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

【王叶】我和我相亲对象的“对象”结婚了

大眼儿生快✧٩(ˊωˋ*)و✧

小芳菇娘:

大眼生日快乐!^qqqqqq^王叶一生推推了生一堆!!【by迷之帅逼】


————————————————————




  事情就是这样,十分普遍合乎情理不容人拒绝。






   当叶修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一脸懵逼不知道人世间险恶,但等他的脑回路从银河系转过来个弯,降落在地球上的时候,b市某豪宅爆发出了杀猪一般都惨叫。






  “卧槽!亲娘啊!”






  额滴天哪,上一次回家是第十赛季之后,刚回家屁股垫子还没坐热就被自家爸爸卷着帘子扔了出来说是“为国争光”随后可怜的叶神便过上了无父无母穷光蛋出国淘金的悲惨寓言故事情节。






  本以为自己抱着一个虽然说是镀金的但至少看上去金光闪闪,周围散发着圣光的奖杯回来,能过上几天好日子,但是事实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美好。






  就在刚刚,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球,滚出了叶府的大门,在光滑的大道上摩擦摩擦,好似魔鬼的步伐......






  “都多大人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你瞧你弟,过几天我觉得我都能抱孙子了。”






  “那是他控制不好自己的小弟弟,还能跟我比!”






  总之反正叶妈妈不管儿子的抱怨,管他三七二十一呢,男的女的领回来一个就行,正好前几天和叶爸爸同事的妻子跳广场舞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那身段,那眼神,简直就是叶妈妈最理想的儿媳妇好不好。






  这家伙,儿子走了10年也没见叶妈妈这么着急,这刚走了几天,左一个长途又一个国际的就是催啊催啊,就寻思找个小姑娘给叶修拴住。




  


  于是,就这样,叶修顶着一个5级大风都吹不动的发型来到了某一看就很贵的咖啡馆。






  叶修做到一个靠窗边的位置,一只手拄着脸颊轻轻敲打。听上司说据说是个r国的妹纸......






  战斗民族啊,叶修嘀咕了一声。据说年轻的时候长得都还可以,至于老了,那就真的是体胖腰圆.....呜,叶修敲了敲脑袋,估计最近游戏玩多了,大脑CPU烧坏了,导致自己还真就萌生了一种想成家的错觉。






  一定是世邀赛那时候,同寝的那只大眼惹得祸,毕竟哥这么多年洁身自好,身边美女一把一把,也没见自己脸厚脖子粗,小弟弟倍精神啊。那这时候,他还真就有那么一丁点羡慕叶秋。






  叶修很少来咖啡厅,顺着菜单点了几份甜品,点了两杯招牌咖啡,也就在窗边傻等。






  比起那些小肚鸡肠成天喜欢唧唧,天天张罗逛街,没有共同语言的大胸妹子,叶修更喜欢和那群大龄不要脸宅男在一块待着。






  就算他们不要脸点,至少不用天天唠什么家长里短什么的啊。






  嗯....要是再会照顾点人就好了,会煮泡面,会打网游,冬天暖暖被窝,懒得洗衣服时还能穿他衣服救活救活,简直堪称完美啊。






  就这样,叶修不自主被自己洗脑弯成蚊香,开始对今天的相亲不自觉厌恶起来。






  不挑别的大眼就行啊。。。。






  “抱歉抱歉,叶...修先生?”一个金色大波浪风风火火地从正门冲到了叶修面前,离得老远就能感受到一股热辐射向叶修袭来。






  “我迟到了!”女孩很大方地捋了捋头发,不好意思地冲着叶修笑了笑,透出洁白地牙齿。






  叶修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很漂亮,鼻梁很高,眼睛蓝的透亮,皮肤白白的,说话声音也很好听,但是叶修就是不太感冒,他更加注意的是扑面而来香粉的气味。






  “等久了吧。”






  一句话拉回了叶修的注意,叶修绅士地摆了摆手,“没多久,刚到。”






  作为最正统的中国人最基本都传统礼仪,就是无论你等多久都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耐烦,要么说自己刚到或者泛着我也没事这种一听就是搪塞人的借口,叶修超级讨厌这样的繁文缛节,他宁愿宅在家里不见阳光和荣耀相爱相杀战个痛快。






  当然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妹子先推翻了。




  “虽然不得不说有些抱歉,我前几天已经有了男朋友......”






  诶,有男朋友好啊!叶修一听这话感觉魂都飞回来了,这可是最能堵住她顶头司令的话了,看看吧,不是你儿子不想哈,人家有对象了,是不是。






  出于礼貌,叶修按照正常人的套路各种没关系,随后他看到了他刚刚视奸完的男主角——王杰希。






  “卧槽!”






  “你们认识?”女孩差异地看着差异地对视的王叶二人。






  叶修心一下子有些低落,不是因为他对王杰希多么多么喜欢最后暗恋不得的那种失落,而是刚兴起的希望就直接破灭的难过,有些不甘心有些小委屈,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已经输了。








  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简直糟透了这次相亲,还不如在家里啥也不知道安心遛鸟呢。






  “你对象?哈哈,怎么不早说一声,哥几个给你庆祝庆祝。”






  倒是下意识抓了抓衣角显得有些不自在。






  “也不是,其实....”






  “算了,那我先走了。”这算什么啊,简直糟糕偷了,莫名其妙心情变得烦躁了起来,按道理王杰希就算不喜欢自己这样的宅男,也应该喜欢沐橙那样温柔的女孩子啊,怎么还被外国妞摘了桃子,简直不爽死了。








  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吃醋。这种明明是自己脑补出来的占有欲让自己整个人都沉迷进去了。








  “哎,你怎么不早说是叶修啊。”另一边王杰希不满地敲了敲桌子,女孩一遍微信告诉自己的女朋友相亲结束,一遍挑事地看了看王杰希。






  “你男朋友啊?”女孩不怀好意地摊了摊手,“怪我咯,有男朋友还往外跑?”






  “也不是....”






  “那你追人家?”女孩好事地凑近看了看王杰希。看王杰希许久没答复,女孩猛的一拍大腿。






  “看样子是了诶。”紧接着说到,“他不喜欢你?”






  “也不是.....”






  “那就是喜欢了呗。”“那你还站在这当木头人,快追回来啊!”








  就这样迷迷糊糊王杰希就被r国小助攻推出了咖啡馆,对于战斗民族来说,不讨厌,那就是喜欢,开个宾馆来一炮用身体绑在一起就ok了,王杰希既然已经出来了,抬眼便看到叶修从旁边的便利店夹着一条烟走出来也正好看到了自己。这下可好,王杰希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抽烟,不好。”叶修愣了一下。






  “哟呵,还管上瘾了诶,你...”






 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堵住了,叶修被突然的温柔冲昏了头脑,好不容易挣脱王杰希的束缚。






  “大眼你.....呜”






  “耍流氓啊......”当叶修终于有口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这个人都已经缺氧摊在了王杰希身上。








  就这样,由于相亲倒是差点被亲思一个比一个尴尬的狗血故事展开揭开了两个人爱情的帷幕。








 当两个人穿上白色西装再次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








  “我说你们俩当初想出这个老套主意也真够狠,我以为这种桥段只有沐橙看的狗血电视剧里才能出现,你们有钱人真会玩。”看着对面腻歪的两个小情侣叶修不禁吐槽。






  “哦?你还怪我咯,后悔抛弃你的老夫老母不打算去和你的王杰希私奔了啊。”女孩挑眉嘲笑到。








  “得得得,我可说不过你,传宗接代有叶秋那小子就够了,反正哥任性十年了。”






  “正好他给我了权利,让我能任性一辈子。”




————————————————






最后自己来碎碎念,反正是ball傻逼去定时




也不知道他几点发出来。




码了两天才码出这么短小的一篇,实在抱歉,至于自己几点几点码的也不抱怨了 ,毕竟质量不太高QAQ




可能是我们放学比较晚回家写作业之后都墨迹到半夜的缘故,不经常上qq感觉整个all叶群关系都淡了,QAQ,有点不开心【傻狗,我还在呢】



[王叶]给我签个名吧[一发完]

糖果色袜子:

#世邀赛,王叶Only,又拿老王的家里人作妖了(。


# 与@北冥_一言不合就挖坑x 的换文,对不起,竟然时隔半年之后才还上……(噗通一声跪下来






 


“给我签个名吧。”


 


晚上的训练结束之后,叶修便猫到了窗户边上吸烟。他正吸得惬意,却忽然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回头一看,是王杰希手中拿着纸笔递到了他的眼前。


 


 


见叶修没有反应,王杰希又重复了一遍,道:“能不能在这上面签个名?谢谢。”


 


“签名啊……”


叶修听清之后并没有拒绝,只是把烟递过去让对方拿着,接过纸笔,流利顺畅地写下了龙飞凤舞的“叶修”二字——在陈果的逼迫下,他已经把签名重新练得很熟了——写完之后,他问:“怎么忽然想起来找我要签名了?难道你开始崇拜我了?”


 


“谢谢,不过你想得太多了。”


 


王杰希收好纸笔,说:“要签名的人不是我,是我弟弟。前两天电视直播世邀赛,你上场打爆了美国队的战法,我弟弟一下子就被你吸引住了,死活让我找你要签名,不然他就不认我了。”


 


“你弟还是这么能闹腾。”


叶修笑了笑。他老早就知道王杰希有弟弟妹妹,而且还就“养弟弟”这事交流了一下经验——虽然交流出的结论是王杰希在老老实实养弟妹,而叶修是在老老实实被弟弟养,但这并不妨碍……并不妨碍他们都是好哥哥嘛!


 


 “的确,他都被家里人惯坏了。”王杰希说,“他的热情一时半刻消不了,而且想法总是很奇怪,也许过两天还会提出别的要求……到时候还请你多担待。”


 


“多大点事。”


 


叶修摆摆手,并没有放在心上。小孩儿而已,又不在他们跟前,就算再能耐又能折腾出多大事,他难道还能怕这个不成?


 


所以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王杰希又找上他了。


 


 


“我爱吃什么?”


叶修听了他的问题,顿了顿,问道:“这是你弟问的啊?”


 


王杰希颔首:“他说你的资料公布得很少,采访也很少,要我私下问你一些问题。方便回答吗?”


 


“没问题,我没有秘密。”叶修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过战队的事你可不能问啊。”


 


王杰希笑了笑:“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说吧,你喜欢吃什么?”


 


“这个嘛,其实我喜欢吃——”叶修忽然瞥了旁边的无辜路人黄少天一眼,真诚道,“其实我喜欢吃秋葵。”


 


无辜路人黄少天也真诚地向他比了两记中指。


 


 


 


“……我有没有搞过对象?”


叶修听了王杰希的又一次提问,不禁有点发愣:“我去,不是吧,你弟怎么连这个都问?”


 


王杰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我不问他就在电话里哭,我爸妈把我训了一通。”他又说,“抱歉,你应该不方便回答吧,还是算了。”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反正问不问哥哥我也是光棍一根。”叶修面色坦然地说,“连沐橙都不跟我传绯闻,你说我还能找到谁?”


 


 “我想也是。”王杰希的唇角不易察觉地往上扬了扬。


 


 “说什么呢你!” 叶修十分不满。


 


“抱歉。”王杰希淡淡地说了一句,随手将拎着的袋子递给了他,“这几天麻烦你了,买了些你喜欢吃的东西,算是谢礼。”


 


“不用了,这我多……”


 


“里面还有一条软中华。”


 


“——多受之无愧啊。”


叶修以将近764的手速拿过了袋子。


 


王杰希笑,又说:“我还有点别的问题——要么去我房间里坐坐?”


 


“那就走吧!”叶修说。


 


 


 


或许是因为这一段时间跟王杰希接触频繁的缘故,叶修觉得两人的关系的确越来越好了。


 


——可是就算再好,也不能代表着他就可以随便被王杰希亲吧?!


 


 


“不行,绝对不行。”


叶修瞬间蹿出了八丈远:“这我可不能答应!”


 


王杰希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说道:“抱歉,我知道你有些为难,可是我妹妹非要吵着看。”


 


“不是说你弟弟是我粉丝吗,什么时候你小妹也喜欢上我了?”叶修万分惊恐,“而且多大点小孩啊,为什么要看俩大老爷们亲脸的照片啊?”


 


“她这两天看了有关你的报道,一下子就喜欢上你了。”王杰希说,“而且属于女孩子的爱好……大概不分年龄。你应该庆幸她还小,否则她就吵着要我们上床的照片了。”


 


“我一口啐死你啊王大眼!”叶修说,“她要你就给她?有没有你这么惯小孩的!你可是她哥……总这么听她的话,你怂不怂啊?”


 


 “我听从谁的话,那也是因为我想听……”王杰希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好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们不要磨蹭了。”


 


“你住手!住脚!住口!住——唔唔唔唔!”


 


叶修神情恍惚地被王杰希放开了。


 


王杰希舔了舔湿润的嘴唇,抬手用手指轻轻摩擦着叶修的唇瓣,说道:“她是让亲脸,可是我们好像亲错地方了,再来一次吧。”


 


于是叶修又神情恍惚地看着王杰希凑过来了。


 


 


这不是要完了?


 


被亲着的时候,叶修这样生无可恋地想。


 


因为被王杰希亲完了以后,他才发现,他不仅心里一点也不反感,反而心脏还扑腾扑腾狂跳起来了……


 


 


 


就是要完了。


叶修又想。


 


“所以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王杰希说。


 


叶修没有说话。


 


“总之你考虑一下。”王杰希说,“我爸妈也成为了你的粉丝,非要我和你交往,还要我把你带回家,不然他们就要跟我断绝亲子关系了。”


 


“咳,要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到底什么想法?”叶修问,“你总不能为了这种理由就和我搞对象吧?”


 


“我?”


王杰希笑了笑,捧起叶修的脸,凑过去轻吻了一下。


 


“我当然自始至终……都在喜欢着你了,叶修。”


 


 


 



 


彩蛋


 


两人交往以后,叶修去王杰希家做客,家里的两个小孩纷纷围着叶修乱转。


 


弟弟:“哦,你也在打荣耀吗?那你是我哥哥的同事吧?你玩的什么啊?”


 


妹妹:“咦……我还以为哥哥会带一个大美女回家呢……那些言情小说根本就是骗人的!虽然你……你也不错啦……”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向王杰希。


 


王杰希神情淡淡地递给他一杯绿茶。


 


“喝吧,降火气的。”


 


 


 



老王:我谈恋爱的绝招就是……假借家里人的名义乱搞男男关系。(bu

【王叶】空谷佳人[一发完结]

玫瑰花🌹溢夏夏:

王杰希X叶修


小妖精叶修来啦






 


 


 


 


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耳边一阵嗡鸣,那是一种类似于盛夏细微虫鸣的声音,很快他就发现那真的是虫鸣,声音从窗外飘进来,低低的像是在耳语着什么。他能听明白那些声音,那是那些虫子在说今晚会有大雨,要寻个避雨的地方呢。


 


他微微起了身,觉得额头一阵钝痛,浑身仿佛是被拆散了骨头又重新装过一遍似的,疼得要命,但是那疼痛并不钻心,以他多年跌打经验来看,应该是没有大伤。


 


只是这样也够他难受个几天的了,王杰希回忆了一下,他该是在山上采摘浴兰节要用的兰花,山里的兰草已经被人挖的差不多了,林中的百灵鸟告诉他还有兰草,但是长在很远的地方,那兰草生的偏僻,竟长在了悬崖边儿上,一时不慎他滚到了山下,后便没有知觉了。他命还真大,这么摔下来都什么事儿也没有,他想。


 


王杰希四下里看了看,这似乎是个木屋,房里干净整洁,乍一看朴实无华,细看才能发现那些木质家具上细小精美的雕花,这应该不是山中猎户所有,更像是一处隐居山中的世外高人的住处。


 


他摸了摸自己四肢的筋骨,发觉都无问题以后就尝试着起身,在屋里来回走了两步,更加确信了自己之前的判断——他现在没什么大碍。


 


屋主人不晓得在不在,他摸了摸桌角的兰花雕纹,该给人好好道谢才是。


 


-


 


王杰希信步走出屋外,院落精巧别致,甚至还有东西两个配房,他看了看自己刚才走出的那间屋子,那里是主房吧?竟然把他放置在主房,这屋主人真有意思。


 


他随处转了转,因着树梢小鸟歌唱一般的指路,他很快就绕到了屋子的后面,那里是一处苏式的园林,辟了山上的溪水引流下来围成池塘,上筑亭台楼阁,拱桥石门,湖里开着莲花,粉嫩的莲尖甚是好看。亭子里坐着个人影,远远的像是在整理什么东西似的。


 


王杰希往近处走了走,看清了那是个身着玉白衣衫的男子,他脚边放着一个竹筐,手上正把玩着几株兰草,他定眼一看,那不是自己早上辛苦采摘的兰草吗?


 


“这位兄台。”王杰希快步走过去,却在那人转身的一霎愣住了。那是怎样的一双眉眼,眉心有一滴水滴样的印记,鬓边簪着一朵玉白的兰花,清雅端秀,素而不艳,他看在眼里,惊觉自己的心绪开始起伏波动起来。


 


艳?王杰希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惊着了,他怎会形容一个男子,艳?怎会想到要用艳一字来形容?好生奇怪。


 


“唷,你醒啦?”相较于王杰希的木讷,对方显得更加从容不迫,他放下手中的兰草微微伸了个懒腰,“睡得还好吗?”


 


王杰希垂了垂眼睑,张了张嘴:“多谢兄台相助。”


 


那人摆了摆手:“不妨事,在下叶修,别兄台兄台的了,怪别扭的。”


 


“在下王杰希,今日之恩,没齿难忘。”


 


叶修挑着嘴角笑了笑,顺手又捋了捋刚放下的那株兰草:“谢我作甚,就算我不去救你,你原也没伤,醒过来了自晓得回去。”


 


王杰希也笑了:“既如此,你为何又要救我?”


 


叶修张了嘴却不晓得如何回答,这才发现对方竟将自己绕了进去,他用手虚掩住嘴微微失笑:“你这人真有趣,被人搭救了,反问旁人为何救你。”


 


王杰希还想要辩,却惊觉自己的失仪之处,若是往常他必定不会如此跟人说话,像是故意逗弄对方一样纨绔,他敛了敛心神,轻轻一拱手:“是我唐突了,还请见谅。”末了他指了指桌上的兰草:“这……”


 


“是你的东西吧,”叶修拿起来,“想做兰草汤沐浴?”


 


“是,已到了端阳,按理是该用兰草汤沐浴的。”


 


叶修笑了笑,随手将那兰草放下:“要做兰草汤,何不采那更珍稀的兰?这不过是普通的春兰罢了,还已经开过了花。”


 


王杰希苦笑:“这山中的兰草早已被人尽数挖去,能采得这些春兰已是不易了。”


 


不想那叶修低声嘟囔:“……谁让你只在端阳这一天来采,学着别人早早将好的花朵挖去不就结了?”


 


王杰希耳尖,那一声低语尽数跑进了他的耳朵,他诧异地看着叶修:“你怎知我只端阳这一天来采?”


 


谁想那叶修沉默片刻,倏而竟抬手抚摸了一把自己鬓边的兰花,眼尾一挑,转出了一个勾人的笑容:“因为我是妖怪啊。”


 


这个时候王杰希的注意力却被他鬓边的那株兰花吸引,他怔怔地伸手抚摸那朵花,那是极其罕见的白墨的花朵,罕见到他自幼长在这山下的小镇,日日上山与百草为伍,数十年来只见过一株。


 


“是你?”


 


-


 


王杰希家是镇里少有的书香门第,他五岁就上书房,在师傅的教导下精晓四书,熟读五经,可是十二岁的时候却沉迷于医术,突然立志要做一位救死扶伤的大夫,每日都要去山中带些草药回来熬制研究,家人并不反对他的选择,放他日日去山中采药,研习医书。


 


遇见那株白墨,实属偶然。


 


这日他像往常一样上山,听见周围的鸟儿低声和他打招呼。


 


“今日你要小心些,昨儿不晓得从哪里跑来一匹老虎,可吓人了。”那只百灵落到了少年的肩头,在他耳旁低语。


 


是了,王杰希来山中的原因并非他迷上医术,而是他发现他竟能听懂万物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约是十二岁那年一次偶然地进山游玩,他才晓得自己竟有这样的能力。


 


那些丛林里叽叽喳喳的松鼠,偶尔路过朝他示好的兔子,随风轻唱的野花,还有这早已与他熟识起来的鸟儿。少年对山中的世界痴迷不已,这才向家教甚严的父母撒谎,只为能日日来这山里,和自然共语,他爱这样宁静的世外桃源,这比那到处都是谄媚和浮华的王府更让他心醉。他有时会呆的很晚,只为了看那一颗半个时辰才流过一颗的星。


 


“老虎?”王杰希转过头,百灵鸟轻轻蹭了蹭他。


 


“是呀,不过真遇上了你也不必害怕,他会帮你的。”


 


“他?”


 


鸟儿此刻便闭口不语了,扑腾着翅膀轻巧地飞走。王杰希站在原地疑惑极了,很快他就听见了那一声震山的虎鸣。年岁不大的孩子抖了两下,撒腿就跑。可是越跑那虎声越近,当老虎真的现身的时候他才绝望的发现,自己这简直是自投罗网。


 


他根本就是冲着那虎鸣声跑去的。


 


可是这也怪不得他,那声音满山遍野的震,四处回响,根本分不清是从哪里传来的。他会跑到这里,大约也真的是运气不好罢了。


 


王杰希往身后一看,那里已经是悬崖了,除了脚边有一株兰花,这里再没有其他的避身之所。他有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此刻跳崖的念头忽然闪过了他的脑海。


 


那老虎不疾不徐地徘徊着,似乎在寻找进攻的时机,王杰希又往后退了两步,察觉到他的动作,老虎已然压下前肢做出了起跳的攻击动作,就在这个时候,少年脚边的兰花忽然幽光一闪。


 


“退下。”


 


那声音仿佛是天外之音,王杰希和老虎都怔住了,几乎是立刻的,那只虎在听见这声音以后骤然一颤,夹着尾巴哀鸣着匆匆逃走了。


 


王杰希还沉浸在起伏不定的心绪中无法回神,此刻那脚边的兰花又是一闪,终于拉回了少年的神志。


 


“你……你是谁?”王杰希蹲了下来,抬手轻轻的抚摸那株花,花儿被他摸着颤抖了一下,那声音就又出现了。


 


“如你所见,是墨兰。”


 


墨兰。王杰希在心底牢牢地记下了:“方才百灵鸟说的‘他’,是你吗?”


 


“是我。”


 


“谢谢你。”王杰希朝他轻笑。


 


这个时候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复又回答他:“快些回去吧,天已经很晚了。”


 


“……那只老虎。”


 


“放心,它已经离开这座山了。”


 


那以后他再没见过那株墨兰,只是每每上山的时候,都能听见那人和他对话,他有时候抱怨师傅刻板,讲书不好听,那人就低声地笑起来,声音像是夜里叮咚流过的泉水,笑够了他在王杰希耳边骂他,说他老气横秋,还真真像个老夫子。


 


王杰希爱上了这样言语的交流,后来长大了,虽不再每日往山上跑,可每年端阳节他也必定会来山里采兰花,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那声音不再和他对话,可王杰希知道,他在。


 


-


 


 


“只看这株墨兰你就认出我了?”叶修倚在木桌边,任由王杰希抬手抚摸他的脸庞。


 


“自然,我记得你的声音的,”王杰希指了指脑袋,“虽然已经十几年了,但是细看这株墨兰我就能想起,再者就算不看,早迟也会回忆起的,时间问题罢了。”


 


“为什么那时候你不现人形?”他回家以后翻遍了医书药典,才终于找到他见到的那株墨兰的记载,那是一株白墨兰,世所罕见,极其珍贵。


 


白墨兰笑:“怕吓到你。”


 


“骗人,怕吓到我当时你就不会出声了。”王少爷食指和拇指轻轻一用劲儿,捏起了叶修一边的颊肉。


 


“唉嘶,疼!”墨兰抬手拍开对方的手,责怪道,“知道是我你就开始不正经了,小孩子你很嚣张啊。”


 


王杰希抱歉地揉了揉他的颊肉:“我已行冠礼数年,早就是成年男子了。”


 


“那你也一样是小鬼,”叶修抬起右手在木桌上面轻画了一个圈,很快那个圈就泛出了微微的白光,他收拢了掌心让白光汇聚成一小点,落在木桌上。


 


“你要做什么?”


 


“嘘,安静看。”叶修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的手,那只手想抚摸玉珠子一样轻轻地来回游动,五指轻柔地张开,慢慢地在空中虚画,很快,那白光落下的地方,从木桌上凭空长出了一株柔软的茎草,那草越长越高,慢慢地抽芽发条,长出了翠玉一样的嫩叶,最后像是起舞一般,开出了和叶修鬓边如出一辙美丽的花朵。


 


待到这朵花张开,叶修收拢四指,只留青葱一样的食指在桌上画圆,那白光未散,而桌上更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了一枝又一枝美丽的墨兰花。


 


“好啦,”叶修满意地收回了手,“现在你可以回去做兰草汤沐浴了。”


 


“这些……给我?”


 


兰花妖收回了手指,低声道:“这是给你赔罪的。”


 


“嗯?”王杰希有些莫名,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


 


叶修摇摇头,不再言语。


 


 


-


 


 


晚上王杰希在叶修这里住下了。原本兰花妖不肯,谁想他刚一摇头那雨就‘刷啦’地下了下来,男人得意极了,嬉笑道现在你不能赶我走吧?花妖瞪着窗外的天空似要瞪出一个洞似的,半晌才无奈地点头答应了。王大夫笑得好不高兴。


 


夜里王杰希睡了主房的客卧,叶修瞧着那边的灯灭,坐在自己的屋里托着下巴叹气。


 


“你怎么了?”


 


百灵鸟跳进了叶修的房里。


 


“没什么。”


 


“没什么你作何叹气?”


 


墨兰牵了一缕头发握在手心把玩,眉心微蹙,似是在思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喃喃地开口:“我是不是做错了……”


 


百灵鸟歪了歪头,安抚地用头去顶了顶叶修的手背:“他不会怪你的。”


 


“可一开始是我法术失误才让他能听懂你们说话的,”叶修咬了咬嘴唇,“知道他能听懂我还起了戏弄心。”


 


“是我引老虎过来的。”


 


“是我,今日让他跌下山崖的。”叶修趴在了木桌上,想起了今日看见王杰希的时候,他正趴在悬崖边费力地去够那支开在崖边的兰花,他知道对方端阳节必来采兰,每年他都看着男子上山又下山,从不现身,今年不晓得是中了什么邪,看着他日益清俊的面孔就回不过神了,等到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株兰草在悬崖边儿上,引了王杰希去采。叶修捂住的脸,真是鬼迷心窍了。


 


他松开手去抚摸百灵鸟的背,鸟儿顺从地钻进了他的手心:“你把那么珍贵的墨兰送给他,会伤你的元气的。”


 


叶修笑了笑:“他要真出什么事,我便是把我所有的精气都给他也无妨。”突然叶修神色一变,他乍然起身挥开了房间的那扇木门,‘嘭’的一声门被弹开,叶修看着屋外站着的王杰希,霎时从心底凉到了全身。


 


“你……”


 


王杰希站在屋外,暴雨如注,他在暗里,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坏了。今晚下雨,气息被雨水冲淡了很多,叶修未能及时发现,他咬住了嘴唇,王杰希肯定是听见了。


 


“我……”


 


“那些兰草我不要。”王杰希突然开口。


 


“什么。”


 


“那些赔礼我不要,”他走了进来,“我想换一个,你可答应?”


 


叶修这才松开了抓紧自己胸前衣襟的手,吓坏他了:“你想换什么?”


 


王杰希笑,抬手抚上他的头发,低头在他耳边轻语:“换你一刻春宵可好?”


 


叶修恼怒地挥开王杰希的手:“别乱说话。”


 


“我没有,”王杰希抓住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赤诚之心,你感受不到吗?”


 


墨兰妖深吸了一口气:“王杰希。”他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我在。”


 


“从你跌落山崖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不让你离开了。”叶修的声线有些颤抖,但是神色却无比平静,“你想好。”


 


而男子只抓起了他的双手放在胸前,俯首下去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正儿八经的端午贺礼


现在想想洗兰草浴还真奢侈啊.....