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

【all叶】睡前总要做些什么

Katsu:

睡前小甜饼,just一堆段子。


傻白甜,ooc。




【喻叶】




喻文州有浅眠的毛病,所以每天睡前喜欢喝一杯牛奶。叶修每天晚上便都能看见喻文州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一小口一小口吸溜着的画面。




白色的雾气氤氲了喻文州的脸,只能朦朦胧胧看见那人餍足的表情,放下杯子时舒服地叹一口气,靠在床头上像只缱绻的大猫,湿红的舌尖绕着薄唇转了一圈舔掉引人遐想的白色液体,撩得叶修浑身一颤,翻了个白眼,匆忙将头撇到一边。




喻文州好笑地看着叶修的小动作,长臂一伸将人揽到怀里。




“怎么了?”耳边的声音温润,还带着南方独有的柔软,和着喻文州不紧不慢还带着一丝调笑的语调有着独特的惑人。




叶修揉了揉泛红的耳尖,面无表情将人往旁边推了推。




“去去去,抱着你的牛奶过日子,喝个牛奶那么荡漾想干嘛?”




喻文州眨了眨眼。叶修这小脾气闹得有些好笑,却又有点可爱。当然,叶修只反应过来自己的幼稚,被子一蒙,往喻文州怀里一拱。




“关灯,睡觉。”




喻文州却把被子一撩,不想放过这人了。




“别啊,我上你的时候更荡漾,不想看吗?”




“不过前辈爽得只剩呻吟了,应该不会注意吧。”




叶修心里对身上的这人指指点点。




妈的迟早被喻文州撩废。




【翔叶】




以前,孙翔晚上喜欢侧卧在床上玩会儿小游戏,消消乐连连看找你妹什么的,玩着玩着也就睡着了。然而和叶修住在一起后,孙翔发现这招对他失效了。




最开始,是他发现叶修特别喜欢静静地盯着他看,眼神特别温柔,柔到似乎能晕出水来,嘴角挂着浅浅淡淡的弧度,深情又煽情。




孙翔平时大大咧咧粗线条,这会儿还挺不好意思的,便想翻个身躲一下叶修的视线。本来想背对着叶修,可又觉得这样对那么深情的叶修是不是太残忍,便举着手机正躺着留给叶修一个侧脸。孙翔完全忘了他当初追叶修时是多么艰难,理所当然在心里给叶修换了个人设。




然后剧情的发展就很套路了,每当孙翔困了要睡着的时候,就会被掉下来的手机砸醒,转过头是叶修哑然失笑的模样。




孙翔气血上涌,顿时就精神了,按着叶修就开始搞了起来,入睡时间一拖就是三个点。




一次,在孙翔被平板砸醒痛得又想按着叶修寻求安慰时,叶修终于决定和这个人好好谈谈。




“你先别激动。”叶修手掌撑在孙翔的脑门上,争取把人往远了推,“我说,你正着躺砸脸就不会侧着躺吗?”




孙翔这会儿是不傻的,还知道指着叶修反驳:“我是为了你着想!一大把年纪了还老撩我,腰受得了吗?”




嗨呀,你最近还少做了?




叶修高冷地嗤笑一声:“是你毛头小子想太多吧?你倒是说说我怎么撩你了?”




“你你你总是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我!”




“我那是关爱智障的眼神。”叶修翻了个白眼,“你是不知道你卡关时那表情崩的啧啧啧……对,就是你现在的表情。”




孙翔的脸黑红黑红的。




最尴尬的大概就是他的想法都认证了叶修的确是在关爱一个“智障”。




孙翔恼羞成怒按着叶修又是一通乱搞。




从这儿以后,孙翔晚上睡前还是会玩小游戏,不过有时玩着玩着就会触景生情,扔下手机捏着叶修的下巴就是一个恶狠狠的深吻。




“真的,叶修,每次我卡关就会想起当时你欠操的模样,我现在睡觉时间越来越晚了。”




“放屁!自己想做还要扔锅给我!”




难得是叶修先炸啊。




翔哥稳的。




【王叶】




叶修以前是没有晚上可言的,他通常都是通宵一晚,然后白天关上电脑扑到床上时就已经迷迷瞪瞪了,沾枕头就着。退役和王杰希在一起后,这个作息慢慢就被掰了过来,叶修也有了睡前小习惯。




其实之前也就是很正常的拿手机刷刷微博贴吧论坛什么的,然后再和苏沐橙在企鹅上扯几句皮。




问题就出在这个扯皮上。




苏沐橙一个手滑错屏给叶修发了一堆本来要发给戴妍琦的耽美十八禁肉文,苏沐橙发现错屏时当时就出了一手冷汗。不过好在都是原耽,不是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的同人,这么一想,也没什么好尴尬的,苏沐橙干脆就告诉叶修这是给他找的睡前读物,让他涨涨姿势。




不就是个小黄文嘛。




老司机叶修完全就拿这些当成真正的睡前故事,看得脸不红心不跳,兴致上来还槽儿两句。




这天,已经阅到第四十八篇小黄文的叶修打了个哈欠,突然脑洞大开。




“好像套路都是前面万分痛苦,上面那个突然按到G点然后一起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好想看死活找不到最后两人提上裤子不了了之的神作啊。”




说着还似笑非笑瞥了一眼拿着遥控器动作僵硬在半空的王杰希。




是的,当初他们俩第一次就是因为万分痛苦,找不到那一点推不开新世界的大门,最后在没有任何干扰因素的情况下提上裤子不了了之。




王杰希冷笑一声,扔下手中的遥控器,揽着叶修的腰一个用力将人抱到腿上。




“初一找不到,十五总会找到的。你现在是想试试按那个点有多爽吗?”




老司机叶修,一个能淡定吐槽高h的人,因为王杰希的一句话红成了皮皮虾。




【end】


我指的是表情包那个皮皮虾啊,事实上我吃的皮皮虾并不是红色。会解释这个和码出这篇的我可能有毒。


有虫要捉,今天不填坑,沉迷摸鱼。


以及,我要去刷英语了,早点来和你们晚安!





【all叶/韩叶】没有什么是 ____一顿解决不了的

Katsu:

傻白甜,十分ooc,有私设。


 


韩队的生贺,韩队生日快乐!


 


 


【正文】


 


01.


 


叶家夫人的娘家是商圈大佬,小时候,叶家夫人经常在两兄弟耳边谆谆教导:做人说话不要太耿直,要学会变通,给自己留条后路。


 


叶秋记住了,后来他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总裁。


 


叶修开小差去了,后来他成为了一个耿直到嘲讽但依然不妨碍他成功的职业选手。


 


02.


 


大概就是每次叶夫人讲话叶修都在致力于暗戳戳调戏自己弟弟的事业,导致叶修这个人的行事作风简直像和自己亲妈对着干一样——有啥说啥,怼天怼地怼空气。


 


“老韩,如果我要在年轻个十来岁肯定被你吓哭。”第一赛季大家初次面基时,叶修是这么说的。


 


韩文清本来在暖橘灯光下就显着有些诡异的脸色更加吓人了,冷冷地哼一句,“出息。”


 


那时叶修本人给韩文清最明显的一大显著印象就是欠揍,特别特别欠儿的那种。尽管未来一年又一年的相处累积下来,叶修在他心里的印象词涂涂改改,欠揍这一点始终没有变过。


 


“摸摸毛,老韩别担心娶不着媳妇儿,反正都是打游戏的宅男,他们也不会有媳妇儿的。”


 


这话算是开了个地图炮,在座的呛水的呛水,扎心的扎心,捂膝盖的捂膝盖,一个个直往叶修这儿飞眼刀,然而见了叶修的动作,那些个眼刀瞬间反弹戳瞎了自己的眼睛。


 


韩文清冷眼看着叶修眯着他那本来就不算太大的眼睛,笑得像个哄孩子的小哥哥,好看的手覆在他的脑袋上将不长的头发向后拨弄,如同撸猫一般的手法。


 


嫩生生的叶修笑得多可爱没人想管,重点是韩文清的脸色让人想要跪下喊大佬。


 


这小崽子……


 


坐在叶修另一侧的吴雪峰叹口气,抓住叶修那只作乱的手带着点歉意朝对面的韩文清笑了笑,接着对上朝他瞪着的那双眼睛,故意板着一张脸,“小队长,别闹。”


 


“啧,不闹就不闹,来来来,老韩,别看我了,吃饭。”叶修也知道分寸,抽出吴雪峰握着的手拿起公筷像模像样往韩文清的碗里夹了几筷子的菜,嬉皮笑脸的。


 


韩文清收回了对着叶修凉凉的视线,默默拿起筷子。


 


彼时的叶修还没有后来懒散淡然沉稳冷静的样子,有着十八岁该有的意气风发,比起老干部做派的韩文清更多了几分闹腾劲儿。现在联盟的职业选手大多都比叶修大,嘴上嫌弃讨伐并不妨碍行动上惯着点儿叶修。


 


像是郭明宇嘴上说着“看你一眼都有被气死的可能”,手上却扒了个大虾扔到叶修的碗里。


 


再像是魏琛一边摇头晃脑“初生的瘪犊子不怕虎”,一边开了瓶汽水隔着个吴雪峰放到了叶修盘子边。


 


最后再看看韩文清,面对叶修的各种调戏看起来每次整个人都挺恐怖的,实际上却也是纵容,叶修的一句两句,心里被挑起来的火就又被轻易灭了,这会儿吃着叶修夹的菜脸色也不会像刚才那么黑。


 


“老韩,没想到你还挑食啊。”


 


韩文清把香菜夹到一边的动作一顿。


 


“吃你的胡萝卜,关你屁事。”


 


叶修后脑勺被呼了一巴掌,撇撇嘴,不说话了,但还是像在和韩文清对着干一样把挑出来的胡萝卜全都倒到了另一边吴雪峰的盘子里。


 


非暴力不合作。果然没有什么是打一顿不能解决。


 


那时的韩文清真的还年轻,只有十九岁,还是个孩子。


 


会天真以为叶修是那种打一顿就服的人也不是他的错。


 


03.


 


世邀赛夺冠后的庆功宴,又是一个饭局,叶修还是坐在他旁边,不过坐在他另一边的人却是换了又换,这次是喻文州。


 


包厢内,吃饭的吃饭,吹牛逼的吹牛逼,侃八卦的侃八卦,虽然安静吃饭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就那么几个闹腾的就足以营造几千只鸭子的大场面了。黄少天缠着叶修讲东讲西,还夹杂几句垃圾话,叶修挑挑拣拣地听着,再挑挑拣拣回两句。


 


“老叶老叶,你昨天怎么没去拍宣传海报啊!我翻了一下项目表,有我们俩的单独合影!你不会是给推了吧?不会吧不会吧?不过估计这个你也推不过去哈哈哈哈哈哈咱们俩站在一起不就是来突出我的帅吗?但是老叶你也不要太自卑了。”


 


“难道不是突出比我矮的两厘米?”


 


“滚滚滚滚滚!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增高鞋这种东西吗?!哦对了你个连手机都不用的山顶洞人不知道也正常。”


 


“瞧您傻不拉几的,说得好像我不会穿一样,不要不承认你永远都比我少两厘米。”


 


“别废话了,楼下网吧走起,你现在就给我滚来竞技场pkpkpk!”


 


“你上次也这么说的,然后就输了。”


 


“好了,前辈,不要欺负少天,你可以多来欺负欺负我。”


 


喻文州笑眯眯地夹了一筷子鱼肉喂到叶修嘴边,叶修啊呜一口吃掉,配合的十分熟练。


 


“不,你笑得太不怀好意了。”


 


“我还以为笑得很好看。”


 


“嗯,像没觉醒的惠比寿。”


 


喻文州还是头一回对于该不该保持微笑这件事纠结。


 


生气,想操。


 


黄少天见喻文州被击沉,猛灌了一口可乐,深吸一口气,准备读条大招。


 


“闭嘴吃饭。”


 


黄少天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韩文清是虎着脸对叶修说这句话的,但黄少天也闭上了嘴巴。


 


因为呼叶修后脑勺那一巴掌好像很疼的样子,叶修都疼得龇牙咧嘴了。


 


“好好吃饭,戏那么多。”那一巴掌到底多重韩文清当然知道,他不是下手没轻重的人。


 


叶修啧了一声,原来似乎是痛得揪在一起的五官瞬间舒展开,像个没事人一样往韩文清碗里夹菜。


 


“来,老韩,吃香菜,长高个,就不用穿增高鞋垫了。”


 


孙翔哈哈哈哈:“原来你是有穿唔唔唔……”话说到一半,李轩就知道他后面要说的是什么,大惊失色,连忙薅了一把眼前转盘小菜篮里的生菜往孙翔嘴里塞,“我的小祖宗诶,别添乱了,吃你的菜。”


 


点菜篮的楚云秀和苏沐橙看着菜篮里的菜瞬间就少了一大半,万分痛心。


 


虽然孙翔的话没说完,但韩文清也知道他后面想说什么,脸霎时又黑了不止一个度。


 


“叶修。”


 


“干嘛?等等壮士有话好说别揪我领子。”


 


“回楼上房间,教你做人。”


 


韩文清其实很早就更新了自己的系统。


 


没有什么是打一顿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操一顿。


 


【end】


 


最后再说一遍韩队生日快乐!


 


又是个很狗的摸鱼。还有点事,来不及看了,记得帮我捉虫,么么哒!



【肖叶】赖床毁上午,早起傻一天

Katsu:

点文系列一发完w


    


ooc有,私设有。


    


 @叶昕佑   题目源自一张表情包,其实就是叫老叶起床的二三事。很狗气,也很日常。


    


又名我可能得到了一个假肖时钦。    


    


之前一直用手机码字,乍一用笔记本竟然有种放飞自我的感觉。 


    


    


    


【正文】


    


    抽房间那天肖时钦觉得自己可能是前一天在梦里踩了狗屎,这一天才这么好运抽到了和领队同房。


    


    实不相瞒,透过镜片看情敌们那一张张便秘般的脸简直是身心舒畅。


    


    “小肖,这是大床房啊。介意和我一起睡吗?”叶修坐在床边歪着头向他散发名为前辈慈爱的微笑,肖时钦还没开口表示自己非常不介意,叶修又往床上一躺,“反正就算你介意也没用。” 


    


    虽然他可以说是乐意至极,但为什么总有一种好气哦的感觉。


    


    肖时钦不禁突然沉思。


     


    叶修大大咧咧像一条咸鱼瘫在床上,毫不在意自己的黑色T恤上撩,露出白嫩嫩的小肚子,躺在暄软的大床上一脸满足的神情,懒洋洋的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大猫。


    


    对此,肖时钦只能默默走过去帮叶修把上掀的衣服拽下来,盖住叶修那看起来有点诱人的小腰和肚子。


    


    “前辈,你这样我会忍不住耍流氓的。”


    


    当叶修抬眼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笼罩在肖时钦的身下时,他怀疑这可能是个假的肖时钦。 


    


    


    怎么说呢,短暂的同居固然是美好的,但也不能说没有甜蜜的烦恼。


    


    就比如叫床这件事。


    


    叫叶修起床这件事。


    


    


    作为领队,叶修本来是完全可以当做是公费旅游或是度假的。但叶修看起来更像是义务加班,免费的劳动力。


    


    成天没日没夜地看视频看资料写笔记,最后导致的就是作息颠倒,晚上不睡觉,到了早上死活起不来。


    


    其实肖时钦看在眼里是很心疼的,他也希望叶修能多睡一会儿,好好休息。但是身为领队的叶修每隔一天早晨都要去开会,所以叫醒那个时间基本睡死的叶修这个苦差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室友肖时钦的身上。


    


    “叶修前辈,起床了。”


    


    肖时钦试图在叶修耳畔用温柔如王子般的声音唤醒沉睡的叶美人,然并卵。


    


    叶修闭着眼揉了揉被撩得有些痒的耳朵,翻了个身,还特意把被子拽过到脑袋顶上蒙住,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个球,又睡死过去。


    


    整个过程叶修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对于肖时钦的话可以说是屏蔽个一干二净。


    


    肖时钦一时间好气又好笑,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没什么犹豫,抄起一边的枕头砸了过去。


    


    “叶修,快起床!”


    


    被枕头砸了个正着的叶修一脸懵逼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醒了醒神,下意识抹了把被枕头砸得有点点疼的脸,看向肖时钦的眼神满脸都在诠释着卧槽两个字。


    


    “对待前辈能不能有点儿耐心啊,肖时钦同志?”


    


    “非暴力不合作嘛。这样叫醒前辈比较快。”


    


    肖时钦对于自己一言不合就抄枕头还是有点愧疚的,伸手放在叶修的头顶顺着柔软的发丝向下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给前辈顺顺毛?”


    


    “走开走开。”


    


    被粗暴叫醒的叶修带着点儿小脾气哼了一声,烦躁地揉乱肖时钦刚顺好的头发,打着哈欠,一步一步拖沓地走进卫生间。


    


    肖时钦看了眼时间,忍不住叹一口气。


    


    明明挺简单的几个动作,为什么让叶修墨迹墨迹就浪费掉了半个小时呢?


    


    


    这还算好的。


    


    四次五次之后,这招就不好使了。


    


    因为叶修已经可以根据那呼啸而至的风声和杀气阻截这一大招了。


    


    像往常一样先是在叶修耳边轻呵一口气,象征性的一句温声软语,然后抄起一边的枕头暴力地砸下去。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大概是没有听见叶修愤慨的一声“靠”。


    


    肖时钦纳闷地侧头一看,叶修背对着他,非常帅气地单手抓住了枕头的边缘。


    


    厉害了。


    


    两人就保持这种姿势僵持了不到一分钟,叶修的手慢慢滑了下来。很显然,这是又睡死了。


     


    肖时钦不愧是联盟四大心脏之一,很快他就找到了失败的原因,并汲取经验教训,悄没声地向前移了半个身位,默默地把枕头死死捂在了叶修脑袋上。


    


    没两三秒,叶修就手脚并用地扑腾着,这下精神了。


    


    “小肖我跟你讲,谋害领队这是造反。”


    


    叶修被闷得还没缓过气,没扣两颗的睡衣泄露出略微苍白的肌肤,白花花的一片随着胸口的起伏晃了肖时钦的眼,也差点晃了肖时钦的心神。


    


    至于么,这一副被蹂躏过的事后模样。


    


    “是是是,我错了,但是领队大人开会不能迟到啊。”肖时钦无奈又带着点儿哄小孩子一般的宠溺哄着从刚才就一直拿白眼看着他的叶修,手轻轻覆上了叶修的双眼,“这么翻着眼睛不痛吗?”


    


    痛。


    


    叶修拍开肖时钦的手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盘着腿皱着眉,脸上端的是一副语重心长。


    


    “小肖啊,咱们下回换个温和不刺激的方式好不好?赖床毁上午,但早起傻一天啊,我傻对你们是没什么好处的。”


    


    你傻就可以随便调戏了。


    


    肖时钦保持着是是是大佬你说的都对的微笑,打横抱起还搂着被子闭着眼打算在说点什么人生哲理借机闭目养神的叶修。


    


    “前辈,用我帮你洗漱吗?”


    


    “不。”叶修认命地睁开眼睛挣扎着跳下,“你下回抱能不能做个热身运动?这么突然我怕你闪到腰啊。”


    


    不对,他应该说下不为例的啊!


    


    果然是因为这次提早了几分钟,叶修真的感觉自己有点傻了。 


    


    


    这一招失效的更快,叶修就是叶修,在隔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出了新的战术。


    


    尽管睡得昏天黑地朦朦胧胧,但这并不妨碍叶修灵敏地感应到杀气,稳准狠地擒住枕头趁肖时钦不备一把拽过抱在怀里。


    


    这一次不仅被阻截了大招,还被爆了武器。


    


    肖时钦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够了。


    


    “唔!唔嗯……”


    


    眼镜被扔在一旁,一只手拍在床头,另一只捏住下颔狠狠地吻了上去,准头不比叶修擒枕头差多少,四片唇瓣撞了个结结实实。


    


    肖时钦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和叶修完成了一个单纯的唾液交换。


    


    看着他浅淡的唇色染上一抹嫣红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啊。


    


    “这个方法够温和了吧?”


    


    “哈?”


     


    叶修匀着气息迷茫地看着肖时钦。 


 


    他被肖时钦半拉半抱拖进卫生间时还是愣头愣脑的样子。


    


    今天是没有因为赖床浪费个把小时,叶修感觉自己更傻了。 


 


    这和他认识的肖时钦不一样。


       


    叶修陷入沉思。


    


    这个肖时钦大概真的是假的。 


    


    


    【end】    


 


    评论啊,宝贝儿们w


    


    我悄悄问一下啊,我是不是好久没更你好香了?【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