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

【王叶】袖口里的月光[一发完结]

溢夏夏🌹就是吃王叶-天天写王叶-王叶霸屏:

袖口里的月光


 


王杰希X叶修


睡前故事


写颗星星送给你


 @不完美的美 


 


 


 


 


小男孩儿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刚才因为他出去玩儿到夜里才回来这件事,他的爸爸狠狠地责骂了他。


 


他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看自己落在地上的影子,房间里没有开灯,今晚的月色很美,只可惜他无心观赏。


 


“嘿,你还好吗?”


 


小男孩儿惊恐地抬起头四下里看了看,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那,是谁在说话呢?他后怕地缩到了床上去,想起了一个月前妈妈给他讲的鬼故事。


 


“别害怕,我在这儿。”


 


男孩儿顺着声音看过去,他慢慢地从床尾爬到了床头。


 


“对,就是这儿,再过来一点。”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了,这一次他把双手撑到了窗台上。


 


“你好,我可爱的小孩儿。”


 


小男孩儿一仰头,天啊,是月亮。


 


月亮戴着睡帽,弯弯的月牙尖儿上还挂着几颗小星星,他来到男孩儿的窗边:“我可爱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我叫叶修。”叶修伸出了手试图去摸一摸月亮。


 


“哦不,你不能碰我,”月亮轻巧地躲开了叶修的双手,“你别看我这样,我身上很凉很凉,会冻坏你的。”


 


“可你在发光,你真好看。”叶修托着下巴。


 


“小东西,如果我不发光,夜里回家的人怎么看得清路呢?”月亮咯咯地笑起来。


 


“可我今天还是没看清路,所以摔倒了,还把袖口弄破,这是妈妈上个月新买的衣服,爸爸今天很生气。”叶修埋下了头,“或许他不是在气我回来的很晚。”


 


“是啊,所以我是来给你道歉的。”月亮温柔地看着他,“高楼大厦挡住了我的月光,我无法再给穿梭在小巷子里的你指路了。”


 


“那怎么办?”


 


月亮轻轻地眨了眨眼睛:“我当然有办法,可是在那之前,你能告诉我,你这么晚回来是为了什么吗?”


 


-


 


第二天妈妈把叶修破掉的袖口缝好了,线头被藏在袖子里,从外面看完美无缺。


 


“谢谢妈妈。”


 


“不用谢,可是今晚你还要去吗?”妈妈怜爱地揉了揉叶修的头。


 


叶修点点头:“一定要去,妈妈你答应过我,会跟爸爸保密的。”


 


“好吧,可是今晚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给你买的那个手电筒呢?你有戴着吗?”


 


“戴着,昨天只是碰巧没电了而已。”叶修心虚地撒了个谎。


 


一周前他把爸爸的一只玻璃杯砸碎了,其实那只玻璃杯叶修爸爸不常用,也几乎不会发觉到,可是叶修还是想了办法,他每晚去姨母开的小店帮忙,只需要去洗一些被子盘子,连续洗上两个星期,就能从姨母那里拿到足够买那只被摔碎的玻璃杯的钱。


 


这件事原本瞒得很好,可是他不小心被妈妈发现了,妈妈答应跟他一起保密,让他把这件事情做完,还给了他一只手电筒,方便他晚上穿过漆黑的小巷回来。


 


可是那只手电筒昨天借给了姨母家的弟弟玩儿,所以晚上他只能摸黑回来,昨晚他回来的很晚,不仅被爸爸发现,还把袖子弄破了,最后他用出去玩儿为理由搪塞了过去。


 


这天晚上他回来的路上心里其实是在打鼓的。


 


不怕,月亮说了他会帮我的。叶修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走过那条灯火通明的马路,马上就要到那条漆黑的小巷子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巷子口,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颤抖起来,伸出了脚步。


 


“别害怕。”


 


咦?又是谁在说话?叶修突然觉得手腕凉凉的,他埋头一看,天啊,他的袖口在发光。


 


“别害怕。”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那不是月亮的声音,叶修笃定地想。


 


“你是谁?”


 


那个声音呵呵地笑起来:“我是月亮送给你的月光。”


 


“月……光?”叶修看着自己袖口里的光亮。


 


“是啊,他原本让我躲进你的口袋里,可是我走错了地方,进了破掉的袖口里,你的妈妈为你缝上了这个口子,现在我出不来了。”


 


“那怎么办?我再把这个口子撕开?”


 


“不用,现在我先带你回家。”


 


有了被缝在袖口里的月光,叶修今晚平安无事地回了家。


 


那束月光说他叫王杰希,他是月亮身上最美的一束月光,他原本是一颗星星,星星消亡以后就变成了一束光芒停留在月亮身上。


 


从那以后的夜晚,月光一直带着叶修回家,他温温凉凉的,喜欢在路上和叶修聊天,月光的声音很轻很柔,好在巷子里没有声音,否则他的那把嗓子一定会被淹没掉的。


 


小小的巷子里,小小的少年带着小小的月光。袖子里的月光随着他的动作晃啊晃,像被高楼挡住的月亮的笑容。


 


 


-


 


终于,一个星期以后叶修成功买到了那只玻璃杯。这天晚上他拿了一把小剪刀轻轻地剪开了袖口的线,那束月光就晃晃悠悠地从袖口里钻了出来,流泻到了他的书桌上。


 


“谢谢你。”叶修趴在书桌上,看着这束月光慢慢地凝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小人儿,他用手指揉了揉小人儿的头发,明天你就不会陪着我了吧?


 


“为什么要谢谢我。”


 


“没有你,我没办法每晚顺顺利利地回家来。”


 


王杰希在书桌上盘腿坐了下来:“你不用谢我,我已经被月亮送给了你,现在我是你的月光了。”


 


“真的吗?!”叶修惊喜极了。


 


“等你长大了,你会补习到很晚才回家,或者你会跟你的同学出去玩儿,一直到深夜,再要么等你工作了,你会在公司熬夜到凌晨,”王杰希又变成了月光,这一次他飞到了叶修的肩头,趴在他的耳边低语,“你一定还会需要我的。”


 


叶修用手轻轻揽住那束月光,他把面颊贴上去,那月光凉凉的,因为是从月亮身上下来的吧:“或许我今晚就需要你。”


 


“嗯?”


 


“我做噩梦的话,你会叫醒我吗?”


 


那束月光又轻轻地笑了起来:“当然会,我还会亲吻着安慰你。”


 


 


END



【王叶】空谷佳人[一发完结]

玫瑰花🌹溢夏夏:

王杰希X叶修


小妖精叶修来啦






 


 


 


 


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耳边一阵嗡鸣,那是一种类似于盛夏细微虫鸣的声音,很快他就发现那真的是虫鸣,声音从窗外飘进来,低低的像是在耳语着什么。他能听明白那些声音,那是那些虫子在说今晚会有大雨,要寻个避雨的地方呢。


 


他微微起了身,觉得额头一阵钝痛,浑身仿佛是被拆散了骨头又重新装过一遍似的,疼得要命,但是那疼痛并不钻心,以他多年跌打经验来看,应该是没有大伤。


 


只是这样也够他难受个几天的了,王杰希回忆了一下,他该是在山上采摘浴兰节要用的兰花,山里的兰草已经被人挖的差不多了,林中的百灵鸟告诉他还有兰草,但是长在很远的地方,那兰草生的偏僻,竟长在了悬崖边儿上,一时不慎他滚到了山下,后便没有知觉了。他命还真大,这么摔下来都什么事儿也没有,他想。


 


王杰希四下里看了看,这似乎是个木屋,房里干净整洁,乍一看朴实无华,细看才能发现那些木质家具上细小精美的雕花,这应该不是山中猎户所有,更像是一处隐居山中的世外高人的住处。


 


他摸了摸自己四肢的筋骨,发觉都无问题以后就尝试着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更加确信了自己之前的判断——他现在没什么大碍。


 


屋主人不晓得在不在,他摸了摸桌角的兰花雕纹,该给人好好道谢才是。


 


-


 


王杰希信步走出屋外,院落精巧别致,甚至还有东西两个配房,他看了看自己刚才走出的那间屋子,那里是主房吧?竟然把他放置在主房,这屋主人真有意思。


 


他随处转了转,因着树梢小鸟歌唱一般的指路,他很快就绕到了屋子的后面,那里是一处苏式的园林,辟了山上的溪水引流下来围成池塘,上筑亭台楼阁,拱桥石门,湖里开着莲花,粉嫩的莲尖甚是好看。亭子里坐着个人影,远远的像是在整理什么东西似的。


 


王杰希往近处走了走,看清了那是个身着玉白衣衫的男子,他脚边放着一个竹筐,手上正把玩着几株兰草,他定眼一看,那不是自己早上辛苦采摘的兰草吗?


 


“这位兄台。”王杰希快步走过去,却在那人转身的一霎愣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双眉眼,眉心有一滴水滴样的印记,鬓边簪着一朵玉白的兰花,清雅端秀,素而不艳,他看在眼里,惊觉自己的心绪开始起伏波动起来。


 


艳?王杰希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惊着了,他怎会形容一个男子,艳?怎会想到要用艳一字来形容?好生奇怪。


 


“唷,你醒啦?”相较于王杰希的木讷,对方显得更加从容不迫,他放下手中的兰草微微伸了个懒腰,“睡得还好吗?”


 


王杰希垂了垂眼睑,张了张嘴:“多谢兄台相助。”


 


那人摆了摆手:“不妨事,在下叶修,别兄台兄台的了,怪别扭的。”


 


“在下王杰希,今日之恩,没齿难忘。”


 


叶修挑着嘴角笑了笑,顺手又捋了捋刚放下的那株兰草:“谢我作甚,就算我不去救你,你原也没伤,醒过来了自晓得回去。”


 


王杰希也笑了:“既如此,你为何又要救我?”


 


叶修张了嘴却不晓得如何回答,这才发现对方竟将自己绕了进去,他用手虚掩住嘴微微失笑:“你这人真有趣,被人搭救了,反问旁人为何救你。”


 


王杰希还想要辩,却惊觉自己的失仪之处,若是往常他必定不会如此跟人说话,像是故意逗弄对方一样纨绔,他敛了敛心神,轻轻一拱手:“是我唐突了,还请见谅。”末了他指了指桌上的兰草:“这……”


 


“是你的东西吧,”叶修拿起来,“想做兰草汤沐浴?”


 


“是,已到了端阳,按理是该用兰草汤沐浴的。”


 


叶修笑了笑,随手将那兰草放下:“要做兰草汤,何不采那更珍稀的兰?这不过是普通的春兰罢了,还已经开过了花。”


 


王杰希苦笑:“这山中的兰草早已被人尽数挖去,能采得这些春兰已是不易了。”


 


不想那叶修低声嘟囔:“……谁让你只在端阳这一天来采,学着别人早早将好的花朵挖去不就结了?”


 


王杰希耳尖,那一声低语尽数跑进了他的耳朵,他诧异地看着叶修:“你怎知我只端阳这一天来采?”


 


谁想那叶修沉默片刻,倏而竟抬手抚摸了一把自己鬓边的兰花,眼尾一挑,转出了一个勾人的笑容:“因为我是妖怪啊。”


 


这个时候王杰希的注意力却被他鬓边的那株兰花吸引,他怔怔地伸手抚摸那朵花,那是极其罕见的白墨的花朵,罕见到他自幼长在这山下的小镇,日日上山与百草为伍,数十年来只见过一株。


 


“是你?”


 


-


 


王杰希家是镇里少有的书香门第,他五岁就上书房,在师傅的教导下精晓四书,熟读五经,可是十二岁的时候却沉迷于医术,突然立志要做一位救死扶伤的大夫,每日都要去山中带些草药回来熬制研究,家人并不反对他的选择,放他日日去山中采药,研习医书。


 


遇见那株白墨,实属偶然。


 


这日他像往常一样上山,听见周围的鸟儿低声和他打招呼。


 


“今日你要小心些,昨儿不晓得从哪里跑来一匹老虎,可吓人了。”那只百灵落到了少年的肩头,在他耳旁低语。


 


是了,王杰希来山中的原因并非他迷上医术,而是他发现他竟能听懂万物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约是十二岁那年一次偶然地进山游玩,他才晓得自己竟有这样的能力。


 


那些丛林里叽叽喳喳的松鼠,偶尔路过朝他示好的兔子,随风轻唱的野花,还有这早已与他熟识起来的鸟儿。少年对山中的世界痴迷不已,这才向家教甚严的父母撒谎,只为能日日来这山里,和自然共语,他爱这样宁静的世外桃源,这比那到处都是谄媚和浮华的王府更让他心醉。他有时会呆的很晚,只为了看那一颗半个时辰才流过一颗的星。


 


“老虎?”王杰希转过头,百灵鸟轻轻蹭了蹭他。


 


“是呀,不过真遇上了你也不必害怕,他会帮你的。”


 


“他?”


 


鸟儿此刻便闭口不语了,扑腾着翅膀轻巧地飞走。王杰希站在原地疑惑极了,很快他就听见了那一声震山的虎鸣。年岁不大的孩子抖了两下,撒腿就跑。可是越跑那虎声越近,当老虎真的现身的时候他才绝望的发现,自己这简直是自投罗网。


 


他根本就是冲着那虎鸣声跑去的。


 


可是这也怪不得他,那声音满山遍野的震,四处回响,根本分不清是从哪里传来的。他会跑到这里,大约也真的是运气不好罢了。


 


王杰希往身后一看,那里已经是悬崖了,除了脚边有一株兰花,这里再没有其他的避身之所。他有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此刻跳崖的念头忽然闪过了他的脑海。


 


那老虎不疾不徐地徘徊着,似乎在寻找进攻的时机,王杰希又往后退了两步,察觉到他的动作,老虎已然压下前肢做出了起跳的攻击动作,就在这个时候,少年脚边的兰花忽然幽光一闪。


 


“退下。”


 


那声音仿佛是天外之音,王杰希和老虎都怔住了,几乎是立刻的,那只虎在听见这声音以后骤然一颤,夹着尾巴哀鸣着匆匆逃走了。


 


王杰希还沉浸在起伏不定的心绪中无法回神,此刻那脚边的兰花又是一闪,终于拉回了少年的神志。


 


“你……你是谁?”王杰希蹲了下来,抬手轻轻的抚摸那株花,花儿被他摸着颤抖了一下,那声音就又出现了。


 


“如你所见,是墨兰。”


 


墨兰。王杰希在心底牢牢地记下了:“方才百灵鸟说的‘他’,是你吗?”


 


“是我。”


 


“谢谢你。”王杰希朝他轻笑。


 


这个时候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复又回答他:“快些回去吧,天已经很晚了。”


 


“……那只老虎。”


 


“放心,它已经离开这座山了。”


 


那以后他再没见过那株墨兰,只是每每上山的时候,都能听见那人和他对话,他有时候抱怨师傅刻板,讲书不好听,那人就低声地笑起来,声音像是夜里叮咚流过的泉水,笑够了他在王杰希耳边骂他,说他老气横秋,还真真像个老夫子。


 


王杰希爱上了这样言语的交流,后来长大了,虽不再每日往山上跑,可每年端阳节他也必定会来山里采兰花,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那声音不再和他对话,可王杰希知道,他在。


 


-


 


 


“只看这株墨兰你就认出我了?”叶修倚在木桌边,任由王杰希抬手抚摸他的脸庞。


 


“自然,我记得你的声音的,”王杰希指了指脑袋,“虽然已经十几年了,但是细看这株墨兰我就能想起,再者就算不看,早迟也会回忆起的,时间问题罢了。”


 


“为什么那时候你不现人形?”他回家以后翻遍了医书药典,才终于找到他见到的那株墨兰的记载,那是一株白墨兰,世所罕见,极其珍贵。


 


白墨兰笑:“怕吓到你。”


 


“骗人,怕吓到我当时你就不会出声了。”王少爷食指和拇指轻轻一用劲儿,捏起了叶修一边的颊肉。


 


“唉嘶,疼!”墨兰抬手拍开对方的手,责怪道,“知道是我你就开始不正经了,小孩子你很嚣张啊。”


 


王杰希抱歉地揉了揉他的颊肉:“我已行冠礼数年,早就是成年男子了。”


 


“那你也一样是小鬼,”叶修抬起右手在木桌上面轻画了一个圈,很快那个圈就泛出了微微的白光,他收拢了掌心让白光汇聚成一小点,落在木桌上。


 


“你要做什么?”


 


“嘘,安静看。”叶修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手,那只手想抚摸玉珠子一样轻轻地来回游动,五指轻柔地张开,慢慢地在空中虚画,很快,那白光落下的地方,从木桌上凭空长出了一株柔软的茎草,那草越长越高,慢慢地抽芽发条,长出了翠玉一样的嫩叶,最后像是起舞一般,开出了和叶修鬓边如出一辙美丽的花朵。


 


待到这朵花张开,叶修收拢四指,只留青葱一样的食指在桌上画圆,那白光未散,而桌上更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了一枝又一枝美丽的墨兰花。


 


“好啦,”叶修满意地收回了手,“现在你可以回去做兰草汤沐浴了。”


 


“这些……给我?”


 


兰花妖收回了手指,低声道:“这是给你赔罪的。”


 


“嗯?”王杰希有些莫名,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


 


叶修摇摇头,不再言语。


 


 


-


 


 


晚上王杰希在叶修这里住下了。原本兰花妖不肯,谁想他刚一摇头那雨就‘刷啦’地下了下来,男人得意极了,嬉笑道现在你不能赶我走吧?花妖瞪着窗外的天空似要瞪出一个洞似的,半晌才无奈地点头答应了。王大夫笑得好不高兴。


 


夜里王杰希睡了主房的客卧,叶修瞧着那边的灯灭,坐在自己的屋里托着下巴叹气。


 


“你怎么了?”


 


百灵鸟跳进了叶修的房里。


 


“没什么。”


 


“没什么你作何叹气?”


 


墨兰牵了一缕头发握在手心把玩,眉心微蹙,似是在思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喃喃地开口:“我是不是做错了……”


 


百灵鸟歪了歪头,安抚地用头去顶了顶叶修的手背:“他不会怪你的。”


 


“可一开始是我法术失误才让他能听懂你们说话的,”叶修咬了咬嘴唇,“知道他能听懂我还起了戏弄心。”


 


“是我引老虎过来的。”


 


“是我,今日让他跌下山崖的。”叶修趴在了木桌上,想起了今日看见王杰希的时候,他正趴在悬崖边费力地去够那支开在崖边的兰花,他知道对方端阳节必来采兰,每年他都看着男子上山又下山,从不现身,今年不晓得是中了什么邪,看着他日益清俊的面孔就回不过神了,等到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株兰草在悬崖边儿上,引了王杰希去采。叶修捂住的脸,真是鬼迷心窍了。


 


他松开手去抚摸百灵鸟的背,鸟儿顺从地钻进了他的手心:“你把那么珍贵的墨兰送给他,会伤你的元气的。”


 


叶修笑了笑:“他要真出什么事,我便是把我所有的精气都给他也无妨。”突然叶修神色一变,他乍然起身挥开了房间的那扇木门,‘嘭’的一声门被弹开,叶修看着屋外站着的王杰希,霎时从心底凉到了全身。


 


“你……”


 


王杰希站在屋外,暴雨如注,他在暗里,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坏了。今晚下雨,气息被雨水冲淡了很多,叶修未能及时发现,他咬住了嘴唇,王杰希肯定是听见了。


 


“我……”


 


“那些兰草我不要。”王杰希突然开口。


 


“什么。”


 


“那些赔礼我不要,”他走了进来,“我想换一个,你可答应?”


 


叶修这才松开了抓紧自己胸前衣襟的手,吓坏他了:“你想换什么?”


 


王杰希笑,抬手抚上他的头发,低头在他耳边轻语:“换你一刻春宵可好?”


 


叶修恼怒地挥开王杰希的手:“别乱说话。”


 


“我没有,”王杰希抓住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赤诚之心,你感受不到吗?”


 


墨兰妖深吸了一口气:“王杰希。”他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我在。”


 


“从你跌落山崖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不让你离开了。”叶修的声线有些颤抖,但是神色却无比平静,“你想好。”


 


而男子只抓起了他的双手放在胸前,俯首下去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正儿八经的端午贺礼


现在想想洗兰草浴还真奢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