对。


早上起床。睁开眼睛看到一张脸。


校长大人,能喝血吗。


不能。


能舔一舔吗。


不能。你怎么进来的。


飞进来的。


叶修抬头。旧式别墅,还有烟囱。


当天。号召员工,奋力干活。


一天一夜。装上防护网。堵上烟囱。


清静。


一周后。早上。睁开眼睛,又看到同一张脸。


你怎么进来的。


破解系统。走进来的。


叶修挥手,美男子,变成蝙蝠。


喻小蝙蝠拍拍翅膀,试图咬一口。被捏住,缠上绳子,吊起来,仿佛风干的腊肉。


就是没肉,都是骨头,看起来就不好吃。


当然,在喻文州眼中,谁都不会比叶修好吃。


遗憾。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乐此不疲。


防不胜防。


烦。


超越黄少天。




4.


不能既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


叶修见喻文州,只能喝冷冻血,吃血豆腐,喝猪血汤。脸煞白。挺可怜。


突发良心,恩准喝血。


先剪指甲。再捆手。绑在椅子上。做好预先准备,以免本性大发。


更何况,叶修的血,那是魅魔的精华。可不止是春天的药。大概是。一百种。春天的药。


喻文州。安安稳稳。坐着。不动如山。十分乖巧。


叶修围着他转圈,把吸血鬼给转晕了,这才拖了椅子,靠在旁边,低头,露出脖子。


尖牙靠过去,刺穿,血液流动。头晕目眩。


两个都是。


叶修心想:。哪个东西跟他说的吸血不疼?


事实上。雷同打针,一瞬间疼,很快就不疼了。


他也感觉不到了。


肯定是魏琛准备的绳子。混账。畜生。禽兽。老东西。胳膊肘就知道向同族转。


拉灯。一夜过去。




5.


魏琛冤枉。他都没吸过叶修的血,哪会让外来的小子得逞。


喻文州,笑而不语。


吸血鬼没一个好东西。


叶修忿忿,扣钱,没绩效,打一百年工,不给饭吃。


有血喝吗?


没有。没有!说了没有!凑什么凑!


喻文州舔了舔叶修脖子上的齿痕,微笑。


寒风阵阵。


谁说的这家伙老实?


你。


叶修:……




6.


叶修呵呵一笑:想喝血是吧?


想肉偿。


叶修端了杯血过来:喝完。


喻文州闻了闻,是叶修的味道。大喜,一鼓作气,喝干净。




第二天。


王杰希看着在笼子里疯狂地飞上飞下的蝙蝠,面无表情。


想了想,自己去抓过来一条狗。


你妹!你才是狗!老子是狼人!不带你们这样在满月时候欺负人的!我要上诉!


自动省略为汪汪汪汪汪。


同学们,今天我们有特别的一课。请两位特别来宾给我们表演,吸血鬼和狼人的经典剧目:罗密欧和朱丽叶。掌声欢迎。




7.


员工情感交流事件圆满结束。


叶修觉得自己真是个好校长。


从此,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三个人之间莫名的仇视关系,变成了喻文州&黄少天和王杰希的宿敌关系。


叶修校长今天也为亚人的种族关系奉献了一份力量。


为他鼓掌。为他欢呼!




8.


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